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被騙之后

被騙之后

我那天來得有些早,想著頭一天有些事還沒做完,就早點出發了。剛走進辦公室,同事陳老師就已經坐在辦公桌前了,她正將桌上散落的書本,一本一本地撫平,疊放整齊。陳老師比我大二十歲,是單位的老前輩,本來已經退休,但因為兒子媳婦都沒有上班,也沒有其他收入來源,她就找領導,返聘回來的。這里平時就我一個人上班,雜事一堆,我也樂得她回來幫忙,就這樣,我倆在這里已經合作了十多年了,互相知根知底。我知道她每天早上六點多就要起床,先去菜場轉一圈,將當天的菜都買好,然后急急忙忙回家張羅早餐,早餐做好,還得將兒子媳婦叫起來吃飯,吃完飯又要將家務操持好,才匆匆忙忙趕到單位來上班。
  我當時心里就有些奇怪,陳老師平日都踩點上班,今天怎么來這么早。但接踵而來的工作,讓我來不及多問,就匆匆投入工作中了。
  上午十一點,我洗凈手,摘掉口罩,回到辦公室喘口氣,剛拿起杯子準備喝水,杯子和嘴碰到一處的時候,我的眼角不小心瞥到陳老師,卻見她呆呆地坐著,神情木然,臉上全是淚水。
  我嚇了一跳,不自覺地放低聲音:“陳老師,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
  我的這句話,像捅了馬蜂窩一般,陳老師居然:“哇”地一聲,哭了出來。只見她雙手交疊放在桌上,頭伏在手背上,肩膀一聳一聳的。
  我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也不知陳老師這是要鬧哪出,只得隨手抽了幾張紙,走到她的身邊,一邊拍她的肩膀,一邊問:“咋了,陳老師?你倒是說話呀?有什么事,你說出來,我們大家幫你解決。”
  陳老師并不理我,只顧埋頭哭泣。我也很無奈,只能繼續拍著她的肩膀。出于直覺,我的腦袋閃過無數個念頭,猜測她到底出了什么事。婆媳矛盾,夫妻吵鬧,孫子不聽話,如此等等,不下百種。人到暮年,不外如此。
  十幾分鐘后,陳老師終于停止了哭泣,抬起頭來,不停用手揉眼角,我忙將紙巾遞了過去。
  ““我被騙了。我放貸放了六十多萬,每個月拿利息,哪知道那個公司爆雷了,我辛辛苦苦存下來的錢,全沒了……”
  說完這句話,陳老師似乎是用盡了全身力氣,說完就癱在椅子上。
  我嚇了一跳,一是因為被騙數額巨大,二是因為陳老師能存下這么多錢。她的情況,我是比較了解的,我們同事十多年,茶余飯后,說得最多的,就是家長里短。她的兒子媳婦,是典型的“啃老一族”,兩人都是年過四十,基本沒有出去工作過。有一年,別人介紹她媳婦去上班,工資還沒有拿到手,就伸手向陳老師要錢,買了一個2300的包。陳老師當時有些生氣,問干嘛買個這么貴的包?媳婦振振有詞,說總要買包的,去上班,就買好一點,老板也能看得起人。老板有沒有看得起人,這個事難說,反正兩個月之后,她媳婦就被辭退了,總共賺4000塊回來。一算賬,減去車馬伙食費,還加上買包的錢,倒虧一千。她媳婦憤憤不平:這班上不得,沒賺錢不說,還倒貼。從此之后,再也不去上班,每日只窩在家里,追劇,做指甲,養花。花養得挺好,栽滿了整個房頂。蘭花,紅掌,萬里飄香,一盆盆排列整齊,如同列隊的哨兵,賞心悅目。養花也要花錢,花盆,花肥,都要投錢,媳婦沒有錢,都是陳老師出。氣惱之下,陳老師開導自己,只要不出去打麻將,養點花不算啥。
  陳老師的兒子也很久沒有出去工作了。以前,她兒子幫別人接點房地產工程,一年也能賺十來萬。有一年,接了個稍大的工程,過年時,收到工程款30萬,這下有錢了。她兒子忙不迭地跑到4s店,給老婆買了一輛寶馬,前后花了25萬。又給岳父,岳母各買了一部蘋果手機,又去了兩萬多,30萬差不多就花光了。陳老師很生氣,罵兒子是個化生子。兒子不服氣,說錢花了再賺就是,一家人在一起開心就好。可世事難料,第二年起,房地產大環境急轉直下,再也沒有接到像樣的工程,偶爾做點事,不但沒賺錢,還賠了不少。幾次三番下來,兒子被打擊得沒了信心,干脆啥也不干,天天打羽毛球度日。
  對于這些事,陳老師從不瞞我,跟我說起時,總是氣得面紅脖子粗,卻也無可奈何。總想著將來會好些,可日子一天天過去,卻沒有明顯好轉。為了省錢,陳老師開始對生活動手了。不論去哪里,總是坐公交車。六月天,天上的太陽像個火球,她也總是擠公交,下得車來,滿頭滿臉都是汗,背上的衣服,沒有一根干紗。同事們都勸她:“陳老師,你打個的,花不了幾塊,要不叫你兒子開車送一下,中了暑可不是好玩的。”
  她并不答話,只笑笑。我倒是不勸她。我懂她的脾性,打的要十幾塊,兒子開車送,油錢也要幾塊。她坐公交,有老年卡,免費的。至于衣服,她告訴我,她有十年沒買衣服了。
  “穿不爛的,這衣服蠻好。”她說。
  對于陳老師能存下六十萬,想想雖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領導給我打電話,讓我送陳老師回家。還說單位有十幾個退休老職工被騙了,騙走的錢,多少不等,多的上百萬,少的也有幾萬。其中有幾個老人受不了打擊,已經住院了。
  我想送陳老師回家,可她全身無力,抬腿的勁都沒有了。她似乎也沒有了任何思想,木然坐著,一個勁兒淌淚。實在沒有辦法,我只能打電話給另外的同事,叫他把車開過來。我和同事一起用力,架著陳老師往車上走,她虛脫了一樣,兩條腿沒力氣。任由我們拖著走。好不容易才將她架上車,我們一起去她家。
  路上,我不停地安慰著陳老師,也不知道她有沒有聽見,她只管呆呆坐著,也不答話。我自己也覺得唇舌無用,說出來的話,蒼白無力,連自己也安慰不了,哪里能安慰一個身心經受巨創的人。開車的男同事,平時也是沉默寡言之人,這時更是神情訥訥,車內便是一片沉默。
  將陳老師送回家后,我便接著上班。隨后幾天里,想著這個事,我的心里還是悶悶的,像堵了一塊大石頭。有時候,還會從夢中驚醒,醒來就會想,這要是一個夢就好了,醒來又是愉快的一天。可現實卻告訴我,這一切都已經發生了。
  我也隱隱擔心,陳老師出了這檔子事,只怕不會上班了。到時候又要找個新搭檔,也不知好不好相處。
  卻沒想到,過了一個星期,我剛到單位,陳老師已經來了。正拿著水壺給窗戶上的幾株蘭花澆水,看見我進來,滿臉笑容地和我打招呼。我一驚,問:“陳老師,你錢要回來了?”
  陳老師的臉迅速黯淡下去。我暗罵自己多嘴。她說:“我也想通了,這錢是要不回來了,人家都跑國外去了。怪只怪自己貪心,貪人家的利息,人家圖的是我的本金。前幾天,我給領導打了電話,趁著身子骨還好,再干幾年,存點錢養老用。”
  從那天開始,陳老師又恢復了活力,每天急急地去菜場,匆匆地來上班,忙忙地回家去做飯。偶然也會失一下神。我知道,她又想起了那六十萬,不過她一下子又回過神來,只說要好好工作。
  古語云: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經過此次,陳老師也有了高興的事。她的兒子媳婦覺得沒了依靠,紛紛走出家門找工作去了。兒子小時候就是市羽毛球隊的,現在重拾舊業,找了個球館教小朋友打球,雖然賺得不多,但能走出家門,已是很大的進步。她的媳婦也沒閑著,找了個超市做營業員,每天站八個小時,回來就喊:“累死了,累死了……”可睡上一覺,第二天又去上班了。
  陳老師看著家里的變化,打心眼里高興,每天樂呵呵的。跟我絮絮叨叨,說著說著,眼淚又淌下來。不過她說,這是高興的眼淚,覺得日子又有了盼頭,她雖然沒錢了,心里卻更快活了。
  我也為陳老師高興,老百姓家的日子,有時候真的不在乎錢多錢少。就盼著一家人都有事做,心往一處想,力往一處使,這就是最大的福氣。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父親的鳳凰山
下一篇:3800年之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