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浪花朵朵

浪花朵朵


  人在閑暇之余,并且在清凈的時候,一定會想一些事情,念記一些對自己印象比較深刻的人來。其實人活在世上,都是在不斷地愛著、感受著、思考著一路走過來的。如果一個人一輩子都沒有可想之事,可思念之人,我想這種人一定是非常落寞的,這種落寞的人不會被人同情和理解。原因很簡單:因為這種人心中根本就沒有一個完美的世界,哪里還會珍藏著什么往事和懷念的人呢?也許,在每一個人的生活中,所生存的環境各有不同,因此,在歡樂和痛苦之間,在幸福和災難來臨之際,每一個人都會有各自的生存之道,只要還活著,一切過失都還會有機會彌補過來,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否則,一個人連生命都沒有了,談人生、談理想還有什么意義和價值呢?
  話雖這么說,可仔細想想:一個人在無限宇宙的永恒歲月中,哪一位不是頃刻之間便化為烏有的塵埃呢?這塵埃剎那間就會無影無蹤,如一絲微風,一縷輕煙。人類的悲歡離合,正詮釋著這萬千塵埃在這浩瀚無垠的蒼穹中像無數顆星辰一樣,雖遙遠可也閃爍著一絲光芒來,哪怕就是那么一絲丁點的停留時間。因此,我們人類每一位個體,都是命中注定要在這沒有始終的邊緣上飄蕩,而不會陷入那永恒的深淵里去。有一位哲人說得多好:“站在光里,背后定會有陰影,這深夜里一片寂靜,是因為你還沒有聽見聲音!”
  從某種意義來說,一個人只要接受了無我的認知,以及對世事難料和對無常的承受境界,才能看破悟透了人世間的一切,對于痛苦與坎坷、生離與死別、幸福與災禍都會有一個全面而理性的認識。對于文人來說更應如此。他的創作、他的著書立說,他做的學問,其實同他的名利與地位是無關的。世界上所有的學問家沒有哪一位是為了追名逐利這些東西而有所成就的。他們甚至大多數人活在人世上的時候,連自己的生存和溫飽都無法解決,何談名聲和地位呢?陀思妥耶夫斯基、川端康成這樣的名人大家無不如此。
  在我最敬佩的中國文人之中,李國文老師算是其中一位。他也是一位值得人們去懷念的人!
  
  二
  2022年11月25號的早晨,洗漱完畢正準備用早餐,突然接到北京文友孫良武先生打過來的電話,電話那頭傳來孫先生低咽的聲音道:“代老師您知道嗎?您我所尊重的李國文老師,昨天中午1點30分已經離開我們了。”他還問我知道不知道。我對他說:“這幾天我一直在為失去二哥(堂兄)而感到悲痛。李國文老師的去世,我還不知道哩!謝謝孫老弟告訴我。”當我迷迷糊糊說完這句話后,回過神來心里一驚,不由自主道:李老師真的走了嗎?
  不一會兒,在我微信群里,看到梁曉聲老師發來悼念李國文老師的文章后,才相信李國文老師仙逝這個消息是真實的,讀著梁老師懷念李國文老師的文章,讓我陷入了對李國文老師的深深懷念之中,此刻,沉痛的心情籠罩著我的心頭,“文學常青樹”,我所崇拜的國學大家,一位慈祥的老人李國文老師永遠離開我們了,他的離去將是中國文學界一大損失呀!想到這里,淚水情不自禁地模糊了我的雙眼。
  記得那還是上世紀的1984年5月中旬的一天夜晚,我與幾位男同學到牢山公社政府大院,看了一場露天電影,電影的名字叫《人生》,當把電影看完,回到學校大門口,才發現大門已經緊閉了,后來我們幾位同學是翻學校院墻回宿舍休息的,這件事第二天就傳到了班主任陳世祥老師的耳朵里去了。那天上完夜自習,陳老師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問明情況以后,陳老師坐在那里沉默不語。當時,我沒有顧及陳老師的所思所想,就毫不猶豫地把我心里始終沒有弄明白的問題,趁此機會,就冒冒失失地問陳老師道:“陳老師,讓我不明白的是,電影中劉巧珍那么聰明善良美麗的好姑娘,高家林為什么會拋棄了她呢?”
  陳老師聽完我的問話,他沉思片刻后,不慌不忙嚴肅而認真地對我說道:“要想弄清楚這個問題,從現在開始你必須認真學好文化知識,當知識達到一定髙度以后,自然你會明白何為人生的!”最后陳老師還對我說:“《人生》是一部好作品,還有一部作品名字叫《冬天里的春天》寫得不錯,建議你以后有機會讀讀,相信這部小說對你了解人生和提高你的文化素養都是很有幫助的。”說完后,陳老師又小聲自言自語道;“不過,這部作品分上下兩冊,比較貴,兩本書大概需要三十多元人民幣哩!”
  我接過陳老師的話頭,笑著說:“三十多元人民幣對我說來,確實是一個天文數字,陳老師請您放心,在這里我也要謝謝您對我的關心,我會記住您的話的!”
  其實,學歷與有文化是沒有多大關系的,有的人學歷很高,但不一定他有文化;有的人雖然連小學都沒有上完,但也未必他就沒有文化,關鍵在于人們后天的精進和努力呀!陳老師雖然復習三年都沒有考上大學,但陳老師的文章寫得好,書法練得好,他的師德人品都是有目共睹的,絲毫不影響他是一位很有學問有文化的好老師。我想,既然連陳老師這么有學問的人都認可《冬天里的春天》是一部好作品,那一定不會有錯的,如是,我就暗自下定決心,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一定要擁有這部書。盡管困難重重,我也不會放棄得到它的。
  
  三
  那年月,在我們豫南農村,形勢一片大好,自從土地聯產承包到戶以來,不到三年的時間里,村子里每家每戶到處都是拆掉土坯房屋,蓋上新的青磚大瓦房。不知道為什么,村子里的大叔大嬸們個個都干勁十足,言談舉止之中,臉上都帶著幸福的笑容,我想:中國農民是多么的勤勞可愛呀!只要獲得了土地,他們都會盡力將自己的一生融入到那片土地上,任勞任怨,無怨無悔地辛勤耕耘,沒有什么比農民獲得了土地以后,給他們帶來那種無比快樂的心情相提并論了。在解決了溫飽以后的村民們心目中,他們更高層次的追求,那就是建設好自己的家園,讓自家住的條件好一點,家里的大人小孩穿得有起色一些,今后的日子呀,要比以往有一些新的變化,就心安理得了,也許,這也是農民們最原始的對物質的追求吧,僅此而已!
  在我村子的北頭山邊旁,就建有兩座磚瓦窯,這兩座窯一天二十四個小時不停地燒,前腳燒好的磚瓦后腳就有本村或外村的人把它買走了,可以這樣說,燒好的磚瓦不愁賣不掉,落地不沾灰,銷路好得很哩!每當我從學校回到家里,路過窯廠的時侯,發現幾個手拿大火把的大叔大爺們,正汗流浹背地向窯門里填塞干柴草,兩座大窯上方冒著滾滾的濃煙來,柴草在火窯里叭叭啦啦燃燒的聲音,加上外面窯匠師傅們的吼叫聲,這些聲音混合在一起,好像是一部交響曲,別有一番情趣,那是農民們熱火朝天地對未來美好生活的向往、追求和希望呀!有如這窯中的大火在熊熊燃燒著,火焰發出炙熱的溫度來!
  回過頭來,我仔細一想:只要窯火不停地在燒,那窯老板就會不間斷地需要干柴這樣的燃料來燒制磚瓦,如果到牢山山中砍來柴草賣給窯老板,不就可以換來錢買回《冬天里的春天》這部書嗎?想著想著,我就興高采烈地向家中跑去。
  第二天是禮拜天,吃罷早飯,我就拿上鐮刀上牢山去砍柴禾了。把砍回來的柴禾涼干整理好后碼起來,日后集中起來再一起賣給窯老板。臨到中招考試結束以后,我砍回來的柴禾,經過父親的手把它賣給窯老板,父親告訴我說,柴禾一起賣了二十幾塊錢。當接過父親手里的這些錢時,我仔細地盤算著離買回那書的目標就更近了一步,心里一陣狂喜,不亞于已經得到了《冬天里的春天》這部作品哩!
  
  四
  中招考完后的第二天,我來到學校準備把被褥、文具及舊書籍一并帶回家。中學時代對我說來,算是結束了,如果考不上潢川師范,又不想去上高中,那么自己只有去參軍或者踏入社會另謀出路了。我一邊整理著被褥,一邊正在想著我人生面臨最關鍵的一次選擇。這個時候,我發現陳世祥老師正從教室那邊向我走過來,他來到我的身邊笑著對我說:“清理好東西后,到我辦公室里來一下,我有話要對你說。”停下手里的活,我看著陳老師,點著頭并高興地答應著他。
  中午午休過后,我來到陳老師的辦公室,陳老師正在辦公桌前寫材料,看我進來后,他停下手里的工作,起身從旁邊搬一把椅子讓我坐下來說話。我對陳老師說:“陳老師您很忙,我就站著吧!沒關系的。”于是,陳老師笑著對我問道:“中招考完了,今后你有什么打算呀?”
  我接過陳老師的話頭回答著陳老師說:“陳老師,這次中招考試,我感覺英語考得不好,結果肯定不會太理想,如果考不上潢川師范,以后的路,我還真沒有想好該怎么走呢?”
  陳老師接著說:“人的一生,其實要面臨各種各樣的多重考試,不要因為一次沒有考好就氣餒了呀!人生的路對于你來說,這才是剛剛開始的一小步,以后的路還長著哩,千萬不要灰心喪氣呀!”陳老師說完這些話,關心地看了我一眼,接著他從書柜里拿出兩本書來,并對我說道:“這是《冬天里的春天》上下兩冊書,你拿回去后,有時間就看看吧!不管這次考試的結果怎么樣,可不要忘記多讀書呀!”
  當我從陳老師手里接過來這部夢寐以求的作品的時候,心里充滿著對陳老師的無限感激之情,手捧起兩本書,不知說什么才好。當回想起我砍柴草時,那換來的一張張小毛票零零碎碎的錢,離買回《冬天里的春天》這部作品還有一定差額的時候,心頭一熱,淚水就在我的眼里打著轉。可陳老師現在就將我的愿望變成了現實,得到了這部作品,無法言表當時我那激動的心情,嘴里不停地說著:“謝謝陳老師,謝謝老師。”并向陳老師深深地鞠了一躬,以表敬意!
  
  五
  與陳老師在老李灣渡口一別,回到家里以后,一有空閑時間,我就如饑似渴地認認真真、仔仔細細地讀著《冬天里的春天》這部作品,生怕漏掉了作品中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即便是每句話后面使用的標點符號,都牢記于心。當讀完這部作品以后,感覺意猶未盡,緊接著又讀了一遍。當我把作品讀完第二遍以后,我的心情變得十分復雜,對作品中的人物認真仔細地在腦海里過了一遍。記得那天夜晚,夜深人靜,我一個人坐在家鄉的石橋旁,眼睛望向天空,月亮靜悄悄地掛在天上,星星在遙遠的夜空中時隱時現,牢山山林里時不時傳來夜鳥的啼叫,此刻,我突發靈感,自己對作品里面內容的分析理解和想法,有一種想表達出來的愿望。于是,我跑回家中,坐在桌子旁,點上罩子燈,不加思索一口氣寫下一篇三千多字的讀后感來。
  到暑假過后,我想,借陳老師的書,既然已經看完了,就應該還給陳老師。同時我想,在中學的三年時光里,班主任陳老師始終如一地關心照顧我,也是時候向他說一聲謝謝呀。這樣想著,就把《冬天里的春天》那套書連同我所寫的讀后感一并裝進書包里,準備到學校里去還給陳老師,并請陳老師參考和修攻一下我寫的讀后感。
  第二天吃完早飯,我沿著山路,經過五岳水庫大壩,步行了兩個小時來到我的母校——楊沖中學。在校園里,我沒有看見陳老師人,一打聽,才知道陳老師今天不在學校,聽食堂的金師傅講,陳老師已經結婚了,今天他和愛人一起到水庫邊的老李灣他丈人家去了。于是,我同金師傅打一聲招呼,說了一聲再見后,就離開了學校,緊接著就去老李灣找陳老師了。
  在五岳水庫的上游,是一望無際的田野,走在路上,放眼望去,在田野里到處都是收割稻谷的農民,不時還傳來一陣歡聲笑語。相信今年又是一個豐收年呀。我加快腳步向水庫下游走去。大約在上午十一點鐘左右,在老李灣渡口旁,我發現陳老師在一條小船邊同船上一位漂亮的姑娘正說著話,于是,我一邊走一邊叫著陳老師,陳老師發現我后就匆忙轉過身,上到岸邊來。到了近處后,陳老師笑著對我說:“這次中招考試你其它的各門功課成績都考得非常優秀,特別是語文和數學都得了高分,只可惜英語沒有考好,拉下來了你的總分數,沒能被潢川師范學校錄取,實在太可惜了呀!”停了一會,陳老師話鋒一轉接著說道:“不過也沒有什么,人一輩子還長得很,現在多好的社會環境呀,只要努力,行行都會出狀元,是金子在什么地方也都會發光的哩!”我知道這是陳老師安慰和鼓勵我的話,我低下頭沒有吱聲。
  緊接著陳老師把我叫到小船跟前,并把船上的姑娘叫下來,并對我作以介紹道:“她叫蘆花,是我的妻子,比你大不了幾歲,你就把她叫做蘆花嫂子吧!”陳老師說完輕輕地笑了起來。這個時侯,船上的蘆花姑娘已經下船了。我悄悄地看了她一眼,只見她上身穿一件淡黃色的碎花褂子,下身著一件黑色的直筒褲,腳上穿一雙大口的燈芯絨布鞋,紅樸樸的臉蛋,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看上去給人一種既青春又陽光的感覺。
  我走到蘆花姑娘的跟前,深深地向她鞠了一躬,蘆花站在那里紅著臉只是笑,卻不說話,好像有一些不好意思。我便對陳老師說:“蘆花這名字多好聽呀,與《冬天里的春天》石湖游擊隊女指導員蘆花嫂子,好有一比哩!陳老師讓我把她叫嫂子,總感覺不太合適呀!”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