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紫色的風鈴聲

紫色的風鈴聲

獨特的喀斯特地形地貌,山高石頭多,人們散居著。所以,桂西山區的人家,是用一條彎彎曲曲的山路串連在一起的村落。
  山中歲月悠遠而漫長,大山深處的人家似乎過著與世隔絕的日子。
  他和她理應屬于表兄妹關系,原因是,他的奶奶和她的奶奶是姐妹關系。只不過,他的奶奶在很早時候就去世了,這個說法是有根據的,他奶奶去世時,他的父親不到五歲。所以,他自然沒見過奶奶。
  他和她的這層表兄妹關系更像一個傳說。
  因為他的奶奶去世得很早,再加上他的爺爺十分清貧,他和她的這層表兄妹關系很少被提及。
  他只不過是個20歲出頭的毛頭小伙,懵懵懂懂中,對這層表兄弟妹的關系表達得稀里糊涂。
  她的家境也十分坎坷。父母早年離異,母親改嫁、父親也一走不知去向。她和她的妹妹是爺爺奶奶養大的。
  人窮氣短,他和她的這層表兄妹關系像水一樣,很淡,從來沒有來往,或者說,他根本就不認識他,她也不認識他。
  忙碌而貧瘠的山村,人們各自走向自己的土地,耕耘著各自的山中日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歸,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巴掌大的土地、腳掌大的石縫,艱難地生存著一代又一代的山里人。
  走向土地的山路更小、更彎,那片石漠化的山窩,足跡罕至。比如,他家位于蔭山的那片石窩地,除了父母每年耕種走上一次,收獲走上一次,便再也沒有更多的腳步。
  石窩地里生長著年年相似的玉米,看天吃飯,雨水好的年份有收獲,雨水不好的年份,雜草長得比玉米還高。
  他總認為他家是貧窮的,所以他很少出門,窮人家的孩子往往少受待見。
  這,他有自知之明。
  可是,他忽略了一個問題,他的表妹應該更堅難,原因很簡單,他的表妹沒有父母,只有年邁的爺爺和奶奶。
  山里人最基本的生存方式,就是需要有力氣。
  彎彎曲曲的山路忽上忽下,每一步都邁著艱辛。他的父母可以把農家肥運送到最高的那座山峰,她年邁的爺爺奶奶就沒有辦法了。
  山里人走出大山的方式就是讀書,這是大山的注定。只是,山里的孩子往往讀完小學就回家做農活了,最多就是升入初中,初中畢業的、沒畢業的,就前往沿海地帶打工或隨著大人們進入工地。在某個程度上說,讀書改變命運的說法讓山里的人們感到一片茫然。
  人在逆境中往往更加專一,他家境貧寒,他沒有多余的一分錢走進粉店、走進熱鬧的市場。他只能走向那書籍碼滿課桌的教室。所以,他的成績非常好,從來都是名列前茅,得到無數的表揚。但,這些表揚對他來說,似乎沒有太多的用處,因為,他的口袋里從來都是空空的,沒有多余的一分錢。
  過年了,他和弟弟們的最大收獲是父親會為每人買一盒有著紅、黃、綠三種顏色的鞭炮,然后,他和弟弟們會小心翼翼地把鞭炮解散,很珍惜地、一粒粒地燃放。
  一粒鞭炮的響聲會在山谷中回蕩幾次,這種回響聲代表著一份榮耀,這份榮耀自然歸功于那個點燃鞭炮的小孩。
  他的父親總是嚴厲地教誨,“不要亂去別人家,我們窮,人家嫌棄。”父親的教誨讓他的最大快樂僅限于和弟弟們點燃手中的那一粒鞭炮,一粒鞭炮的響聲,傳遞著一種存在。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國家還存在著包分配政策。于是,山里的孩子們很少讀高中考大學。原因是,讀高中花三年時候,讀大學再花四年時間,山里的家庭負擔會更重。大人們總希望自己的孩子考上中專,盡快參加工作,盡快減輕家庭負擔。
  他的成績非常好,很順利地便考上了公費中專。
  雖然進入城市讀書,但山里那些彎彎曲曲的山路他依然記得,畢竟,多年的行走讓腳步自始至終都是熟悉的。
  沒想到,四年的中專畢業后,國家包分配工作的政策改變了。
  自主擇業對他來說是個天大的難題,因為他除了會搭乘去往城市讀書的班車,只能在山里那些彎彎曲曲的山路上行走。他的父親更是陷入沉思。
  21歲,無業,他開始為將來發愁,以后將如何工作,將如何娶妻。為了讀書,早已家徒四壁。難道四年的中專白讀了嗎?他仍然堅信,總有一天他會找到一份工作,不再行走在那些彎彎曲曲的山路上。
  山里的春節還是老樣子。除夕的飯桌上,一定是臘豬腿肉、夾心三角豆腐、一只大肥雞,這是山村千年不變的味道。
  無論活如何忙碌,春節從來總是一個值得期待的日子。因為,春節期間,山里的人們都會放下農具,盡情地熱鬧,有吃不完的肉和白米飯,這是山里人辛苦一年的犒勞。
  或守在溫暖的火爐旁,或坐在豐盛的飯桌上。孩子們盡情地奔跑玩耍,山中時不時有鞭炮的響聲。
  未婚的青年男子喜歡三三兩兩結對游玩,這是春節期間難得的休閑。從這戶到那家,從一個寨子到一個寨子。山里人叫做“逛寨”。
  彎彎曲曲的山路上,突然間多了穿著時髦的年輕小伙。有外出讀書回來的,有外出務工回來的,還有那些外地男子到女方家拜年的。
  他的父親不再嚴厲地教誨他,畢竟他已經21歲了。于是,他也跟著寨子上的小伙“逛寨”。
  山里的小伙“逛寨”的一個特點,總是往那些有年輕女孩的人家。然而,他卻從來沒有理解其中的意味——談戀愛、找對象。
  山里雖然還有媒婆,但不再是那種沒見面就結婚的習俗了,相中對方,再請媒婆出馬。
  年輕的女孩也非常期待有年輕的小伙上門玩耍,就連女孩的父母也非常歡迎。
  對于他來說,跟著寨子上的年輕人“逛寨”不是為了談戀愛和找對象,而是為了打發回家這段漫長的春節。不用想象,春節后,他會帶上行囊,到沿海地帶“自主擇業”了。所以,這段時間對他來說,是一個擔憂的日子,他必須思考,因為他畢業已經快滿一年了。
  走在彎彎曲曲的山路上,四個年輕的小伙漫無目的地走著。一個在讀大學,一個初中輟學,還有一個小學畢業務農,另外一個就是他,中專畢業待業當中。
  他們是從小一起玩長大的,從屙尿和泥到精神小伙。
  小學畢業務農那小伙有“逛寨”經驗,他把另外的三人帶到一戶獨居人家。
  獨居人家居住在一個山坳里,左右都是山,前面的山谷是一片已經收獲了的平坦土地,后面連著一個深深的峽谷。
  桂西山村的農舍大都是木制的,風很容易便從木制的縫隙中吹進房間里。
  他依稀記得,這戶獨戶人家跟他有著親戚關系,這還是小時候他爺爺無意中提及的。
  獨戶人家在桂西山區非常普遍。相對來說,這戶獨戶人家地處大山十字路口,過往的行人較多,獨戶人家還經營著一個小賣部,但商品極少,只有鹽巴、味精、還有一些燃香之類生活必須品。
  獨戶人家有爺爺、奶奶,兩個孫女和一個二叔。
  他問,“我聽老輩說我們是親戚關系?”
  她答,“是的。”
  他說,“我們太窮了,不敢來走你們。”
  她說,“那我們呢?”——她的意思是她的家境更困難,更加不敢來往。
  “我們來打撲克吧?”她搬來桌子。
  玩的玩,看的看,不知不覺天已麻黑。
  春節,每家每戶都有吃不完的肉。二叔很快就把晚飯做好了。
  其實,他的酒量十分有限,只是,經不住二叔勸酒,很快,他便迷糊了。
  彎彎曲曲的山路不便夜行。獨戶人家安排他們住下。
  轉眼間春節便過去了,他收拾最簡單的行囊,回頭看一眼那千年不變的山村,登上那可以擠破頭的綠皮列車。
  沿海的人才市場里,人頭攢動。他簽約一家外資公司,公司的主營業務是生產出口電器及配件。他畢竟是中專學歷,而其他的打工者大都初中沒畢業,是地地道道的農民工。
  到了公司才發現,他所學的財務管理知識根本派不上用場,外資公司的合同大都是英文,他又看不懂。
  人事部經理決定讓他到車間擔任計件員。
  對于一個從桂西大石山里走出來的孩子,盡管沒能找到稱心如意的工作,但他來說,這份來之不易的工作還是十珍惜的,他把每種電器及配件的明細記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盡管這項工作沒用到他的半毛專業知識。
  很快,人事部經理便開始讓他著手財務會計工作。只是,外資公司的財務記賬和國內財務記賬的方法仍有很大差別,而且會計的目錄也不完全一致,很多原始憑證都是英文的,這讓他傷透腦筋。
  于是,他下定決心自學外語。
  本身就有一定的外語基礎,學起英文來不算是太難的事。
  白天上班,晚上自學英文。漸漸,他開始讀懂英文并在口語方面有了很大的進步。
  來自四面八方的人,而且還有許多外籍人士。他在一個陌生的世界里頑強地生存著。
  時光如流水,轉眼間一年便過去了。九十年代,收入并不多,為了省錢,他決定不回老家過春節了。還有,他實在無法忍受綠皮火車那股下水道的味道。
  于是,他只能想著山里那彎彎曲曲的山路,想著父母日漸彎曲的身板,想著春節那些“逛寨”的經歷。比如,他是否曾睡在她表妹的床上?
  人才競爭越來越激烈,公司的招聘條件要求,必須具有大專以上的學歷。他開始感覺到危機。
  于是,當他完成大專自學課程后又開始函授本科學歷,他的努力要比年輕的大學生多上數倍。
  春復秋冬,寒來暑往。
  當他手握研究生學歷、注冊會計師資格、坐在公司財務總監的位置上時。他又想起了山里那彎彎曲曲的山路及“逛寨”點滴。
  他確定,他睡的是她表妹的床。因為,表妹的床上掛著紫色的風鈴,晨風輕拂,發出一串串“叮鈴鈴”的聲音。
  只有女孩子才會那么細心地在床邊掛上風鈴,并且是紫色的。紫色代表著愛情和浪漫。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故鄉的老井
下一篇:初識佛渡馬燈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