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別離 不過落紅滿地

人生別離,不過落紅滿地
  午夜深藍,月光蒼白,街道上冷清清的,梧桐樹上干枯的樹葉掛在枝頭,在刺骨寒風中瑟瑟發抖卻不甘心離去,站在街角,看著路燈掩映在街道上梧桐葉子跌跌撞撞的樣子,多了一份寂寞的味道。本想轉頭,卻看到曾經熟悉的身影,依著嬌柔可人的女人,穿過身畔的時候,那女子的一絲長發落在臉頰,劃過的一瞬,扎疼了眼睛。這世間,很多人走著走著就散了,很多相貌也就漸漸模糊了,但是那記憶深處的東西,時間久了,便就成了說不出來的秘密。我就想著,一個人活著,需要隱藏多少秘密才能度過一生。而時光易逝,經歷過歲月的荒蕪與不堪,就沒有理由停滯不前。青春里的離殤,夢中的迷惘,好像一場不羈的夢,開始,莞爾一笑百媚生,結束,付之一笑卻未能華麗轉身,卻留下一聲悵然若失的空嘆。
  夢里初遇時,是一次久別的邂逅。記憶鋪陳的紙張里,不是一隙別離,而是半生錯過,一路顛簸,換回這一回眸,前世今生,便停了。翻看著光陰的書,追朔幾千年。游弋在歲月的年華終是擱淺了!蒹葭蒼蒼又萋萋,覓一世春秋,卻是這經不起的年華,如沙漏在掌紋間滑落。一遍遍的押著詩詞里的腳韻,似在觴詠之間,卻是哽咽著這似水流年,憂傷成霜,卻是一夜白雪,一處成冢。葬了經年里的意氣風發。人生都有一段蒼涼,游走在彎彎曲曲的孤獨路上。從記憶的角角落落里翻出來的,芳香,嬌艷,哭泣,情殤。遮掩著今夜的月光,欺騙自己又去撒謊別人,招搖著過往的云煙,夜雨中流水幾度照花落,闌珊里枯葉幾處爭風流。便成了一闕無字的詩。
  饒過歲月,看過了千百種模樣,只是這一處,一籠月光一池煙雨,曾經醉了誰的年華,這深深淺淺裊裊的藍,深了又淺了,是誰的素筆寫意,蘸了淺藍緋紅,便能在落霞與孤鶩齊飛的寫意里,多了人間煙火。于是在靜默里為自己許一隙閑暇,隔著耳畔的嫌棄,蹲在一處。為自己臨摹這世間獨一無二的美麗,在自己的世界里沾沾自喜,便成了最難得的愜意。滄桑了些許歲月后,我更體會到了徐志摩曾經說過的,“一生至少該有一次,為了某個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結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經擁有,甚至不求你愛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華里,遇到你。”這就是懂得,這與風花雪月無關,而是在千百個日子里,我們共同聽到了曇花盛開時,能聽得見花心撕裂的聲音這是穿越千年的際遇,不是誰都能懂得山與水、風與云的故事。
  細數穿行的人群,寥寥幾人,匆匆煙火氣息,也有人情世故,這就是真實。山一程,水一程。便就成了一闕不一樣的詩意詞章,或是感嘆風輕云淡,或是直抒胸臆,只是寫不盡的便是這紅塵中的糾葛滄桑。靜閱流年,人生的盡頭。也不過是半世的繁華,半世淪落,最終在這浮塵中謝幕。從不感嘆時光走的匆忙,也不記恨任何事情的決絕。細數著掌心的紋理,這不是前世的宿命,也不是今世的緣分,也算是前世五百年的修行,渡來了這一世的擦肩而過,尚可則已。歲月在無聲無息中流淌,將一切過往輕描淡寫,不曾留下一絲痕跡,蹉跎過的歲月,留下滿身的疲憊,在感嘆“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的失意里。我不想撕碎了光陰,讓它破碎不堪。我要用余生所有,把它拼成一朵賞心悅目的芬芳。
  過往年華,尚存一絲悲傷,是生命存在的見證,默然,是心中竊喜,寂靜,是滿心的歡喜。就這樣,等在這里,也許你來了,我就不在了,也許你不曾來過,我卻藏下了你遠去的背影。鴻雁于飛,相彼泉水,尋覓那初見時的驚鴻,攜一片薄云,投影在你的波心。便就這樣,你去你的方向,我走我的方向,記得也好,忘記也好,只是記得曾經懂得。懂得,就是“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阡陌惆悵里,尋尋覓覓,心比黃花瘦,我拾掇不起的憂傷,也待不了那一世的琉璃,就化作這遙遙無期的等待,在這天與地的方寸之間,遙寄一份懂得。把它們藏在生命輪回的隧道里。沒有歸期也無須歸期。多的就是一份悠然自得的釋然。驀然,你是燈火闌珊處的一隅,偶然,我是燈底夜影下的一角。你的明媚可人,我的滄桑百態。終是不能相遇,便在此處即可。沒有說過你好,也不會再有相見,便就在某個未知的十字路口。你一如既往的笑容可掬,我還是面無表情,了結前世五百年的修行,一如一股清風徐來慢慢消散而去。
  掌心開滿了花,便種下了一世情緣,一世琉璃,一韻滄桑,瘦風中總會遺留曾經的千般柔情萬般嫵媚,生命中的花開的芳香不知何時花謝了。即使再有千百次盛開,但是幾經春秋,零落成泥,便就是下一個輪回。這一生一世的別離,也不過是落紅滿地。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過年的炊煙
下一篇:大美曲周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