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冬里,我送你一杯奶茶

疫情愈演愈烈,我似乎能聞見它的味道,似乎能在人群觸到它的痕跡,每一個走過的人,每一張不戴口罩的臉,仿似深井,隨時向你靠近,試想要吞噬你脆弱的生命。疫情報道每日的感染者都在增多,而省內省外的無癥狀感染者的情況與軌跡更是令人憂心。
  岌岌可危,我想到這個鮮明的詞,想到此時有誰會站出來,來面對這沉重負擔,有誰穿過城市林林總總的高樓來傳遞溫暖,或許最可依靠的來自社區工作者,他們與居民距離最近,是對其日常生活較為了解的人。
  中午在食堂吃完午餐,直接被派到了中窯街做防疫志愿者。這條街屬臨江社區,集團公司是他們包保單位,而創文與疫情是當前首要工作,必須協助他們完成。創文我已參加三年,防疫是近段時間參與。
  從前自己亦是陸陸續續尾隨著長龍做核酸的一員,而今機緣所致自己成疫情防控隊伍里的人。原以為手機操作有些難,同事簡單的教過后很快便上手了。第二次參加疫情防控少了最初的不安,但因封控面大,陽性病例增加仍忍有些忐忑,病毒威脅無所不在,它像是隱形地雷,隨時會悄無聲息地與你撞見。
  中窯灣發現好幾個陽性病例,街道進出口由防疫部門管控,出入需持有防疫指揮部派發的出入證方可通行。我同幾位志愿者接過集團派發的防疫通行證從藍色擋板一側進入。這情景不禁讓我產生出復雜的感慨,這像是深入革命腹地,帶著某種使命感,如那小小的螢火蟲帶去光和希望,特別是穿行于冷雨的冬天,這些逆行者無不是負“重”前行。
  封閉的中窯街道雖關著,但有店面、超市、菜場在堅持營業,行人零零散散,可謂屈指可數。反而掛著吊牌的防疫人員居多。細雨澆灑著路面,附近的人身穿著家居服出來買菜,或添購其他生活用品。無需上班,也不能有其他活動,疫情讓時間慢下來,人們看似悠閑地買菜,遇見熟人偶爾閑聊幾句,話里話外多是打探封控的消息,聊著目前狀況,有的則在尋找做核酸的地方。
  從他們臉上看不出過多的煩躁情緒,反倒是這雨刻意隔開一棟棟樓房,隔開了昨日喧擾的街道與人流,它像在掩飾當下難以言喻的困惑。
  幸福雅居處于醫院街中間地段,是我所要駐守的核酸點,兩名穿戴嚴實輪流采樣的大白,空坐在撐著巨大的太陽傘下休息,另一名社區工作者捧著盒飯正在吃飯,她也身著防護服,沒戴帽子露出齊肩短發,個子小巧,看上去年輕而活潑。她姓許,小許主任把錄入核酸碼的手機直接給我,說免得用我手機沒電了。這美女真會替人著想,在這要呆一下午,手機省電尤為重要。
  不合時宜的雨自顧自地下,大顆大顆地擊打著地面,夾雜著風天氣愈加的冷。中窯地段設了好幾個核酸點,未封前,我分在雷鋒亭街道側邊第三個點做核酸采樣錄入,而眼下這是第幾個點,并沒時間過度深究,很快我穿好防護服,與采樣的大白共用著擺放采集試管的長桌,隨時準備待人取碼錄入。
  已是午飯過后,多數人或許在家休息,居民樓核酸的人不多,如我們一般被抽調來的志愿者采樣的反倒偏多。看來外援單位不在少數。不僅有醫療還有其他系統單位的人員支援。核酸點身后是路面刷黑的小高層老舊小區,小區前后是低矮的門面房,頗具年代感的老式結構,向人們展示著中窯灣樸素的地域特色。
  一支采樣試管混檢20人,頭一支陸續錄完20名采樣人員,掃入第二支試管后,二小時過去才完成15人,采樣的兩名醫務大白下班時間已到,她們從早到現在已相當疲勞,此時人數太少,已沒有堅守的必要。若有人,可以去前面定點的核酸采樣亭進行。
  看她們脫下防護服,我的采樣任務完成也跟著脫下,防護服才用二個小時確實有些浪費,但不錄入核酸,這大白似的形象會讓人感到突兀。然而,換下后天氣驟然變冷,使得我整個下午都為之后悔。年輕的小許主任,待兩名“大白”走后,將其他剩余和報廢的醫學物品收撿入袋,準備有車來取走。
  其后,女主任帶我走訪兩戶密接人員,他們住在采樣點后面的老式平房里,醫院街通往飛云公園的小路上,兩家相隔不遠,我們步行不過十分鐘。小許主任跟居民都很熟悉,我們站在封閉而陰暗的門窗外,詢問了一些密接者家屬的情況。并根據防疫要求拍照記錄。
  這兩家均貼著封條,不同的是一張岀自于社區防疫帶有磁條的告示,磁條聯接著社區手機,隨時能知曉門戶出入狀況;另一家小許主任說,是他們自己貼的打印封條,看來這家人相當配合防疫工作,同時也說明社區工作者被居民們所認可。
  辦完密接走訪工作,我們又回到原地。遇上一位年約八旬白發蒼蒼的老人,她看似有些氣短,跟小許主任訴說著上門采樣的事,她身體年邁又動過大手術,下樓行走艱難,原請了保姆照顧,但近兩日保姆家被封不能出門,且兒子遠在武漢同樣被封無法返程。她聽兒子說社區人員可上門做核酸,便想來問問。
  小許主任與老人面對面地聊著,耐心地跟她解釋社區現在的情況,社區工作人員有兩名男性,七名女性,其中兩名因隔離不能上班,導致人手不夠。再則中窯這幾日陽性病例增多,事情紛雜,好幾天社區都是七八點以后下班。她們聊了好久,直到老人輕輕的邁著步子安心地離開。事后她與我談起,若不是社區包保單位幫忙,真不知他們將如何面對諸多事務。
  坐在搬空的采樣點門面前,守著寥寥幾人的居民出入口,一起值守還有其他單位人員,二位男同志,一位女同志安靜的看著冷清的街道,白、紅色的塑料椅,以及木質背靠椅被閑置于一旁。人流稀少,我的手冷得沒處可放,勉強塞入腋下取暖,久了手有些僵,又伸向口袋,口袋單薄且依然是冷。無奈何,欣賞飄落的雨吧,趁著沒事或翻看一下手機。間或有防疫的領導前來檢查詢問,小許主任均一一應答了。
  五點半,天已漸黑,社區一名男主任蹬三輪車過來收拾物資,他粗著嗓子跟小許主任喊話,穿防護服的小許將他一把拉住,嚷著要喝奶茶。這個天,這個時間,一下午都滴水未飲,這個提議真是太好了。男主任很大方,未推辭便隨她在對面超市買了單。我也顧不得拒絕,接過兩杯紅豆奶茶就著店里的開水連同小許主任的一起泡好了。
  奶茶的香或有治愈功效罷,這個冬天的第一杯奶茶,在疫情凄風冷雨中誕生,將它捧在手里暖意直達手心,連同受著煎熬的心情,在此刻得到舒緩釋放。
  小許主任說她的鞋中午就被雨水打濕,腳下穿的是放在社區夏天的薄襪子,身上衣服穿少了,幸好有防護服保暖,昨天中午坐在某個超市躺椅休息,一陣功夫居然睡了過去。
  她平靜地講述著這兩天的過往,臉上看不到任何陰郁的表情,或許這三年防疫,已成為他們日常的一部分,又或者他們懂得如何調劑,就像這杯奶茶,及時岀現在這忽冷的天氣,及時為自己增添一份美好的贈與。偷得浮生半日閑,只一小片段亦是值得欣喜的。如若什么也沒有,彼此幽默上幾句也是好的。
  疫情讓奔波于城市里的人們深感疲憊,而社區工作者作為居民的保護者,即便累著依然要笑著面對,依然要以善意來安撫肩上這份責任。
  他們做著細微平凡的工作,而在這細微平常里,方顯出人間煙火的真摯。依如這杯奶茶,不僅治愈著眼前的雨,寒冬的風,還見證著疫情平淡生活里的暖意。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鄉村的傍晚
下一篇:祭灶節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