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買魚

買魚

一大早,陽光就像一個青壯年,渾身冒著騰騰的旺火力,將如火的色彩涂上了客廳西墻,一片光亮,晃晃得直逼人眼。
  六點多了,我出門買菜,先去肉攤上買了三根小排,另外又買了一條肥瘦相間的五花肉,有肥有瘦,這樣燒出的紅燒肉油光锃亮,精肉也不柴,愛吃肥的或喜啃骨頭的,各取所需,皆大歡喜。
  光肉也不行啊,還得買些其它菜,于是打算到小區里另一個賣菜點去看看,還沒到店門口,就看見路邊臺階上擺有兩個攤位,一個攤主五十多,一個看上去七十多,尼龍袋鋪在地上,上面擺了些當季菜,一般這些都是自家種的,偷偷擺個攤,因為沒有攤位費啥支出,價格會相對便宜些,而且自家種的,感覺總比那些批發的大棚菜要好吃。
  于是停下來:“這白菜多少錢一斤啊?”那個滿臉堆笑看上去比較和善的大姐抬起頭,幾綹劉海濕噠噠的,有氣無力地粘在她那有些皺紋的額頭上,鼻尖上冒著細密的汗珠,兩頰紅紅的,看來已經忙活了很久了:“你啊要,自家種的,好吃,你要就便宜點給你吧。”我看著不錯,就拿了一棵,這時瞥見旁邊紅塑料盆里有三條魚,在水中波啦啦地甩尾,較常見的鯽魚要細長些,尾部有一點紅。
  “這是青陽河里釣到的,野生的。”
  喔,我心想著,難怪,原來是野生的,記得上次我親家母給我的幾條野生鯽魚就是差不多這樣的,比一般的鯽魚要狹長些,看上去更精神活潑,這野生的肉質緊實細膩,紅燒吃異常鮮美,遠勝于養殖的鯽魚。于是心動了:“這魚多少錢一斤?”“給你六塊吧,賣掉我好早點回去。”一聽六塊,心想:啊,不會吧?這么便宜的啊?記得鯽魚一般要十幾塊一斤的啊?哈哈哈,看來今天來對地方了,撿到大便宜了。于是我高興地說:“三條都買了,你也可以早點回。”一稱,二斤二兩,“算你二斤吧。”見攤主如此豪爽,我也不能讓她太吃虧吧,于是多給了一塊,付了十三塊。“老板娘直爽人!”攤主夸我。這時旁邊那個賣菜阿婆看了我一眼,我覺得她一定也覺得我這個顧客不錯,就是可惜了沒光顧她的^
  喜滋滋地回家,迫不及待地給老公炫耀我買到的野生鯽魚,這么實惠今天應該沒話說了吧,平時陪我去買個菜,回來路上就一直說我是個“洋森”(無錫方言,意思類似傻帽),一天到晚被人宰個。今天一定沒話說了,別人買一條的錢,我買了三條,而且是野生的哎。他找了眼鏡戴好,端起一看:“這個不是鯽魚吧,應該是鯉魚。”“不可能,鯉魚嘴邊不是有兩根須子的嗎?”“這個是鯉魚苗,小,還沒有長須呢?鯉魚么要大的才好吃的,這么小的誰要啊?你又給人宰了個洋森!”我不死心,這個明明就是鯽魚的模樣啊?見我不信,他把一條魚拿起來,指著魚嘴說:“這個嘴巴和鯽魚也不一樣,你看看,它兩邊嘴角是往下彎的。而且尾部上顏色也不一樣,有點紅的。再說,別人都傻啊,這么大的野生鯽魚賣你六塊一斤啊!”我嘀咕著:“我又沒有看見過鯽魚的嘴。”還不死心,打電話給權威——我老媽,讓她抽空過來看看。結果,哎!“野生鯽魚的顏色偏白,在陽光下會出現黃色,且背部較高,你這個一看就不是啊,虧你是個教書的,連個魚也分不清。”老媽的神補刀,讓我心碎了一地。
  好心情沒了!!再回想起買魚的經過,的確那個賣魚的阿姨沒說過這是鯽魚,只說過是野生的,是我自以為是的想當然,以為這就是鯽魚,相信自己撿到便宜了。而那個阿婆看我那意味深長的一眼,現在明白了:是在嘲笑我傻,買別人都不稀罕的鯉魚苗,還興高采烈地多付一塊錢!
  燒的興趣蕩然無存,尤其聽說這魚還要抽筋,不然很腥的,就恨不得一扔了事。老媽忙阻攔:“我來燒,燒好了也好吃的,不要浪費。”在一陣的噼里啪啦聲中,老媽開始燒,濃油赤醬,燒完香氣撲鼻,我老公夾了一塊:“還蠻好吃的,肉緊實的,的確是野生的,十幾塊錢一大盆,也不冤枉。”
  而我看著這盤魚,卻沒有一點食欲,感覺那冒著的熱氣都在嘲笑我的無知可笑:我竟然也會在誘惑(便宜)面前喪失了理性的分析力和判斷力,一直說天上不會掉餡餅,這次卻可笑得以為就掉到了我頭上。平時還常規勸老爸老媽不要貪小便宜,不要被幾個雞蛋幾袋洗衣服所“折服”,上了那些人的當,今天的自己也成了“有嘴說別人”的那個人!!可笑啊!也為自己知識的淺薄而汗顏。雖然是曾經的農村人,可是離開土地河流太久了,就像現在的城里孩子一樣分不清韭菜麥苗,對萬物的感知變得麻木和淺薄。一知半解,自以為是,患上了很多現代人的通病。可嘆啊!
  買魚買出了一個笑話,也得到了一些教訓,失也,得也!!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