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蠶桑未了

蠶桑未了

我一直覺得蠶桑的意義很有分量。一種昆蟲,一種植物,二者的相依,便代表了人世間的營生。粵曲《昭君出塞》有唱詞:“寄語漢宮庭,代我拜上漢元皇帝,此后莫再挑民女,誤了蠶桑”。這里的“誤了蠶桑”,是指統治者無端折騰,讓老百姓活不安穩。雖然我沒養過蠶沒種過桑,但60到70年代之間,一時學校沒有朗朗讀書聲,工廠沒有嗡嗡機器響,我也憂傷過,蠶桑是不是被躭誤了。
  是以我第一次看見廣袤的桑田,第一次看見一排排養蠶的房子,便有一種從未有過的親近與寧靜。
  這是一條確實寧靜的小村,叫儒巖村,在我家鄉小城鴛鴦河上游十多公里處。北面貼著青青的河水,南面就是接天的桑田。村里的農舍,隱在竹林果樹之中。村口有兩棵幾抱粗的大樹,樹下是潔凈的渡口,與對河的村莊雞犬相聞。渡口碼頭頂,是一座小學,學校里下課的聲音,是敲響一口古老的大鐘。“當當”的鐘聲響徹兩岸,伴著孩子們的嘻鬧,傳得很遠很遠。
  養蠶場伏在桑田之中,遠看只見屋頂,如寺院伏在山林里一樣,安祥得炊煙不搖。及近了,才知道是十數間兩層的磚瓦房,圍成獨立的天地,仿佛一個小小的城池。墻體斑駁殘舊,依稀能辯上面的標語:“鼓足干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可以想見,不管經歷了多少風云變幻,從計劃經濟到改革開放,這里仍然養蠶,仍然守著最古老的產業沒變,這需要一種遠離時尚的靜氣。
  走進偌大的院子,空無一人,腳下有點遲疑。生怕我之不速,對人或對蠶,都是唐突。好不容易過來一位中年漢子,他對我的詢問,只是一種比我還好奇的目光。我解釋說是出來玩的閑人,無意撞到這里,很想見識見識。他擺了個類似“請”的手勢,卻擦肩過去了。我領會的是“隨便”,于是放下心來。但他終于還是回頭說了句話:“入蠶房是要消毒的,你最好還是在門外看吧。”
  看來養蠶如養嬰兒一般的細致,難怪對蠶極少稱之為蟲,而稱之為蠶寶寶。原以為能做這么細致工作的,必是上了年紀的人,不料后來碰見的,都是20歲左右的姑娘小伙,走路從容,很少言語,有點似空門的沙彌。我只看到了中蠶與老蠶,就是差不多得吐絲的那種。而像小時候也曾玩過的幼蠶,則見不到。在一座較新凈的房子前面,有位姑娘說,幼蠶十分嬌氣,你在窗外望望罷了。從窗外看入去,是看不到什么的,只聽見蠶吃桑葉的聲音,“沙沙”如春夜的隔窗聽雨。
  忽然想起“蠶食”二字。據說蠶除了退皮時的休眠,吃桑葉是不歇息的,白天黑夜不辭辛苦地啃,養蠶人也就得不辭辛苦地采桑葉。
  有首漢樂府叫《陌上桑》,說的是一個叫羅敷的女子,出去采桑,美得讓旁人忘了手上的工作,只顧看她了。“行者見羅敷,下擔捋髭須。少年見羅敷,脫帽著帩頭。耕者忘其犁,鋤者忘其鋤。”其實羅敷是貴族婦人,采桑只是玩的。“頭上倭墮髻,耳中明月珠。緗綺為下裙,紫綺為上襦。”真正的采桑女,豈有如此珠釵綾羅的打扮。
  我所見的桑田,桑樹齊人高。我跟一個女孩入田采桑,才發覺隔三五十步,便有一個人,都是婦孺。而在外面,只見桑樹婆娑,哪見美人的影子。五月的近晌,南國的太陽已熱情過火了。雖說金色的陽光下,綠桑如海,很有詩意,但只過了半小時,我已覺悶熱難當。帶我的小女孩更是辮梢濕透,汗珠微滴。桑田里下蒸上曬,個中滋味,又豈是在畈上看美女者想像得來的。
  她是個初中二年級學生。家里也有桑田,也養蠶。但星期天,她只為蠶種場采桑。采十斤桑葉的工錢是一元,一天下來,能采一百多斤。她未必知道在文字里,蠶桑有著國民生計的涵義,只知道她的辛勞,能幫補一點家用。她也未必讀過《陌上桑》,不一定知道詩人眼里的采桑女是那么的美,但她很快樂。特別是我給她拍照的時候,臉上的笑容,不但定格在我的相機里,也存入了我的腦海中,那是另一種意義的羅敷。
  后來我隔幾天就去一次儒巖村,起先是為了把相片送給小姑娘。我答應過她,要讓她看看自己勞動的時候,是一種多么健康陽光的模樣。后來漸漸與蠶場的人,與村里的人很面善了。我對他們養蠶的尊重,也得到他們的熱情賜教,其實都是對一種營生的虔誠。
  蠶從孵化到長大結繭,有一個月左右的周期。這一周期,養蠶人不但辛勞,而且操心,不但怕蠶餓著了,還擔心被其它蟲蟻欺負了。直到結繭后,才稍稍放下一點心來。蠶繭到最后成為輕飄飄的絲綢,或許只有養蠶人才知道它所含的哀怨苦樂,一如桑謝絲長。
  郊外村落,以養蠶為生計的,儒巖村幾乎可算唯一。原來這里的耕地水位甚低,若種米糧或其它作物,一場洪水就完了。唯有種桑,才不怕水淹。洪水來時,已是炎夏,蠶也該避暑了。宋人有詩云:“鄉村四月閑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而這里,不可能插田,只有一季望一季的蠶桑未了。日子,也這樣一季一季地守望著。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老李
下一篇:采菊東籬下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