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時,我坐在窗口


  那年雪大,每隔幾天就有一場大雪。北風呼呼吹著,經常可見雪花紛紛揚揚。入冬后,沒幾天,很快就大雪封山了。幾乎山間的所有路口,都被風雪封住了,有點水泄不通似的。要走下山去,或從山下走上來,還是很費勁的。看來,出行還需要一段時間,最起碼要等雪化開一些才行。
  又見雪花飄起,我坐在窗口,從那小小的窗口往外看著,呼啦啦飛舞的雪花,一群蝴蝶也不像,一群飛鳥也不太像,一群群蝙蝠呢?還是不像!一群群白鵝、白鶴吧,最起碼從視覺上有些相似,雪白雪白的,呼呼啦啦在天空上飛揚。
  我端著一杯茶,靜靜地坐在窗口。爐火在轟轟燃燒著,屋子里很暖和。說來也奇怪,越是天冷,爐火越是旺,火苗兒呼呼竄得老高,屋子里有種熏烤的感覺,暖和著呢。幾盆花兒在窗臺上鮮活著,雖沒有開花,已然是綠意盈盈的;水仙一盤,擁住的幾塊青色石頭,葉片細長葳蕤,綠得可人;還有仙客來,仙客來已經有了不易發現的小小花苞,低眉順眼地在花葉底下,不久的將來,它就要盛開了。炕桌上放著電腦,還有紙筆。這里沒有網絡,寫點什么,可以寫寫,但上不去網,想查點資料,只能翻找平時自己的記憶了……
  雪一下,好似與世界隔絕了,再也不會有人打擾了,就算是一天天寫,一天天看書,或是一天天飲酒、喝茶、閑坐,都不會有人打擾到了。寂寂山野,靜靜群山里,有時我甚至覺得,只有一杯茶在山間活著呢!
  看呢,繚繞的茶煙,在慢慢升騰,一縷縷,粘著茶香,擠出窗口,隨著雪花飄動。鳥兒的聲音是時斷時續的,偶爾會從高空里傳來嘹嚦的聲音,那一定是鷹的聲音——是在尋覓著兔子和老鼠嗎?這大雪天里,不會有小動物在外面的。它們在下雪前,甚至冬天來臨之前,已經有所準備,甚至不亞于我們人類在冬天來臨前的準備。尤其是老鼠,早已將充足的糧食盜進洞里,足夠一個嚴冬一家人的食用。
  突然想起秋天時,我去林間摟樹葉子,去田地里拉一些秸稈,去山里割草,去山下收購各種可以作為飼料的農作物的秸稈藤蔓,什么玉米秸稈、高粱、大豆、水稻等各種作物都可以粉碎了,用來作飼料。再有地瓜蔓、苜蓿和一些干了的蘿卜菜葉子,都是可以的。當然,儲蓄起來的胡蘿卜、紅蘿卜,在冬天成了最好的飼料。
  
  二
  因此,最忙碌的就是秋天,一天都不可以懈怠的,天天忙得團團轉,就是為了冬季里,大雪一下,安靜地在屋子里坐著,看書也好,寫作也好,可以隨心所欲。
  羊兒們在欄里,不用急著出去覓食,每天加好草料,既不要太多,也不要太少,恰好即可。若放多了,羊兒會挑食,會浪費;若放少了,又會產生爭搶。羊兒們,會很快樂的,它們不會為吃喝發愁,因為它們永遠不知道食物從哪里來的,也不知道冰天雪地時,食物的匱乏與難得。它們依然如夏季一樣,不緊不慢地吃食,以為天上會掉餡餅,不懂得節儉,也不懂得惜食,只知道一味地等吃等喝。吃飽了就去反芻,臥在欄里,餓了就會喊叫,從不遮掩自己。活得真實,活得快樂,或許當數羊兒們了吧!
  透過我的后窗,可以望見我的羊欄,看到雪天里,一只只羊兒在風雪飄飄的欄里,望著天空,望著一片片雪花,嘴里反芻著,不緊不慢的樣子。這倒也讓我的心里安靜下來,呈現出一片寧靜。不要慌張就好,因為草料儲備得很充足呢!心里也不由得有一絲安慰。將茶壺挪過來,一傾壺嘴,一股股清香飄出來,香溢的茶味,飄散在屋子里,又飄散出去,在雪花間流竄著——那一定是拉拉這片雪花的手,摸摸那片雪花的臉兒,訴說著前世今生的遇見與分離,訴說著悲傷與歡樂。
  是的,羊兒們是快樂的,雪花也是快樂的,就連一縷縷茶香也是快樂的。那么我呢?毫不猶豫地說,也是無比快樂的!我的快樂,就在這份寧靜里,在這一片片雪花里,在這山中……喜歡安靜的我,早已習慣了山間生活,也早已喜歡上了這樣的平淡簡單的山間日子。細想想看,人的一生,有百分之九十五是平淡的,唯有百分之五是一種叫做幸福的東西,牽引著自己,向前走,過好屬于我們的日子。
  雪天,我會安靜地坐在我小屋子的窗前,翻看書,或是寫點什么,再有呢,就是遐思,任思緒在山間飛揚,飛到哪里是哪里了……
  那一塊山巖,在雪花里,一定堅若磐石的。夏季時,我坐在它的上面,歇息過。夏季,正是山花爛漫之時,我去山巖間擔水,山是綠綠的,一切都是綠綠的,感覺自己也被裹在一抹濃綠里。山巖也裹在其間,有淡淡的綠色,輕撫在山巖上,一些雜草長在周圍,小花兒竟然在山巖間努力掙脫開束縛,也昂著頭,在盛開。
  我坐在山巖上,平靜一下氣息。舉頭望向天空,白云在山頭飄著,晶瑩的白云閃著光彩,只是不易被發現。那種白,好似絲綢,又好似白銀被剛剛擦拭過的,倏然間,就會溜走了……
  
  三
  我時常來山間提水,這塊山巖也算是無聲的朋友了。到了夏季,我會挑著兩只水桶提水。擔勾在水桶間發出吱扭吱扭的聲響,花兒在風里一瓣瓣飄落,從長發間慢慢滑落在肩頭。有鳥兒飛在左右,跟在身旁,也有小野兔跟上一段路,它不會懼怕我的,或許野兔早已見過,我在這山徑上行走吧!
  我邊走邊哼著歌曲,一副自由自在的樣子,單薄的衣衫在山風里飄起,好似一只大大的蝴蝶兒。穿過山徑,再攀上一處陡峭的山崖,然后轉過峭壁下,有一個很深的類似水井的泉池——池口不算大,方方正正,水很清澈,將扁擔一頭掛在水桶上,往水里一伸去,就是滿滿的一桶水。這泉池,四四方方的好似一塊水塘,我叫它方塘。其實泉水很深,深不見底的感覺。突然想起方塘來,已經很久沒去了,因為冬天取水,不再去那么遠了。因為,夏季為了喝到山泉水,才不惜力氣,走很遠的路,去擔兩桶山泉水回來泡茶的。
  庭院里,就有井的,井水也很甜。到了冬季,每次壓上來的井水都冒著熱氣,一股股白色水氣,升騰著,翻卷著,給雪白色的山間,點綴著人間煙火之感。
  看到庭院里的水井,冰冷的搖把,黑色的一段鐵把子,顯出斑駁與蒼涼的氣息。立時,我腦海里的翠綠景色被收回了。此刻,雪花一片片落在水井周圍,幾只雞鴨早已把整個庭院繪畫成了一幅竹葉與楓葉圖案,自由交織在白雪覆蓋的雪地間。如有情趣,在它們的“畫作”間再加上幾筆,一幅美麗的翠竹與楓樹畫作,就此呈現在庭院里了。突然間發現,小動物們不怕冷呢,在雪天里,反而異常興奮,歡快得很。
  雞鴨看見我坐在窗口,一只只過來好似在打招呼。鴨兒們搖搖擺擺,神情自若,偶然一聲犬吠,被驚嚇得四散,張開翅膀好似欲飛。犬吠聲一止住,它們又忘乎所以起來,在庭院里來回走動,顯露出自由的不羈。
  雪漸漸停下了,遠近山巒都是白茫茫一片。從窗口可以看到山徑處,沒有行人走動,茫茫一片雪白晃著我的眼眸。真干凈呀,突然想起《紅樓夢》里的一句話——“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世間萬般景色,縱是過眼云煙,若視為潔白,必不為其所累。如此心境,非常人之所能!或許人們還沒有想得開,沒有想到最后的結果。那么,人們追求到最后,究竟需要些什么呢?眾說紛紜,己有所悟。
  看窗外山嶺暮雪,萬里云收。忽然間,想起佛祖在靈鷲山上講經時,拈花示眾,面貌莊嚴,微微含笑,并沒有說出一句話,似乎有所暗示,又似乎并沒有什么。令在場的人琢磨不透,一時間,在場的人都不明白其間含義。剎那間,人們懵在那里,一個個面面相覷,疑惑不解,正不知如何是好,唯有摩訶迦葉破顏輕輕一笑。他這一笑,是會心一笑,也是心領神會,更是領悟了佛祖之意的一笑。于是,迦葉得到了佛祖的衣缽相傳。
  或許我們無法達到那樣一種境界。那是一種不留絲毫行跡,超脫一切,無相、涅盤的極高境界。這是因為我們的內心不定,沒有一顆寧靜的心境。我們還是太浮躁,心沉不下去的緣故吧!
  此時,風漸漸停了,我依然坐在窗口,向外遙望著……
  我的思緒和想象悄然落在雪地里,無聲無息。我開始放空自己,不再想什么,忘記所有,甚至連自己也忘記了。我的世界如此寧靜!突然間,我看見另一個自己在山花爛漫的河岸邊,在秋楓紅透蘆花雪白的水岸,在雪花紛紛的山野里,一步步向我慢慢走來……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陽了的日子
下一篇:親情別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