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豬頭肉情結

豬頭肉情結


  臨近過年,我想起了小時候的豬頭肉,耳畔又回蕩著父親常說的“過年有豬頭就有菜”的話語。是啊,餐桌上就可以擺出豬耳朵、豬舌頭、豬嘴邊、豬臉等系列的豬頭肉了,大大豐富了過年的菜肴。
  意會字家,“宀”屋下面有一個“豕”即豬,這可以看出養豬從古代開始就是家的標志。那時農村每個家庭一年都要飼養一二頭肉豬,有的還養母豬。飼料是農副產品的邊角料、米糠、剩飯剩菜,自留地上種的番薯及藤、蘿卜及纓子、大頭菜等,甚至拔來的豬草,而且要煮熟。豬仔吃的飼料要精細一些,添加一些大麥、稻米等。肉豬要養一周年才能宰殺。這種傳統的飼養方式雖然出欄率不高、產豬量不快,人飼養它也特別辛苦,但豬的肉質非常鮮美,特別好吃。現在有些村民還效仿這種傳統的飼養方式,結果飼養出來的豬肉成了市場的搶手貨,深得消費者的喜愛,價格也賣得好。
  八九十年代等時期,發展講速度,而現在講高質量發展,我覺得現在的發展觀無疑是正確的。
  那時,由于物流不通暢,家鄉浙西南市場很少有鮮海鮮賣,只是干海貨。并且,當時工業加工的食品類商品很匱乏單調。農村過年食材都是自家飼養的畜禽肉、自家做的豆腐、種植的蔬菜等。村民把過年看得很神圣,非常看重過年的儀式,有的村民家庭還很貧窮,往往買不起年貨,然而他們就是借錢也要把年貨辦得豐盛排場。“過年有豬頭就有菜”,因此,村民們殺年豬時要留一個豬頭過年;有的村民即使沒有年豬可殺,也會到其他有年豬殺的村民家預定豬頭,或到市場買。
  把豬頭清洗干凈,又要仔細拔掉豬毛,有時要用夾鉗夾,才能夾干凈。再把處理干凈的豬頭放食鹽中腌個把月,還適時將其掛在門口曬衣裳竹竿的陽光下曬曬,增加香味。同時,還要腌幾個大豬腳。
  大年三十,吃了午飯,父親就系上圍裙,開始在柴火土灶的八印大鐵鍋里煮了。放進豬頭的同時,也放進腌過的豬腳和自家飼養、去干凈的整個新鮮土雞。只放小許黃酒、醬油、幾片生姜,加清水清煮。之后,父親蓋上鍋蓋,蹲下身去,往灶膛口添一塊塊柴爿,灶膛柴火燃得旺旺的、火紅的。經過幾個小時的烹飪,沸水在醬紅色的豬肉、雞肉間翻滾,氤氳的肉香味在屋內彌漫,也溢出屋外。傍晚,我們在屋內、門楣上貼好春聯后,村莊上空響起了幾聲鞭炮時,父親已在灶臺的砧板上肢解豬頭肉了,并且叫我和弟妹過去掰豬頭爿(骨頭),啃豬頭爿。
  我們手捧豬頭爿,啃吃骨頭上、縫隙中的瘦肉,真香,真好吃!其實父親是故意不把豬頭爿上的瘦肉剔干凈的,把好多的瘦肉留在上面,讓我們啃吃!
  我覺得掰啃豬頭爿特別有味溫暖、有年味!這樣的情景一直鐫刻在我心底,揮之不去。
  父親在世的時候(2014年去世),過年時常會買豬頭煮。九十年代后,生活好了起來,豬頭肉再不是什么珍饈佳肴,年味卻變淡了,但在除夕,在城里工作的我都要趕回老家去,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能享受啃豬頭爿的味道和樂趣、以及溫暖。
  烹飪好后,將肢解的豬頭肉、白斬雞用大盆盛;把湯和豬腳盛在罇里,第二天就固化了,成了味鮮、好下飯的豬腳凍。將這些佳肴儲放在做豆腐用的大木桶里,蓋上蔑團箕或蔑篩,過年正月里給自己吃和待客人用。
  豬舌頭肉細膩,耳朵、嘴邊肉緊實,皆不是那么油膩,又好吃,是豬頭中的上等品,而豬臉肉松弛又肥膩,是下等品。那年月物質匱乏,父母總是告誡我:多吃豬臉肉,少吃豬舌頭、耳朵、嘴邊肉,這些好菜要留著招待正月里的來客,等過了農歷廿十客人差不多已經來過了,你再吃這些好菜吧。不管怎么說,我的筷子還是會伸過去夾幾片,解解嘴饞。這些所謂好菜頻繁從菜柜里端進端出,等過了農歷廿十已差不多長菌毛了。
  
  二
  我的村莊里面也有不少村莊,坐落在高山上,他們進出都要經過我村。我小的時候,他們從外面回來時會到我村唯一的代銷店歇歇腳,采購一些生活用品,還買點吃的。買來餅干、油馓、蘭花根等配老酒,如果有豬頭肉賣,那也會叫老板切半斤或斤把豬頭肉來配的。豬頭肉是用新鮮豬頭加清水清煮出來的,只放食鹽、幾片生姜、少許料酒、醬油,沒有放其它佐料。這些豬頭肉新鮮、原汁原味、味道純正鮮香,用大盆或托盤盛著,放在柜臺上,上面蓋著菜蓋或遮著紗布。
  顧客夾著一塊塊豬頭肉往嘴上送,大快朵頤,酒氣肉香彌漫店堂。或許他們還不知道,此時一位饞貓正盯著他們在享受口福呢,他口水快要流出來了。
  老板娘仁心宅厚,常常把煮豬頭時剩下的豬頭湯送給鄰居們吃。一碗上面漂浮著零星油紋和鮮香的豬頭湯,在貧窮的歲月里,是一碗鮮美營養湯,是一碗溫馨之情。
  八十年代,我從麗水城回鄉下老家時要經過垟店嶺,這是一段百米長的斜坡公路。中途公路邊上有間商店,也有賣我村代銷店那樣的原汁原味、味道純正鮮香的豬頭肉。每次路過這里,我時常會在店鋪門前放下自行車的腳架,進去要豬頭肉,要啤酒。坐在桌前喝著啤酒,大快朵頤豬頭肉,享受人間一頓美餐。老板賣新鮮的豬頭肉,不會短斤少兩,態度又和藹。他那當教師的媳婦,休息時也會幫公公看店,她文靜,不閑言碎語,幫我切好豬頭肉后,就坐在店堂里看書……
  滄海桑田,如今這家商店早已不在了。但每次經過該路段時,我的目光總是往曾經這店家的位置多看幾眼。
  光陰似箭,二〇二二年七月我退休了。因此空閑的時間就多了起來,當月便去碧湖古鎮逛逛。對小鎮并陌生,小時候,集市日我隨大人到鎮上貿易過畜禽、農副產品等,后在碧中讀過高中,又在小鎮郵電局當過若干年鄉郵員。大概十多年沒來過,小鎮發生巨變。比如我來回轉了半個多小時,就是找不到母校。只好詢問路人,他們說:碧中就在我后面的那幾幢房子里。印象中,母校在離鎮區百米左右的郊外田野上,要跨過新濟河的十來米長的小橋,穿過田野才到母校。而現在它周圍都是房子,新濟河也被地面遮蓋了,怪不得我一時找不到母校。
  古老的人民街,我也要去看看。老街保存完好,一條條逼窄的巷弄依在,一間間店鋪的木板門和窗欞依在……我漫步在青石板或青磚鋪的街道上,古色古香迎面撲來,舊時繁華的景象像電影一幕幕在眼前浮現,小餅油條、豬頭肉等各種飲食的濃郁香味,仿佛從店鋪里飄蕩出來。年少時,集市日,我常常跟父親到鎮上賣豬仔,賣番薯種苗,賣農副產品等。常常交易完后,口袋里就有些錢,父親的底氣就足了,每當臨近中午就會大聲說:“我們到店里去吃飯,吃豬頭肉。”向店家稱了一只豬耳朵、一大塊豬臉肉,還點了幾盤炒菜,買了米燒白酒。店家相繼將切好的豬頭肉及炒菜端上桌。我們大快朵頤豬頭肉,吃得津津有味。我也喝點酒,之后我竟然吃了幾碗白米飯。那年月里,人們的肚子里普遍缺乏油水,吃豬頭肉正好補充了這些。
  我離開小鎮,行駛在鎮出口的路上時,本來去了這么多地方會有很多東西讓我觸景生情、留戀,然而我唯獨很想吃豬頭肉,那新鮮、原汁原味的豬頭肉。
  
  三
  臨近過年,在大家紛紛辦年貨時,我卻特別想吃小時候的豬頭肉。發現柴間還有多年前留下的一百多個煤球、一小蛇皮袋的木炭、半個大蛇皮袋的木屑刨花,這可以在麗水城房子的陽臺上用煤爐煮豬頭肉了。于是,元旦期間從菜市場買來一個豬頭、一只豬腳,正腌著。前幾天又買來三個芯的煤爐和能煮得下豬頭的大鍋。準備在大年三十像小時候過年那樣煮豬頭、豬腳、白斬雞。
  現在生活條件好了,豬頭肉、豬腳這些并不是很高檔的食材,極為普通,人人買得起,而我吃豬頭肉是重溫兒時的味道,原來味蕾也是有記憶的呢。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紅燈籠
下一篇:爸爸的謊言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