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采菊東籬下

采菊東籬下


  陶淵明老先生所創造的“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意境,雖沒有登峰造極,至少對大部分人產生心靈上的共鳴。現實,令人一地雞毛,渾身疼痛。這時候,文學就在人的生命中,吹來一陣又一陣春風,落下一場又一場細雨。用文學療傷的人,豈止我一個?今天,我筆下的東籬采菊,和陶淵明的東籬大同小異,一個是紙間東籬,一個是地地道道的煙火東籬。有山水,有藍天白云,大榕樹下,枯藤老樹昏鴉。面朝南山,劈柴,割草,喂馬。懷才社長在江山,建立東籬社團,以遠離塵囂,煮茶著字為出發點,給天涯海角的文朋詩友,圍起一處精神棲息的籬笆。
  我回江山,源于成敏,他建了齊魯社團,叫我過來幫他。東籬是我無意間走進去的。那天上午,店里生意清淡,兩個老顧客拔火罐,針灸完,就走了。外面,漂著零星雪花。我給辦公桌上的君子蘭茉莉花,澆了水。閑坐椅子上,打開手機里江山文學網,東籬社團,東籬的圖標古香古色,很有藝術氛圍。我被吸引住了,手里庫存一批稿子,我隨即投了《大地上的父親》,然后,就忙別的去了。大概中午吃飯時,這篇散文就編輯好發表在網站上,懷才社長寫了長長的編按,不僅解讀出作品的精髓,又將我的拙作提升了一個空間。仿佛我和他,面對面坐在一間房子,品著一杯菊花茶,窗外,蟬鳴四野,綠衣婆娑。南山草木葳蕤,有畫眉鳥,布谷鳥,喜鵲飛來飛去,一條溪流汩汩向著低處奔去。此刻,讀著他的評語,就如同他在舒適的環境下,交流。
  我發現,我被感動了。不是我的字兒怎么好,而是在江山,在東籬,我被一種久違的文學氣氛包圍。你永遠相信,人的第六感覺是真實的。我有理由說,東籬的家園和陶淵明的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異曲同工。
  接著,東籬的骨干成員,一一在文章下面,留下熱情洋溢,精彩無限的寶墨。有那么一瞬,東籬的一群人,震撼到我了。尤其是懷才社長,他溫文爾雅,懂得尊重作者。我在想,這就是我心心念念的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境界嗎?半生已過,不肯討好誰,做人做事均遵循內心的召喚,面朝南山,照舊春暖花開,我突然發現,我和東籬是前世走散的兄妹,今生重逢,或許,我曾經拯救過銀河系,才換來和東籬,懷才社長,以及東籬團隊的遇見。
  
  二
  毋庸置疑,《大地上的父親》摘取精品,包含著懷才社長和編輯們的汗水,支持。人性使然,我懷疑過,懷才社長與東籬人,對我的熱忱是曇花一現,后來,我相繼投了五篇文章,吃驚地觀察到,東籬人熱情不減,對每一位投稿者充滿感恩。評語認真,細致,不敷衍,不走形式。懷才社長更是身先士卒,以身作則。那幾日,他陽了,輸液六天。即使這樣,他還帶著病來社團,編文,負責大小事務。堅持給我作品點評,人非草木,孰能無情。我很心疼,寫作者該有一顆悲憫之心,懷才社長與東籬人做到了。我是旁觀者清,在更大的空間里,我可以審時度勢,認清一個人,一個團隊,他的走向,他未來的發展趨勢,他是否具備文學情懷。
  我厭煩嫉妒紛爭,在東籬,沒有這個市儈的東西。我和成敏也說過,回江山,我只負責寫字,其它事我不過問。現實本來很累,再卷入勾心斗角,暗流洶涌的網絡里,沒價值。社團與社團之間,存在著名次一說,我不參與。也不要把我推上風口浪尖,別玷污文學的一畝花園。江山一路走來,淘汰優劣,留下的未必是精華,離開的人,有時也回來坐一坐。我傾慕東籬,原因是這片純凈的天空,能供我自由自在飛翔。懷才社長又是一個很有擔當的人,疲憊的靈魂,需要一個愈合傷口的地方。東籬是很多文字工匠們,理想的選擇。
  懷才社長是高中語文老師,教學嚴謹,對每篇作品也嚴謹,從文章架構,情節,人物,標點符號到字詞句的錯誤,他滴水不漏。我的短板,的地得,標點符號,一直做不好,懷才社長和我是一個互補。他低調,不張揚。謙卑,文章也寫得出類拔萃,在他筆下,我知道山東的榮成,櫻花湖,白天鵝。知道他喜歡喝茶,更熱衷于收藏盛茶的器具。知道他母親做得一手小菜,地瓜粑粑,膠東海鮮打鹵面;龍鳳湖,女貞樹。知道他身體不好,東籬是他生命的霞光,一個用生命愛文字的人,值得人尊敬,追隨,值得把最驚艷的鮮花與掌聲送給他!
  年關歲尾,忙年,單位的事兒也不少,沒擠出時間寫。懷才社長也沒要作品,我是聽李湘莉社長說的,懷才社長陽過之后,身體很虛弱。光輸液就遭罪了一周,她還說,懷才社長有才華,人品文品也俱佳。我的眼睛和心靈告訴我,李湘莉社長沒有撒謊,人的一生中經歷許許多多的人,有的人只是過客,有的人陪你走一程,有的人陪你十年,二十年。其實,縱是枕邊人,也不可能陪你到路終。誰也沒有義務陪你一程又一程。緣聚緣散緣如水,緣在珍惜,緣去,不送。感恩一切,傷害你的,誹謗你的,欺負你的,跌倒了,爬起來,仰著頭朝陽光升起的地平線,闊步向前。總而言之,人都是一個孤獨的載體,他她需要用文字,語言的形式,在江山,在世界的溝溝坎坎,大江大河上行走。良心話,東籬是大家的東籬,是每一個厭倦塵埃,爾虞我詐,物欲橫流的人,心靈的安放。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這是陶淵明名揚千古的佳句,又是多少遠離故鄉,漂泊在外的游子,夢寐以求的港灣。也許,懷才社長不清楚,他散發的人格魅力,影響了很多人。其中,就有我一個。
  文學這東西,不能完全用錢字去衡量,當然,一個文學網要生存下去,在大浪淘沙的時代潮流中,站穩腳跟,離開錢,也寸步難行。江山能有今朝,不乏有像懷才社長這樣的有識之士,濟濟一堂,把江山當成家,去經營,去打理,去深愛,去義無反顧的堅守。
  懷才社長,記住我們的文字約定。此時,月朗星稀。共同舉杯,邀月暢飲,在東籬的一方山水間,一起并行。
  采菊東籬下。千年的呼喚,千年的約定。不也是。好像昨天江山一隅,向我發出了召喚。無約而往,只是東籬的魅力。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蠶桑未了
下一篇:萬家坊的老灣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