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老李

老李


  初見老李時,他正在廚房忙著。系著一條白圍裙,正用鏟子翻動著鐵板上的雞脯肉,肉滋滋冒著油,白色的蒸汽在裊裊升騰,在熱氣的熏陶下,他的額頭滲出一顆顆豆大的汗珠,他隨手從腰間抽出一條白毛巾在臉上擦了擦。
  “琳達,這是老李,從中國遼寧省過來的。”“老李,這是琳達,我們餐館新來的員工。”老板伊凡介紹道。
  “琳達你好!歡迎你!”老李笑著說,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
  “李哥,你好!我也是從遼寧省過來的,我們還是老鄉呢。”我見到老李,頓生一種“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的親切感,尤其在這片異國他鄉的土地上,感覺分外親切。
  我仔細打量了一下老李,老李并不老,三十幾歲的年紀,中等身材,眉清目秀,濃黑的劍眉下閃爍著一雙深邃有神的眼睛,俊逸中透出一份儒雅,即使穿著樸素的服裝,做著體力活,也難以掩飾他的文雅氣質,一看就是有文化有修養的人。
  通過接觸慢慢了解到,老李比我早來兩個月,全家移民來到加國,在國內曾經是高校的教師,有一個九歲的兒子,妻子和他一樣,曾經也是一名教師,他懷揣著詩與遠方的夢想,來到了異國他鄉。由于找不到專業工作,為了生存而來餐館打工。
  我心想,老李和我的境況有些相似,我也是為了生存,來餐館打工,但我和他不同的是,我是邊打工邊學習,而他是全職。他比我的壓力應該更大,他要掙錢養活一家人,好在老李心態好,整天樂呵呵的,他是一個性格溫和的人,和餐館的每個員工都處得非常好。
  至今我都不知道老李的名字是什么,大家都叫他“老李”,出于禮貌,我當面叫他“李哥”,提起他,還是喜歡叫他“老李”。
  每天餐館快關門的時候,老李都會做一大盆工作餐給員工吃,有時候是香噴噴的炒飯,有時候是鮮美可口的餃子,有時候是色味俱佳的炒面等,每天都不一樣,老李不嫌麻煩,換著花樣給我們做各種美食。
  辛苦了一天的員工,圍著桌子坐下來吃飯,就像一家人一樣,其樂融融。吃剩的飯菜,老李感覺扔掉可惜,通常會裝入一個食品盒里,遞給我,說道:“琳達,明天帶到學校中午吃,吃之前,用微波爐熱一下,你一個人做飯不容易。”“老李,對老鄉真照顧啊!”伊凡打趣道。“那當然,作為老鄉,必須的。”老李笑著說。
  楊絳說,唯有身處卑微的人,最有機緣看到世態人情的真相。而我要說,只有身處低谷的人,最能體會人性的善良和人情的冷暖,哪怕一句溫馨的話語,或者一個善意的舉動,都會觸動心靈,感受到春天般的溫暖和花香怡人的芬芳。
  在異國他鄉,當我舉目無親之時,能有幸遇到這樣一位善解人意的老鄉,是何其幸運!老李就像一個大哥哥一樣照顧著我,關心著我,讓我感受到親人般的溫暖,這種恩情,我永遠不會忘記。
  
  二
  我和老李在工作上屬于分工合作型,通常,我把客人點的菜單交給老李,老李負責出餐。
  老李做活雖然不麻利,但做工精細、認真,做活不慌不忙,有條不紊,井然有序,從不出錯,而且做餐色香味俱佳,客人都很滿意,客人滿意,老板就高興,沒做幾個月,老板就給老李加了薪水。
  在廚房做工比服務員要辛苦很多,老李不只是做餐,還要刷碗、拖地、收拾衛生等,總有干不完的活。如果有客人點外賣,還要開車送外賣。送外賣時,開的是老板的車,因為老李當時還沒有經濟實力買車,他每天上下班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一輛自行車。
  那是一個風雪交加之夜,有客人點了外賣,伊凡派老李去送餐。那時候還沒有手機定位功能,客人住在半山坡,山路崎嶇蜿蜒,冰雪之路非常難走,險象環生,老李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外賣送到。
  當老李驅車回來時,說了這樣一句話:“蜀道難,難于上青天!”伊凡是香港出生的,不懂其意,那些金發碧眼的人,更是不懂,我知道這冰天雪地送餐之難,問了一句:“李哥,路不好走吧。”“雪深路滑,那座房子位于山坡之上,非常難走,好不容易才送到。”老李邊說邊嘆氣。
  老李還沒來得及喘口氣,電話“叮鈴鈴”響起,簡接過電話,只聽電話那頭說道:“剛才送的餐,熱湯溢出,需要退換!”簡確定了是老李剛送的那份外賣,于是對伊凡說,客人說,湯灑出來了,需要退換。
  通常這種情況發生的原因有兩種,一種是蓋湯的蓋子沒有氣孔,時間長了,熱氣蒸騰下導致蓋子松動;另一種情況,是服務員沒有蓋好。但不管哪種情況,只要客人投訴,就需要重做一份送去,不再收錢。
  伊凡于是對老李說:“老李,還得麻煩你再送一次。”
  我看了一眼老李,只見他的表情先是驚奇和詫異,因為這種情況他萬萬沒有想到,但老李很快就恢復了常態,沒有絲毫怨言,沖著伊凡說道,好的,沒問題,我再跑一趟。
  老李對工作認真的態度和樂觀向上的精神感染著我。我在心里暗暗思忖,碰到這種情況,我能做到像老李這樣不辭勞苦,從容而淡然嗎?老李無疑給我做出了榜樣,要勇于面對困難,任何時候都保持樂觀的心態。
  
  三
  可能基于教師的職業習慣,老李工作非常守時,不遲到,不早退,也很少請假,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員工,老板對這樣的員工是滿意的。
  但是,有一天,很少請假的老李,卻缺席了。一打聽才知道,原來是妻子生病住院了。聽伊凡說,他妻子病得很重,尿血,好像是腎臟出了問題,在醫院治療。聽了伊凡的話,我感覺老李真的不容易,本來打工就很辛苦,現在妻子又生病了,孩子還小。
  三天之后,老李又來上班了,臉上略有疲憊之態。“李哥,嫂子身體怎么樣了?”我關切地問道。“出院了,還很虛弱,醫生說,需要靜養。”老李答道。
  接下來的日子,每天下午兩點半午休時,老李騎著自行車匆匆忙忙去學校接孩子,回家后再給妻兒做好晚餐,通常還來不及吃午餐,就急三火四地趕到餐館上班。
  長時間的操勞,老李越來越瘦,廋得就像一根細長的高粱秸稈,仿佛一陣大風就能刮倒吹跑。
  那時候的老李,猶如在浩渺無垠的大海上,獨自駕駛一葉孤舟,拼命地劃槳,竭力與海浪抗爭。
  黑夜雖然漫長,但終將會迎來黎明的曙光。他的妻子在他精心的照顧下,身體一點點好轉,有一天,他的妻子從學校接完孩子,來餐館等他下班。老李的妻子名字叫麗莎,和老李差不多的年齡,梳著短發,雖然不漂亮,但溫文爾雅,端莊賢淑,兒子虎頭虎腦,乖巧可愛,不像一般的男孩子那樣淘氣,聽話懂事,很有禮貌。
  下班時,老李從廚房走出來,看妻兒的眼神無限溫柔,就像盈盈的秋水,脈脈含情,孩子伸出雙手,一手拉著媽媽的手,一手拉著爸爸的手,三個人手拉手走出餐廳,看著這一家人的背影,我明白了幸福的真正涵義,其實幸福很簡單,無需大富大貴,有愛就夠了,一個美滿幸福的家庭源于相親相愛。
  
  四
  一年后,我找到了新的工作,離開了水車屋,和老李也失去了聯系。
  有一天,我去一家從來沒去過的小超市買水果,那天晚上準備參加一個同事的聚會,時間有些緊張,小超市人少,不用站太長的排等候。
  走進這家超市,人員稀少,寥寥無幾,我徑直走到水果攤前,面對琳瑯滿目的水果,挑選了一大串晶瑩剔透的紫葡萄,幾個紅艷艷的大蘋果,一嘟嚕芳香四溢的香蕉,一袋紅里透著紫的櫻桃,一些金黃泛著紅的甜杏等,來到收銀臺前,當時收銀臺沒人,我四下里望了望,看到一個系著綠圍裙的人正在低頭整理蔬菜,我走過去,說道,我要付錢。當他抬起頭來,真的出乎我的意料,這人不是別人,竟然是老李,真沒想到,老李會在超市賣菜。我沖老李微笑了一下,不知說什么才能安慰處于低谷的他。老李臉上最初尷尬的表情微妙得就像曇花一現,轉瞬即逝。“琳達,你好嗎?”老李又露出了和以往一樣的笑容。
  老李來到收銀臺,一邊忙著稱重,一邊低聲說:“今天芹菜和空心菜打折。”處在困境中的老李,還不忘給我善意的提醒。
  “我今天主要買水果,改天再買蔬菜,謝謝李哥!”我心想,老李生活一定窘困,才會考慮買打折的菜,我對老李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從一個高校教師淪落到賣菜的,感覺很可惜,也許老李的心里更是五味雜陳,老李為何選擇賣菜?這個謎底后來才被慢慢揭開。
  那年的文化節在大學的體育館舉行,參加文化節的人來自世界各地,表演的節目有唱歌、跳舞、樂器演奏等各種表演,動人心魄的歌舞演出,濃郁的異域風情,別開生面,精彩紛呈,引人入勝。
  印象比較深的,是簡的丈夫表演的太極拳,動作嫻熟,如行云流水,瀟灑自如。太極拳,剛柔并濟,代表著中國傳統民族特色的文化形態,飽含著東方包容理念的運動形式。
  我正看的興致盎然,從眼角的余光中瞥見一個人好像在向我招手,我定睛一看,原來是老李的妻子麗莎,她坐在我前幾排的位置,沖我直擺手,示意讓我坐到她那里,她的座位距離舞臺更近一些,于是我就走下幾級臺階,來到她身邊坐下。
  “麗莎,現在身體怎么樣?”我問她。
  “好多了。”她答道。
  “你現在做什么?”我接著問。
  “我在大學學建筑繪圖。”她答道。
  “那天在超市看到你家李哥,他還在賣菜嗎?”我接著問。
  麗莎聽我這么一問,突然低頭不語,好像有難言之隱,欲言又止的樣子。
  她接著說,不瞞你說,老李為我犧牲太多,他在國內是教會計專業,剛來加國,他就想去學校繼續深造,然后找個好工作,但我的身體由于腎臟出了問題,很長的時間,我都不能出外做工,是我拖累了他。為了養家,他不得不去餐館打工,為了支持我學習,也為了方便照顧孩子,他辭去了餐館的工作,到小超市打工,只因為工作時間上能方便一些,不像餐館收工那么晚,但掙得少。
  “你們現在住在哪里?”我問道。
  “我們現在租住在政府的福利房,房租便宜一些,否則房子都租不起,不瞞你說,現在我們家每天的生活費不超過二十元。”麗莎嘆了一口氣,說道。
  麗莎的話,讓我感到一陣心酸,沒想到老李一家人目前生活的境況竟然如此窘迫。
  “我家老李白天在超市賣菜,晚上和我一起學習,學英文,學習專業知識,等我一年后畢業掙錢了,就讓老李去學校讀書。”麗莎滿懷著對美好生活的憧憬。
  老李,為一家人默默地付出著,就像一棵偉岸挺拔的參天大樹,為家人撐起了一片蔚藍的天,托起了全家人生活的希望,即使處于困境,依然堅持追求心中的夢想,把自己活成了一束光。
  “我家老李總能把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條,他做的鱈魚炒紅椒,那真是人間美味,鮮美可口,兒子可喜歡吃了!鱈魚是從伊凡餐館批發價買的,紅椒是老李打工超市的老板免費送的。”麗莎的臉上綻放著幸福的笑容。
  一個熱愛生活的人,苦日子也能過得多姿多彩,活色生香。
  
  五
  一年后,有一天我去大學的圖書館,在一樓看到了老李,他正坐在一臺計算機前,聚精會神地在看著屏幕。我沒有打擾他,登上旋轉樓梯,上了二樓,二樓儲藏著大量的書籍,而且還有看書學習的桌椅,下課后或晚自習,我喜歡到二樓讀書,燈光明亮,環境清幽,是讀書的最佳場所。
  我在圖書館經常能看到老李,大多時候,他都在計算機房,有時候他抬頭看到我,我們就彼此揮一下手,打一聲手語招呼,有時候我看到他坐在計算機前,時而冥思苦想,似乎在思考著問題,時而低頭寫東西,好像有了靈感,我就會悄悄走開,不想打擾他學習。
  我畢業之后,有了穩定的工作,就很少再去大學,和老李也失去了聯系。直到今年夏天,我又一次見到了他。
  那天,我去皇家銀行咨詢投資方面的事宜,由于沒有提前預約,銀行服務人員臨時推薦李先生作為我的咨詢顧問。我跟隨著該職員來到了一個辦公室,門半掩著,該職員敲了敲門,聽到一聲“請進!”當我推開門的剎那,我驚呆了!站在我面前的,正是老李!
  此時的老李,西裝革履,意氣風發,魅力四射,和當初系著白圍裙在廚房做餐的老李,以及系著綠圍裙在超市整理蔬菜的老李,簡直判若兩人,在精神狀態上有著天壤之別,真是讓人難以置信!給我一種從奴隸到將軍的感覺。
  “李哥,沒想到你在這里工作!現在你可是名副其實的社會精英,屬于成功人士,為你高興!”我笑著說。
  “琳達,你現在不也挺好的嗎?”老李為人謙遜,還不忘給我幾句美言。
  老李告訴我,他在銀行工作,麗莎在房地產工作,收入頗豐,生活條件比剛來時好多了,買了房子買了車,再也不用騎著自行車上下班了,但那輛自行車他一直保存著,他說那輛自行車是他的患難朋友,他舍不得丟棄。
  我們看著彼此,笑著笑著,笑出了眼淚。我們想起初來加國的那些辛苦的日子,真是苦盡甘來,百感交集。
  老李這一路走來,非常不容易,充滿了艱辛,充滿了荊棘,但他始終以樂觀的態度面對坎坷的人生。一直懷揣著夢想,從未放棄對理想的追求。在苦難面前,他選擇勇于面對,百折不撓,在妻子生病時,他選擇不離不棄,老李,是一個懂得擔當的人。
  老李,只是眾多華人中的一個,是海外華人在異國打拼的一個縮影。
  老李,讓我懂得,無論處于何種境地,都不要放棄心中的夢想和追求,不斷努力,不斷拼搏,終有一天、苦盡甘來,就會擁有屬于自己的幸福人生。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空房子
下一篇:蠶桑未了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