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親情別走

親情別走


  小時候,物資貧乏,生活困難,親戚朋友間之間互相幫助,物資互贈、勞力互助,親情交流,就像血管里的血液流動自然而然,無聲無息,時刻不停。
  那時走親訪友都是步行,但是走動頻繁,而且經常會留宿。我家與舅舅家距離,百姓口傳是十三里。每次母親帶我去舅舅家,慣例是住幾天。母親要離開時,舅舅家的人每次會七嘴八舌的一再挽留。聽從了挽留又住了兩天,依舊是挽留。不知道哪個表哥會隱藏了母親的隨身物品,力圖阻止母親離開。小表弟馬文兵拉著母親的衣服不讓走,“嗯嗯”哭的眼淚流到下巴,像小姑娘似的,母親和三妗妗只好哄他。大舅最后看實在挽留不住,才高聲呵斥,讓表哥們交出行李,放母親離開。
  每次母親離開時,舅舅、妗妗們照例是送些東西。這個拿一把掛面,那個拿一包瓜干,有的拿一包小米,還有的拿一包干豆子,紅薯粉,柿干等等。總之是只嫌籃子裝不滿,不怕母親帶著重。母親的竹籃,容載著舅舅家的滿藍子貨物,容載著舅舅家的滿腔愛心,容載了兩家人濃濃的深情。
  家家戶戶過事,不管紅事、白事或者嫁閨女的事,都有住宿的客人。記得一個遠親老姑、一個嬸嬸、一個大娘,每次我家族過事,都與我擠在一個屋住。父親會另找地方騰出位置,我還是小屁孩,不算男人,就與母親、姐姐與三個客人擠在一個土炕上過夜。她們家長里短的談論親戚間的趣聞軼事,我不懂只是靜靜的聽著,聽著聽著就睡著了。
  那時候家里過事,事主家要派人上門挨門挨戶的通知到。特別是白事,事發突然,時間急迫,事主家一般派個年輕點的騎自行車去報喪。那時自行車是最常用的交通工具。民間留下慣例,報喪的不管到了誰家,也不管是否到了吃飯的時候,不管認識不認識,都要管飯。形成慣例了,誰家過白事都一樣。
  時代發展就像變魔術似的。家家戶戶衣食無憂,白面大米不缺,家家戶戶有轎車,大人小孩人手一部手機。物質巨大豐富了,很多困難用錢就可以解決了,就不好意思麻煩親戚們出力幫助了。交通方便了,走親戚不是汽車就是摩托車,上了禮吃完飯,說聲再見,再遠的距離一會兒到家,再沒有住宿的客人,慢慢的親戚間的親情反而淡漠了。通信方便了,不論婚事白事或者嫁閨女的事,一個電話搞定,報喪的風俗丟進了垃圾堆。即使百里千里之遙可以打電話可以視頻,反而如果不是必須溝通,親戚間反而很少通話很少聊天。逐漸的人與人交流少了,空間距離越來越近了,心靈間的距離反而遠了。
  豐富的物質財富,高科技,發達的交通,發達的通信,本來是人們所希望的和追求的,也是社會發展的正常軌跡。但是怎么與日俱增的帶來了人與人之間的親情的淡化、消退。我總是覺得那是不應當的,是社會發展的副作用。就像得病吃藥的副作用一樣,是應當避免的。盼望親情、感恩,能夠與經濟、科技同步發展。那樣的社會,才是美好的理想的社會。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