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外婆的海

外婆的海


  當你打開它,您就走進了一個童話世界:陽光、沙灘、海浪、仙人掌,還有一位老船長。
  外婆的海,是我童年生長的地方,如仙境。若留存到現在,將是最熱門的網紅打卡地。那里有神秘的紅巨石,大片的金色沙灘、海中泉眼、鵝卵石墻壁、開滿藍色雛菊的懸崖、輕巧漁船、結網的姑娘、海軍營房……
  但都已不見。
  破壞只需一瞬間。三十年前,一場浩大的人工填海,埋藏了清新自然的風景。外婆的海,被割裂成一塊塊方池,人工痕跡處處可見。如今,更是滿眼陌生,即便窮盡所有的想象也難以還原先前的模樣。唯有回憶流淌成文字,才配得上它曾經的質樸美。
  回到原點。
  外婆的海在呼喚我,
  那一天,小小的我與往常一樣享受著沙灘日光浴,兩只小腳被溫暖的沙子包裹,“沙”被蓋著我的小肚皮,只露出小腦袋與藍天對視,看流云飛散又聚合,幻化出各種奇妙的動物、人形,如同看一場浩大的露天電影。云朵里有故事,編劇是我,導演是風,演員是云。
  耳邊窸窸窣窣響著沙蟹的忙碌,它們從深深的洞口不斷扔出小沙球,傻傻的樣子像極了伙伴們捉迷藏;海鷗低飛,歌聲并不優美,尾音下滑,像幽怨的女鄰居在哭訴,但它的肚皮很美,如云朵一般白和柔。偶爾,它們的翅尖會掠過我的鼻尖,如被輕柔的風吻過。一切平和又美好。
  人工填海。
  突然,我警覺起來,沙子陡然滑落。我轉動著腦袋去尋那嘈雜的聲音。機器的轟鳴聲混響著由遠而近逼來。
  此刻,貝殼們定是驚恐地關閉了兩扇小門,躲在深深的泥沙里;身邊的小螃蟹慌忙出洞逃離,細小的腳從未如此慌張,差一點與同伴撞車。我眼前的海洋世界,躁動不安。我眼里盛滿驚恐,漸漸看見數不清的拖拉機亢奮地吐著黑煙、幾百輛挖掘機扛著巨螯壞笑著駛來,車上黑壓壓的人如聚集在一起的蝌蚪,不斷搖晃著腦袋。他們在逼向廣闊的海洋……
  人工填海,開始了。
  從此,機器占領了我的沙灘,也在漸漸占領海洋。一旦退潮,所有機器與人一涌入海,加緊開工,挖掘、拉土、炸礁石、筑堤壩。
  廣闊的海,被分割成滿目方形的養殖池,池上建了棚子、壩上生了雜草,還開出了咸澀的花,瘦瘦的搖擺在海風里。有幾次它們突然低首,定是打了個噴嚏。它們哪里適應這濕漉漉咸澀澀的海洋生活呢?
  外婆的海在我眼里漸漸變得陌生。海中泉也早被亂石填埋,我曾喝過它的水,潮漲它掩身,潮落它顯現,甘洌無比。
  我努力尋找自己的腳印,幾乎都被巨石和沙土掩藏。金黃的沙灘遺留著黑乎乎難聞的柴油,我卻步后退。再也無法徜徉日光浴。
  還好,我還依然認識那奔赴岸邊的藍色一吻,堆砌的劈浪石蠻橫地把它們摔成千堆雪。一傾汪洋被分割成無數池塘,局促的海水蕩漾著,如困獸一般,沿著四壁拼命往上爬,但終究是風太小,墻太高,疲憊地落下,如重重地嘆息。墻外的海水呼應著、澎湃著,安慰著曾經齊頭并驅的伙伴。
  人類搶占了海的空間,把它步步逼遠了岸。
  峭壁風景。
  那岸邊哦,曾是天然峭壁,蜿蜒幾里,高高低低長滿了成片淡藍色、金黃色的野菊花,如披著盛裝的新娘,藍色的海是她的依戀。它在春天播下夢,夏天,在綠色中守望,九月用五彩斑斕裝飾了整個秋。
  懸崖邊駐扎著海軍連,神秘又令我們向往,他們把最藍的藍披在身上,軍帽上的飄帶,連著四季的海風。我和小伙伴們看日出、趕海,常常要經過營地附近,不由得挺直了身板走路,有時恰好踏著他們訓練的口令,那就更神武了。
  我們站在這高高的地方,喊太陽、迎白帆,再順著懸崖邊踩出的小路遛遛地下到沙灘,最后一步總是跳躍式,沙子會溫柔地接住靈巧的身體,我們如同魚兒躍進海面。
  自由、快樂擴散在天海間,有些魚兒按捺不住它們的喜悅,忍不住跳出水面和我們比比高,耍耍帥,于是海面上就熱鬧起來,銀光閃閃。那些光點始終亮在我的腦海里,如同跳著好多魚兒,浮現兒時的回憶。
  那個稀疏黃毛、大額頭、凹眼睛的小姑娘被大家可可愛愛叫成“小列寧”,如今已是黑發如瀑,經歷滄海。
  姥姥最終生了病,在人工填海的鬧鬧哄哄中走向了生命的終點,尋得最安靜的一處。姥爺也終究沒等到我成家,帶著對海洋的藍色故事與外婆相聚、長生。在那里,大概也有一片外婆的海,大概是一片熒藍色。
  回憶再次從外婆的海里蘇醒……
  寄養——生長愛。
  時光的杯里盛滿思念。外婆家柴米油鹽醬醋茶,摻著憂傷、貧苦,也溶著愛、暖、趣,掛在杯壁上,在歲月里長出青綠的苔蘚,柔柔涼涼,鮮活而充滿生機。
  回到生命的原點,
  我的心永遠藏著外婆海,廣闊、美麗、神奇,世界之最。海風浸潤了我的童年,夜夜枕著海浪入眠。成年后,若心中翻騰起萬丈思念,我就直奔海邊,閉上眼睛一直聆聽波浪聲聲。其中混雜著魚兒的翻騰、海水灌進石洞里的汩汩返流,大朵浪花的綻放與回落;前浪與后浪的碰撞低語……我會熱淚盈眶,它的廣博如外婆的心海。
  那時,母親幾乎不能下床,可想而知,她的身體有多么糟糕。爸爸每日騎行去石臼教學,我就只能到外婆家里去生活。自此,豐厚我生命的日子即將開始。
  這個小小的漁村有姥爺的五個弟兄和他們各自繁衍的家庭。如大樹開枝散葉。起初大有人搬到這里純粹是為了出海打魚方便,后來就一代代定居在這里。
  平日里,大人們忙碌,海就常常陪伴我。海浪常常為我奉上壯闊或溫柔的表演,我小小的心里裝滿了澎湃和燦燦星河,也常常出神地看著被撞擊的礁石,它發出堅毅的低吟,把滔天巨浪瞬間揉碎為點點水花,如珍珠般灑落,又回歸海洋;金色的沙子,軟軟地親吻著我的雙腳,陣陣溫暖和安全感從腳底出發直至頭頂,心里升起溫暖的一束光,我知道那是愛的味道。
  一個小小的孩子寄養在外,竟然沒有一點孤獨感,更談不上什么委屈。因為這是一群特別樸質、善良、堅毅的漁民,是他們讓我的生命更加完整和豐厚;是他們教會了我如何去愛別人和面對艱難困苦;是他們用全身心示范著搏擊風浪獲取生存的力量和機會,在黑暗里尋找生命的光點,平安回歸。
  后來,我對生活的無比熱愛與對理想的追求與堅持,都與之有關。
  我把這段時光稱之為“海洋生活”,它讓我看到了溫柔和剛毅的力量,生長出感恩與責任的花朵。
  我愛外婆的海。
  
  (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