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祭灶節

祭灶節


  過了臘八就是年。就這么一句話,道出了咱多少輩、多少人,無論是大人或者是小孩,都盼著過年的急切心情,尤其是在進入二十一世紀前,迫于特殊原因和當時物資匱乏的年代里,顯得尤為迫切。都想著能在年節之際,奢侈一回,為其改善一下生活。而祭灶節則是春節前的一個重要的節日,也顯得尤為重要。每到這個時候,人們都會按捺不住迎接新年的喜悅心情,停下手中的各種活計,忙忙碌碌的例行著年前祭灶送神的事兒。然而,也不排除一些特殊情況不能夠過祭灶節的人家。
  自大外甥女寄宿高中學校后,和后來的兩個小外甥先后成人、成家與相繼出現外出務工情況,不能夠在這個特殊時節里回家。已經記不清了,記不清老姐家有多少年沒有再過祭灶節了。老姐雖說沒有上過學、念過書,也不信仰封建迷信那一套,但是,對那些老民俗還是挺在意的。用老姐的話說,是入鄉隨俗,不是封建迷信。聽老娘說,祭灶節儀式前,自家兒女若趕不回家中,是不能夠過祭灶節的。原因是,這種情況會把兒女祭到了外邊,寓意著兒女們會繼續在外吃苦受累。盡管和過祭灶節的傳說一樣,同樣是人們為了寄托對生活美好的一種向往,還是被流傳下來了。
  傳說遠古時代,一對老夫婦僅有一子,也都非常疼愛兒子。但因家中貧困,只得讓兒子去挖煤掏生計。兒子久去不歸,老人格外想念。進入臘月的一天,老太婆叫老漢到煤礦去看看兒子。路上,老漢遇到一個光腳片的同路人,兩人越走越熟,十分融洽。閑談之中,老漢得知光腳片是受閻王指使,來收回一百名礦工。老漢很著急,乞求光腳片留下自己的兒子。光腳片答應了。見了兒子,老漢故裝害病,兒子侍奉左右,一直無法下井。不久,煤礦出了事,老漢趕忙把兒子領回家。轉眼三年過去了,這年臘月二十二夜里,老漢想起當年的事,忍不住對老伴說了,誰知被灶君聽到了,二十三晚上,灶君上天后對玉帝講了這事。玉帝惱羞成怒,立即懲罰了光腳片,收走了老漢的兒子。為此,每到臘月二十三這天,人們敬灶君吃灶糖,希望他到天宮后,不要再搬弄人間是非。久而久之,人們都在臘月二十三祭灶。
  在剛剛過罷臘八節的一段時間里,尤其是臨近祭灶節前一周的時間段,總能聽到一些遠離家鄉故土和親人的外出者,今天這個回家了,明天那個回家了的訊息。我身為同是遠離家鄉故土和親人的一分子,和不能夠如其所愿,反則更是勾起了我的這份情有所鐘。
  還是老姐在娘家應閨女的年代,我們一家七口人。幾乎在每年祭灶節前,老爹就會備下花生、糖塊,以便在祭灶節儀式結束后,一家子圍在一起食用,其樂融融。還有,就是老爹必須要剁出素的餃子餡兒,老娘也必須包出月牙狀的餃子;老爹還會在這天下午,必須親手和上一大塊硬面,炕出一個足有十斤重的硬面大鍋盔。讓我姊妹四個當下手,幫他燒鍋,老爹負責操作。當然,由于我兄弟三個燒鍋的技術不如老姐,所以,這燒鍋的活兒,最終大都會落到老姐手里。老爹講話,必須用麥秸燒火、穩準火候。否則,就會外面炕糊了,里面還是生的、不熟,夾生。當地有名的祭灶節用鍋盔是逍遙街的,一個是四十八斤重,對火候的要求和操作上也會更高。
  在后來,隨著我逐漸長大,也漸漸明白了這些在過祭灶節中的一些禮俗,都是有說法的。之所以有老爹的忙前忙后,是有著“男不拜月、女不祭灶”的民俗說法。也就是說,在祭灶儀式環節,都是有男主人主持,女眷不參加;送灶君上天必須有花生、糖塊,是寓意來年的生活要變著花樣、甜甜蜜蜜的過;供品中必須是素餡兒的餃子,用麥秸燒火炕的鍋盔,是應了所謂的神僅吃素不吃肉的傳說;至于放上一碗清水,擺上用麥秸燒火炕的鍋盔,是為灶君升天的坐騎備料……總之,就是希望把灶君侍奉好了,也好讓灶君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
  隨著祭灶節的日益臨近,我的心也隨之飛揚。在今年,我最小的外甥也已經結婚。當下,隨著國家的努力,整了三年新冠病毒的疫情,已經將危害程度降到了可管可控的情況,并且也已經全部放開。老姐告訴我說,我的幾個外甥、外甥媳,也都將在祭灶節前趕回家中。今年的祭灶節肯定是過上了。話雖不多,卻道出了一位六十六歲老姐的心聲,也預示了今后的日子將會越來越好!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