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圍爐煮茶

圍爐煮茶


   雪花一飄,天,忽然就冷了。
   隔窗看去,一片片雪花在空里翻卷,飛揚,舞動著,慢慢飄落下來。這很難得的!在我居住的小城里,雖然冬天也下雪,但是很少見的。因此,每次下雪,我的心情都會很激動。看著漫天的雪花,心里回想起許多往事,很愜意呢!也很想圍爐煮茶,幾個人或是只和愛人一起。更多的時候,就是自己一個人,看著雪花紛落,輕輕呼吸,緩緩攪動著熱氣升騰的一壺茶,任茶香彌漫整個居室,而心底則泛濫出一片寧靜,任由思緒在雪花與茶香里飛揚。
   山里的空氣異常清新,門扉半開,恰好看到山徑來路,逶迤曲折,漸漸伸向山下山上。原本混雜的景色,已被雪花覆蓋成銀白雪色,一片潔凈,素雅。樹枝上也掛滿雪掛,山徑,屋頂,山頂,河面都是白茫茫一片。眼光落在庭院里,雪花覆蓋下的庭院,好似一片白云落在庭院里,覆蓋住了所有物件,枯干的花草和新砌好的石子路周圍都是一層雪色,輕似紗卷,薄如絹絲。
   坐在屋子里,煮一壺茶吧!先找出來放置一年的小火爐——冬季里常用的,有時深秋也會用,今年太忙,竟然還沒有用過呢。往年深秋時,早已攏上火,茶也早就煮過好多次了。而且圍爐煮茶時,好友小倩都會來。小倩三十幾歲,還沒有男朋友呢,給她介紹朋友的人很多,小倩一個人也不入眼。我和小倩是多年朋友,我知道的,小倩心里有人了,只是他已經不在了。他叫君,和小倩是一起長大、一起參加工作的,可謂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可惜,人死不能復生。活著的人好好活著,才是對逝去的人的一種告慰。然而,小倩偏偏不能做到,她走不出來,更是忘記不了,分分鐘鐘都忘記不了。用情太深,是好,也害了自己。眼看著三十幾歲的人,周圍差不多大的人,都成家立業了,有的孩子都會打醬油了。而小倩依然一個人,孑孑孤立。
   秋天,小倩來時,總會帶來一支她庭院里的菊花。小倩喜歡菊花,喜歡黃色的菊花,也是因為君喜歡菊,每年秋季都要前庭后院載滿各種菊花。我有時也愛人一起找小倩去喝茶,君待人很好,很熱情,恨不得什么都拿出來給人分享。
   小倩帶來菊花,我就找出瓦罐插起來,放在桌案上。寫字看書時,菊花在側,菊香繚繞,菊香與茶香糾纏在一起,很美呢!味道有說不出的縷縷別樣,令人肝脾醒來,盡享那縷縷香溢之氣。
  
   二
   心里想著這些事,已經找出來小火爐。茶具,茶具是一色的黑色,鑄鐵的。這也是一位很要好的朋友琴姐送給的。剛送來時,感覺鑄鐵質地,還有些難以接受,后來,她離開這座城市回老家了,經常打電話,也講起她送我的這套茶具來,說:“蕤兒呀,你不是喜歡喝花果茶嗎?鑄鐵最適合了。”于是,她講了鑄鐵茶具的好處,說使用鑄鐵茶具泡茶,飲茶,非但解渴,還能調節人體中樞神經,達到舒緩的作用,對平衡內分泌系統也有功效。
   說起鑄鐵茶具來,琴姐竟然滔滔不絕,不知道的還以為琴姐是專業賣鑄鐵茶具的呢。琴姐說:“別小看鑄鐵茶具呀!用它煮茶或泡茶,就可以分解出人體所需鐵元素,增加人體血紅蛋白。你想想,現在有不少貧血的,這不飲著茶,不知覺間就像補了血似的,哈哈……”
   “琴姐,你說起鑄鐵茶具來,一套一套的。”我也笑著說。
   琴姐說:“本來三套呢,過山海關時,我還掉了兩套吶。”又是一陣笑聲……
   笑聲笑過,反而很想念琴姐了。琴姐對我很好,在她身邊,我好似小妹妹一樣,她總是照顧我,照顧得很周到。她最喜歡的事,就是給我做飯吃,炒菜吃。那時候,我們一起在公司里工作,琴姐在車間工作,一般都是上二班,白天有時間。家就在公司宿舍住,公司后面,隔著公司一道墻。我在業務部,每天忙得焦頭爛額的,常常飯也顧不上吃。
   琴姐每到中午都是先把飯做好,然后,就滿公司找我:蕤兒,飯做好了,記得去我那吃飯,別忘了哈,給你做的你最喜歡吃的米飯,還有好吃的菜,土豆紅燒肉、紅燒茄子、菠菜紫菜蛋花湯。
   別人很羨慕我呢,每天中午琴姐都把飯菜做得很好吃,也很合我胃口。吃完了,琴姐就給我泡一壺花果茶帶在身邊,下午上班時喝。炎熱夏季,飲一杯花果茶,又解困倦又解渴,尤其是,還有一種特有的花果余味在舌尖上回甘,久久不肯隱去。
   自從有了琴姐送來的鑄鐵茶具,我就更喜歡喝花果茶了。我將鑄鐵茶具找出來,捧著擦拭了半天,才回過神來。好久沒有見到琴姐了!細細看著鑄鐵茶具,已經露出包漿似的,光滑烏亮,暗啞里有歲月的痕跡,一定是琴姐一直用過的,或是琴姐家上輩人給琴姐的吧,不然不會如此光彩的。
   如今配上我的小火爐,恰好完整了,雪花一飄,小火爐攏上火。再將各色花果拿出來,有蘋果、梨子、橘子、大棗等果子,顏色十分鮮艷,有紅色的黃色的橙色的,靚麗芬香,花兒是干透了的,菊花、玫瑰、薔薇褐黃玫紅淺紅等樣樣干癟里藏著萬千姿色。
  
   三
   我喜歡隨意的,不那么教條,各種花果隨意聯盟起來。幾片檸檬,幾塊蘋果、梨子、橘子,連皮一起放入壺中。當然,一般都是先將果子洗干凈,再在洗得潔凈的榆木菜墩上,將果子切好。
   一切差不多了,小倩也走進來了。她不敲門也不用打招呼,她來了,連門口的狗兒從來不叫的。一股涼氣被她帶進來,幾片雪花也隨著她帶進屋子里。雪花遇見暖暖的花果茶氣,貪婪的呼吸著,很快消融,不見蹤影了。
   小倩依然帶來了菊花。我問:“這個季節也有菊花嗎?”她說:“現在花圃里,一年四季什么花兒都有呢,只是感覺此時的菊花沒有那么濃的香氣了。”輕嗅了一下,真是呢!菊香很淡很淡的,我說:“也挺好,其實淡里才出味呢,人淡如菊嘛!”
   “玉壺買春,賞雨茅屋,坐中佳士,左右修竹,白云初晴,幽鳥相逐,眠琴綠蔭,上有飛瀑。落花無言,人淡如菊,書之歲華,其曰可讀。”小倩低聲沉吟,像是對我說的,又像是對自己說的。沒想到小倩竟然能一口氣背下來這么一大段文字來,我知道這是唐代司空圖的《二十四詩品》中的《典雅》里的一段文字。我沒再說什么,卻見小倩眼圈兒又紅了,她肯定是又想起了君。
   君最喜歡這首《典雅》詩句,平時也經常吟詠的。
   我怕再引起小倩心傷,正想著如何說話時,恰好愛人從外面回來,拎著一條活蹦亂跳的鯉魚回來,進門說:“做魚吃吧!小倩也來了,真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呢,呵呵,說說吧,喜歡吃什么樣的,紅燒糖醋還是清燉?”
   愛人去忙著做魚,我和小倩慢慢喝著茶。外面雪花飄飄,小火爐的爐火已然燒成一爐轟轟燃燒,茶在壺里煮得沸騰香溢,再在爐子上再放上幾塊水果干果,也烤得酥焦香氣漫溢。胃腹里,早就按耐不住,我們邊飲著茶邊說些陳年舊事,總也躲不開話題就是君,小倩忘不掉他。
   過來玩耍的看山老者趙五爺,他也知道小倩與君的事兒,也見過君。確實,君是世間難找的好人——他是一名教師,去了一個偏遠的山村教學,吃住都很艱苦,加上常年勞累,不幸患上了癌癥,因為工作一直忙,沒有及時治療,等到發現時已是晚期了。趙五爺見小倩端著茶半天沒有飲,便開口說:“小倩呀,不是我五爺愛多說話,你也要為自己想想,君再好也走了,留下的人,要好好活著,活得幸福,才對得起逝去的君呀。”
   “是呀,小倩,五爺說得對。不要總是沉浸在悲傷里,生活還得繼續,要從新開始生活才對呀。”我也接著五爺話題說著,安慰著小倩。
   此時,手機響起來。是琴姐的來電,琴姐知道我們正在用她送的鑄鐵茶壺煮茶聊天,很高興,小倩的事她也知道,也曾經勸過小倩不少。當她聽說小倩也在時,提議說:“蕤,你把小倩帶到我這里來看看,我們老家雖然比不上大都市,但是這里山清水秀的,很舒適呢。來吧,出來走走,住一住,或許就走出來了,不要總是憋悶著。人死不能復生,上帝偏愛與他,把他叫去了,他去忙他的事情去了。再說了,誰最后不是被上帝叫走呢,好好生活吧,不然,你才是真的對不住他吶。”
   爐火在燃燒,屋子里暖暖的氣息令人薰暖心房……
   小倩終于答應要去琴姐那里走走,要試著開始從新生活,我和愛人還有五爺聽了,都很高興,魚就要做好了,我提起茶壺說:“再喝一杯,就開飯了哈。”
   一股股茶香從壺嘴里流淌出來,花果香氣越加濃厚。雪花依然在窗外飄著,爐火依然很旺,映著我們一圈圍爐煮茶的人,紅彤彤的臉蛋,好似開在冬季里的花兒,別說,還挺好看呢!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遠去的地鐵
下一篇:碗凈福至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