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鄉村的傍晚

鄉村的傍晚

每每回憶起兒時的家鄉,有許多美好的圖景就浮現在眼前。
   那時放學早,晚飯前我們已經干了許多活了,但是還沒到吃飯的時候,小孩子們都跑到街上去玩。晚秋或初冬季節,天已經很冷了,我們穿著母親做的棉衣戴著棉手套,全身鼓鼓囊囊的。我們穿的衣服都大一號,為的是要穿好幾年,有時又是姐姐哥哥替換下來的,有大有小,走起路來像個大包袱在滾,我們聚堆玩耍。沒有什么玩具和娛樂場所,一塊兒玩兒藏迷迷,摸糊糊,也沒什么好聽的游戲名稱,就是追著跑,他追你你追他,追上了拍一下,嘻嘻哈哈,摔倒了起來接著跑。玩到什么時候家長喊吃飯,才戀戀不舍地回去。
   有月亮的晚上我們也出來玩兒,不用相約這些孩子們的心事是一樣的,因為那時家里沒電燈,黑咕隆咚的,也沒作業可做,只能出來玩兒,玩到天昏地暗才肯罷休。
   尤其是快落雪的傍晚,天色昏暗起來,但夜空卻明亮,雪花已經飄舞,穿著棉衣也感覺不到冷,大街上便聚了十幾個孩子,就玩兒盤腿頂牛牛或背遭遭。頂牛牛摔疼了大哭,趕緊拉起來,拍拍身上的落雪,又接著玩兒;背遭遭跌倒了,壓在下邊的大喊,幾個孩子又幫他站起來,接著背。只玩到大雪落滿身冷得不行了,才無奈地回了家。
   夏日的傍晚一副農忙蓄旺圖,更加鮮活靈動。夕陽下,農人荷著鋤頭,披著一襲彩虹,三五成行或一人獨往踽踽而行。雖然滿身疲憊,卻載滿了星光霞羿,神采照人,滿眼的草茂顆壯,勞累卻幸福。他們走下山坡,走上小路,走回自己的籬笆門。
   牛羊歸圈了,牧人長長的牧鞭,在村頭摔響,脆生生地抽向晚霞,抽向半空。牛兒哞哞,羊兒咩咩,圈里的小羊更是咩咩叫個不停。大羊不用去趕,它們瘋跑著,就沖入圈里,急不可耐地撫吻著自己的小羔,表達著它們一天的思念和不忍。
   母牛也一樣,小牛奔出去,很快找到了媽媽,一邊用頭抵著媽媽的奶,一邊吃,叼著奶頭和媽媽一塊兒回到院里,等著主人給它們加料,飲水。
   玩耍的小伙伴們怕被牛羊撞倒,趕緊躲到墻角,緊緊貼著墻根站立,大氣也不敢出,看著牛羊從眼前漫過,看著這紅火的場景,既緊張又激動。
   這時街道上熱鬧非凡,聲浪超強,人喊畜叫,擠擠嚷嚷。人們紛紛跑出來認領自家的牛羊,也有傻貨,認不得自己家,亂跑到別人家院子里,被主人生氣地牽回來。牧群從東頭向村西漫過,牛羊群逐漸瘦小,走丟了,稀稀拉拉的,終于安靜下來。
   這時村莊上空炊煙裊裊,每家都在做晚飯。炊煙有的扭動上升,緩緩飄散,有的黑煙粗壯,四處蔓延。我們小孩子就會拍手叫喊,誰家燒的是牛糞馬糞,把飯也熏臭了。但大多數都是清淺升騰,從房頂一絲絲一縷縷,悠悠然然,飄散開來,有的匯聚到一塊兒向高空飛去,有的聚集一會兒,便被風帶走,無影無蹤。一陣風吹來,有的吹煙又扭作一股向下方俯沖,大有粉身碎骨也不怕的氣勢;有的剛出煙囪就被吹得六神無主,亂作一團。有時幾十家的炊煙緩緩飄起,整個村莊都被輕煙籠罩,村周圍的樹梢上,一層云徘徊。天空的云飛散開來,和炊煙匯聚融合,把村莊幻化的神奇起來,真是溫馨的圖畫。
   一會兒工夫,飯香也飄到街上,莜面香,土豆香,瓜菜香……家里煙霧充斥,打開門窗,大團的煙霧涌出,滾滾升騰,沖到空中,房子都給罩住了,霧蒙蒙得什么也分不清,我們就知道有家人出來喊吃飯了。孩子們玩兒的不愿回家,只到大部分被喊走,剩下幾個了,才逐漸寂寞地走散。
   傍晚,暮色中的炊煙是那樣的溫馨,那是家的味道,回憶起來就會十分癡迷。現在回到老家,再也看不到那樣的景象,因為很少人家再用柴火做飯了,都用電器,而且十室九空。到了傍晚,看不到有幾家的炊煙能夠升空,一個村莊沉寂了,沒有了生氣。
   沒有炊煙的傍晚,西天又出現絢爛的晚霞,夕陽藏在云彩背后,黑色的云朵被鑲了金邊,未被擋住的光線,照射到四周的云塊上。有的顏色深,有的顏色淺;有的變成金紅,有的變成淺黃;有的是一抹彩圖,有的是一片云團,形狀色彩變化萬端。
   那一片色彩便被調配成千千萬萬種,各種圖景頻繁更替,讓人眼花繚亂。那是色彩的大拼圖,是晚霞的大盛裝,精彩薈萃,光感強烈。講究透視,角度,對比,深淺,寓意色澤,光感,線條,意境。把一塊廣闊的天幕,做了富有創意的揮灑和布置,而且是后現代主義的意識流和魔幻手法。追求速度和變幻,以視覺沖擊和超現實觀感,給人帶來極度享受,空前的刺激,讓人目不暇接,感悟深遠。
   家鄉在我的心中永遠那么美麗,魔幻,心中的那幅美景永不褪色。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