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東方山攬勝

東方山攬勝

東方山的名稱,有兩種說法。一曰來源于三國時期的地域方位;一曰東方朔曾結廬于東方山小住。東方山最后成為佛教名山卻因弘化禪寺。我有幸住在東方山附近,每天做飯遠眺時可以看到山頂的琉璃塔。于我,每年下雪時去東方山看雪是最美的事情。
  2020年冬天的第一場小雪來得比較早,我惦記山路上寺廟旁的那株梅花。古人素愛踏雪尋梅,雖無盈足之雪可踏,有梅可尋實在是一件雅事。梅樹依然在古廟黃墻黛瓦的屋角靜立,已開花數朵。晶盈的花瓣,似玉琢一般,暗香浮動殘雪中。想那昨日雪舞梅影的景致,不禁于心里嘆息:來晚了!
  東方山寺廟眾,有20座之多,有著湖北省最大寺廟群。嗅過臘梅的幽香,沿幽靜的后山登頂。高大巍峨的琉璃寶塔一直在前方指引。東方山琉璃寶塔高81米,塔身為罕見的“佛塔”融合結構。塔基三面為49米高的銅質藥師佛像,造型雄奇瑰麗,佛光熣燦。此塔雄踞東方山之巔,方圓數公里都可以看到。我曾在磁湖的落日下驚嘆于它的遠影,也曾在遠遠的高速公路上被它牽引視線。
  來到一處古亭,上書“東涼亭”。此亭高柱飛檐,兩層檐上積著較薄的一層雪,翹角的地方想是位置太陡太小,站不住一片雪花。檐角下的鈴鐺在風里叮叮咚咚地響幾聲。中國古典韻味的涼亭最適于雪花的停留,它可以把雪花堆集出層次感。亭子旁邊的石獅子,在頭頂和鼻子上突出的地方各頂著一層殘雪,凝重的表情霎時可愛起來。隨著石獅的視線,對面山頂上古塔的麗影矗立眼前。東方山不僅寺廟多,佛塔也多。
  經過十二生肖石像,石像身上皆覆蓋了青苔,立在路邊,一個個像是《西游記》里受了孫悟空欺負的東海龍王,讓人忍俊不禁。青苔是光陰的唇印。
  從后門進入弘化禪寺,竟別有韻味。一陣寒風撲面劈來,斜坡的花壇里,一些草和葉子被雪淺覆了一層,幾棵紅楓就那樣艷艷地從花壇斜伸向黃墻紅柱灰瓦的佛殿屋頂,單檐歇山頂斜坡的瓦楞上,一楞一楞的雪隱約其中,頗有白雪紅梅的視覺震撼。太陽正從白云里射出溫暖的光芒,仿佛要渡化歇山頂戧脊上的銅質小獸。另一處檐角,臘梅的瘦枝靜靜地斜在勾檐的黑瓦上,花瓣清淺的黃里泛著玉的光澤,似乎被陽光刺透。透過疏枝,天是藍的,瓦是黑的,雪是白的。我看見粗衣布袍的僧人在漫天飛雪里掛一個紅的燈籠,在晨鐘暮鼓里放下相思。梅花出塵脫俗的香味洇染了他們的木魚和經文。
  弘化禪寺占地面積4800平方米,建筑整體結構遵循佛寺建筑的統一格局,選定中軸線,兩側建造配殿、佛堂等輔助性建筑。山門內數步便是石橋甬道,兩旁皆為白玉欄桿的放生池。欄桿滄桑光滑,池內錦鯉游戲,水上假山嶙峋,七層石質玲瓏寶塔立于假山石上。寺內分布有天王殿、鐘鼓樓、寶峰招提殿、地藏殿、觀音殿、大雄寶殿、祖師殿等。祖師殿后有陸氏宗祠,是歷史悠久的古宗祠之一,建筑留存以徽派建筑為主,呈現明清兩代土木工藝。
  整個弘化禪寺給人布局緊湊、規模宏大的感覺,回廊幽深,相互貫通。兩邊建筑皆在林木之中,渾然一體,有深山藏古寺的神秘,也有天地和諧之氣象。禪寺鎮寺之寶為宋初沉香木祖師像和一尊緬甸產釋迦牟尼佛像,寺內還有祖師舍利塔金塔頂和塔林、碑刻等。弘化禪寺內的銀杏有1200多年的歷史,為祖師智印親手所植,見證了寺廟在朝代更迭和幾經火劫中的風雨滄桑。祖師殿后檐墻邊的“靈泉卓錫”古井,傳說為當年智印和尚插地為泉所成,是東方山古八景之一。
  站在“三楚第一山”的山門前放逐視線,石階陡峭,信眾三跪九叩,懷著一步一蓮花之心艱難而上。兩邊皆為白墻灰瓦的仿古建筑沿地勢逐步抬升,斜頂上的雪皆有薄的一層,飛檐的尖卻皆顯露出來,于素白里盛放出古樸典雅之美。臺階中央,就是“月涌禪關”的著名景點。此景點為一亭一石,名字卻有詩意。據傳此陡峭地帶以前為一長約千米的大峽谷。想當年智印大師此處參禪,月華如水,白云飛渡,把自己化為磐石的身姿和寧靜的月光,該是怎樣一幅若真若幻的禪畫。
  東方八景還有一景為“白蓮頻開”。白蓮在寺內的白蓮池,據傳從佛國印度引進。此蓮含苞卻不隨意開放,非到夜深人靜時傾聽和尚誦經的聲音和木魚的清音。那支白蓮也許在每個人的心中,我沒有見過。我曾在弘化禪寺內見過水缸里的睡蓮,開著紅的花。廟里該是有蓮花的,佛門的蓮花寶座總閃著金光。
  弘化禪寺雄踞東方山之巔,屬佛教禪宗之臨濟宗佛殿。唐憲宗于元和二年(公元808年)詔德聰和尚參予朝廷法會,御賜法名“智印”,賜紫衣金缽,為山寺題名“寶峰招提”,佛名因之大盛。自唐起至宋、元、明歷代均有皇帝詔見寺廟住持,御賜寺名,以至寺廟數易其名,至1466年明憲宗賜名“弘化”沿用至今。要看懂東方山這處佛教圣地,需要做足準備功課,它的一個屋檐,一尊菩薩,一柱楹聯都迷漫了歷史的煙塵。游過東方山弘化禪寺,見過路邊或者林草之間的石塔,以為是工藝品,實則是佛教的塔林,心里不禁慚愧不已。
  “三楚第一山”之手跡為康熙王朝武英殿大學士余國柱所題。余大學士是我的大冶鄉黨。他之所以敢稱東方山為“三楚第一山”,除了類似于李白望廬山瀑布的那股豪邁之情外,更因了他站在東方山攬勝垴,靈魂的雙目看到了大冶老八景的西塞懷古、金湖湛月、龍角朝暾、鳳嶺松風、雉山煙雨,此外還有對家鄉的滿腔深情。
  如今我站在攬勝垴,一如當年的余大學士。西塞山的桃花流水和白鷺美麗依然,翡翠一般的磁湖波光粼粼,兩岸十里畫廊,一步一景。磁湖濕地公園徐徐打開絕美的畫卷。半城湖水半城山的黃石市正致力于把東方山打造成佛教名山,在“九省通衢”的湖北形成“問道武當,拜佛東方”的宗教旅游格局。
  腳步走過的地方,情便生了,更何況兼以文字攜靈魂游弋。在艱難和感動中走過2020年風雨如磐的日子,飄在歲末的雪,引我化情為墨,把心里的山水托付!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1987年的愛情
下一篇:故鄉的老井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