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新春鬧龍燈

新春鬧龍燈

中國人過春節,始于正月初一,終于正月十五。初一之前,有除夕,可謂隆重。正月頭幾天,忙著拜年,十分熱鬧。初六至初十,有社戲,一點也不冷清。歡娛嫌短——初十以后,怎樣收尾呢?于是就有新春鬧龍燈的傳統了。
  小的村子,只鬧兩三夜,匆匆結束。像我們那樣的大村,上千戶人家,得分成近十個“門”,一門鬧一夜龍燈。要熱鬧,更講排場。憋了一整年的勁,此時要在龍燈上釋放出來。哪個門聲勢高,場面大,那個門就可以興旺一整年。
  門長是舉族尊敬的年長男子。另外滿足一個條件:三代同堂,有子有孫。村子里的人對族男族孫看得很重。據說細推上去,全村的人,都來自同一位祖先。他從遙遠的地方遷移至此。如今族人專門設立祠堂,將他的畫像高掛于墻,門口還立碑記載他選址的經歷。
  “龍王”平時被供奉在祠堂里,跟祖宗一起,每逢重大傳統節日,享祀香火。那是一尊木刻金漆的龍形雕像,約一尺多長,氣宇軒昂。平日里布幔圍裹,大家難得靠近。等到春節臨近,就專門有人將龍王“請”出,清掃,補漆,鄭重地被安放在顯眼的地方,四周整日燭火通明,香煙繚繞。
  據說在龍王面前許愿,最是靈驗。我的一個姑婆,年幼之時,大哥當兵去了臺灣,從此杳無音迅。她母親堅持每年在龍王前燒香許愿,希望有朝一日,兒子能夠重新出現在她的面前。她過世之后,這個許愿的任務托付給了姑婆。結果到我姑婆也升格為“婆”之后,許的愿終于靈驗了——她的大哥竟然被找著了,而且還帶了一大家子從臺灣回來認祖歸宗。那時候我還小,沒多少記憶。但是據說臺灣大哥拜訪了幾乎每一位跟姑婆家哪怕只有一點點關系的族人,敘了長時間的舊(恐怕只是他自己片段式的回憶吧),最后鄭重地給每一位見過面的人送上專門從臺灣帶來的禮物。我得了一件掛飾。可惜年代久遠,現在已經找不著了。
  龍王的另外一樣本事,據說是送“子”。在那個貧窮的年代,養兒防老,是很多家庭的觀念。觀音出現的場合不多,于是送子就由龍王代勞了。每年燈會,龍王的前方掛著一個類似古代招親的彩球。企望得子的夫妻,得像偷人參果的孫行者那樣,聲東擊西,趁龍王停歇的時候,半路殺出,飛身將彩球扯下,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逃回家,將之藏于被褥之中。眾人睜一眼閉一眼,假意追趕一番,最后念叨“龍王顯靈”。至于靈驗的次數,后人似乎并無統計。但是我的舅舅、舅媽,十分認真干過此事。如今他們八十左右,長年住在獨養女兒家中,女兒又生女兒,日子過得有滋有味。莊子說:朝三暮四。其實總的數量是相等的,只不過分眼前與將來——現在得的將來也許是失,現在失的將來也許是得,但眾人喜怒便不一樣。拉長了看,神的安排又何嘗不是公正和靈驗的呢?
  家鄉的龍燈是板凳龍,因其“龍”身以數十乃至上百條板凳似的木板首尾相連而得名。連接處為一榫柱。榫柱頂上用橫榫固定,底下長出一尺,鬧龍燈者既可雙手把持,又可令兩條板凳若龍之關節,彎曲轉折。一條木板上面各有兩個固定的燈籠,紅布燭芯。一名壯男子,負責扛一條木板。最前面的板凳連接在“龍”頭上。最接近龍頭的,通常是單戶人家的“喜燈”,燈籠上方用紅絲線連綴。上一年家有喜事,尤其是新添兒、孫的家庭,花錢請人來鬧龍燈。一條燈板請一人。視家庭經濟能力,少則十余條,多則數十條。龍燈規模可以無限變大。喜燈之后是散燈。各家各戶,依男丁多寡,或一條(家有一個成年男子),或五、六條(父親加五子),尾隨其后。“龍”尾扎成龍尾形狀花燈,由族中公派一人扛抬殿后。
  最華麗的地方,當然是“龍”頭。龍王雕像被跪拜“請”出,安放進房子一樣的柜板,四面紅綢遮飾,頂上一圈燈籠,燭光在暗夜里格外耀眼。后面跟著一進柜板,上面雕著飛龍,蝦蟹水族俱全,儼然是龍宮模樣。兩進柜板下方,各有一根粗大的柱子,柱上有橫柱,供兩個壯漢抵肩扛抬。此外,毎根大柱邊上還分別派專人用長木叉幫扶固定。龍頭抬起時,前面鑼鼓、喇叭、嗩吶齊鳴,營造聲勢許久。門長手提燈籠,前后協調。眾人等他下令,喊“起”時,龍頭便緩緩抬起,喊“歇”時,龍頭則徐徐放下。龍頭前行,身后一眾板凳依次向前;龍頭歇息,身后上百人依次將板凳以榫柱觸地,宛如龍伏地上,一溜燈籠熠熠放光。
  板凳龍最大的特點是人人皆可參與。因其游行的路線,已經在白天藉由鑼鼓聲加以公告,所以老人、女人們早已站立在龍燈必經的道路兩旁,等待一睹龍王經臨盛況。心急一些的,徑直跑去祠堂,可以觀看龍頭木雕放入龍燈的儀式。讓人印象深刻的,是這時候的炮仗聲。夜空黑藍色,炮仗爭先恐后飛上去,響徹云霄,讓人想見西方的圣誕老人,自駕鹿車,搖著鈴鐺,派送禮物,既神圣,又祥和。
  沿途各家,要許愿的,早已在門口擺下供桌。主人執燈籠,擎香,直立在道旁。心誠則靈。這一刻,在許愿者眼中,似乎有一條真龍,即將委蛇而來,賜福予他。
  供品依照古禮,為鮮潔的“牲、蔬、果”。豬肉煮熟,整刀置于紅漆托盤之上;鮮魚凍成羹。其余有鮮藕、糯米糕果外加米酒之類,擺滿一桌。正前方兩個大燭臺,中間香爐。龍王到時,家長引導全家人口膜拜。待龍頭停穩,鞭炮齊鳴。主人許愿,幫忙之人分發禮物,一般是白面饅頭,見者有份。儀式完畢,炮仗一聲,龍王起身,吹吹打打,趕赴下一處。
  如此停了起,起了又停,幾乎將整個村子繞遍,龍燈開始奔赴村外,朝著為村莊遮風擋雨的一座小山丘進發。
  離開村子的束縛,鬧龍燈的小伙子們頓時興奮起來。龍頭欲前時,他們拽住燈板,令其往后。龍頭走得慢時,又有人故意送力,頂著燈板往前。燈板連接處,吱嘎作響,背扛的人需用十分的力,方能防止它彎折過來,夾住自己。扛龍頭的人則經受更大的考驗。用長木叉幫扶的人,像皇帝身邊的忠臣,龍頭左傾則左推,右傾則右扶。我甚至想,龍燈的設計,大概也寓意朝廷與百姓的關系——身處廟堂之上,得體恤下情;有時還要讓人民發泄一下,如此才能到達目的地。
  記憶中最美的景象,是龍燈爬上山脊。夜已深,野外一片漆黑。明晃晃、紅彤彤的燈籠,有序地在山上挪動。山脊的形狀,借由燈籠勾畫出來。燈稠處是龍頭,依稀可辨人聲鼎沸。隨后一溜,只見燈籠不見人。誰說中華民族沒有信仰?我們的信仰,是上千年的傳統。
  再熱鬧的戲,也要散場。但是散場前的壓軸戲,最為精彩。近午夜了。龍燈被引回村中央。在一片空地上,樂手們圍在一旁,起勁吹打。龍頭進到中央,龍身依次在它四周圍成圈。這么小的場地,有序擺放首尾相連的百來條燈板,并不容易。但是更難的,是接下來“鬧”的環節。炮仗響時,鑼鼓震天。龍頭依令而行,開始緩,慢慢加快。鼓點急,龍頭飛馳,龍身走馬燈似,漸迷人眼。此時人人摒息,不敢大意,生怕一走神,燈板會折過來夾到自己,或者傷及同伴。如此仿效龍蟠,龍燈一圈接一圈地盤旋,龍頭時而在內,時而在外,直至眾人意興闌珊,鼓聲才開始舒緩。龍頭徐徐立住,開始上下一顛一顫,仿佛心滿意足。扛龍身的年輕后生們,慢慢緩過神來,重現有說有笑的輕松。
  鬧龍燈像打仗,令行禁止,松馳有度。眾人之間,精誠團結。高潮時吹奏樂器盡收,只用大鼓。鼓聲響,龍頭出征。如此三番五次,龍王威風發揮到極致。最后門長令下,大家拿出早已備好的錘子,將橫榫敲出,大柱抽離,燈板分散,燭火通紅,各自回家。那被請來鬧龍燈的,還有豐盛夜宵等著他們。
  龍燈鬧完以后,田野上一般就會開始春意盎然了。綠的苗,潺潺的流水,婉轉的鳥叫聲。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百家飯的味道
下一篇:云朵下的白云寺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