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識佛渡馬燈舞

下午四點左右,我們踏上了這個觀音曾經落腳過渡過的佛渡島。位于舟山群島南端普陀區南翔海域。
  這是一個原生本色,古樸純正的島鄉,島景海光清新自然,帶著一種原始的蕪雜和寧靜。
  晚飯之后,虞主任帶我們去永勝村的文化禮堂活動。想不到在這偏僻的島鄉還有這么個文化禮堂,高高的舞臺,大大的廳堂。禮堂四周掛著文化活動的圖照。我看到舞臺右側的墻上掛著一首歌譜,表明為佛渡永勝村村歌,歌名為:幸福馬燈永勝情。第一段歌詞寫道:“東海茫茫佛渡島,古村永勝藏山坳。山清水秀新漁家,幸福馬燈舞逍遙。”從歌名到這第一段歌詞都說到“幸福馬燈”,心有好奇,就請教主任。他笑著說,這馬燈可是永勝村傳承的民俗特色,這上面有展廳有專門展示,明天來參觀探訪。
  第二天,我們又來永勝村,進入了馬燈展示廳。虞主任指點著那些文字圖板和展品進行著解說。我認真聽,細細看,步步獲感,不不禁心有所喜。
  馬燈舞,小時候,我在老家也欣賞過。只是老家后來不大時興,故而很少看到。應該說馬燈舞是曾經流傳很廣的一種民間歌舞。《新唐書·禮樂志》有這樣的記載:“玄宗尚以馬千匹,盛飾分左右,每年秋節,舞于勤政樓下。”“腕足徐行拜兩膝,繁驕不進踏千蹄。髤髵奮鬣時蹲踏,鼓怒驤身忽上躋。更有銜杯終宴曲,垂頭掉尾醉如泥。”那是唐代詩人張悅在《舞馬千秋萬歲樂府詞》中描寫的“舞馬”奮首鼓尾,縱橫應節,隨數十迭樂曲舞動景象,可見唐時馬燈舞衣飾興盛。而佛渡島上,據說在明清年間,就已經有新春“跑馬燈”的習俗,該有300余年的歷史。300年的歲月,佛度的馬燈舞出了佛渡人生的意志和希望,舞出了佛渡人積極樂觀一往無前的精神。300年的歲月,佛渡人把馬燈精神傳承至今,載著新的時代意蘊,保護和延續著馬燈文化精髓。
  看到展廳中有《馬燈調》歌詞一例,便拍錄下來:
  百花鬧春馬兒跑,唱響佛渡馬燈調,廣場社區庭院街巷
  ……哎格楞登喲,龍舞獅舞大道涌,彩船燈會喜相邀。
  馬燈調唱得正月喜氣鬧,馬燈調唱得好運滿城飄,
  馬燈調唱得鯉魚跳龍門,馬燈調唱得財神滾元寶。
  ……
  唱不夠喲馬燈調,輕輕柔柔飄進心坎九曲橋;
  聽不夠喲馬燈調,飄飄悠悠故鄉山川夢中搖。
  這顯然是新填寫的歌詞,表述著民眾的喜悅之情,寄托民眾的美好祈愿。在演唱聲中,在鑼鼓器樂的伴奏聲里,馬燈舞起,騎馬揚鞭,奮進圍轉,穿梭奔騰的景象,蘊含著豐富的精神意韻。以馬燈為道具,有著萬馬奔騰,馬到成功的含義;可以象征氣象萬新,興旺發達,而歌詞寫出了迎新接福、欣喜歡悅和對美好前程的展望,而馬燈舞動把“群嗎閃耀豐年兆”“敢教陳村換新貌”的那種“勤勞質樸圖奮進“的精神,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
  再看那實物展示。那紅、綠、白、黃、黑五色的“高頭大馬”并立一起,漂亮而又氣勢,引人注目。而舞馬燈者扮演的,是大唐薛丁山、樊梨花等五將的裝飾。這裝扮既可以體現佛度的馬飾承繼唐朝馬燈發展而來,同時也體現他們對大唐英雄的奮勇精神的欽佩和傳揚。這應該永勝村馬燈裝飾的特色。
  而佛渡馬燈的與眾不同之處,都是“活馬”,頭部能轉、能擺動。串馬燈的時候,牽著馬繩,隨著音樂的節奏,馬頭動起來,馬就如活了似的靈動。而馬燈要活,就在于要扎出“活馬”,而扎出“活馬”的關鍵在于貫穿馬頭和脖頸的竹條,這條隱藏在外包內部的竹條是活馬的主心骨,自然也是扎馬燈最難之處。16歲開始苦學有著60多年扎馬燈經驗的是80余歲的馬后成老人,他現在一把技藝傳遞給了稍年輕的一代,他們就接過了老一輩手中的竹條,扎出了“活馬”。聽說他們如今又帶起了更年輕的徒弟。就是這樣一代代的傳承,佛度的馬燈成為了特有的海島風情,成為了出類拔萃的民俗技藝。
  一個漁村能有特出的民俗特色文化的弘揚,一定是有著歷史和社會的根基,有歷史才有意境,有社會才有動力,人是文化傳承的基本動力,人員的承接是傳承的活水,而社會的根基就是民眾的祈愿,民眾的熱枕參與,與時俱進,讓民俗文化貼近時代脈搏,展示民眾現實的心愿,以陳出新,長盛不衰。沒有了這些,傳承不可能,發展也不可能。佛渡人用永不中止的馬燈舞詮釋著這個課題,演繹著文化遺產保護的生動故事,耳邊似乎響起他們的村歌第二段:
  “黑馬英武志氣高,紅馬彪悍福星照,白馬俊美起羞澀,
  群馬閃耀豐年兆,幸福馬燈大家跳,佛渡情歌海島飄……”
  這看似平俗的歌詞,卻包涵著深刻豐富的意味,不同的個體展示不同的風采,“群馬”會聚,方能創造豐收的業績,共同幸福,同奔小康,海島的民俗文化在美麗海島發建設中弘力揚程……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紫色的風鈴聲
下一篇:買魚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