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又見雪花飄

又見雪花飄


  天空低矮,蒙上一層灰暗的薄紗,氣溫驟降。
  父親躺在床上,他面色似乎也被降溫,帶走了紅潤。我幫他洗臉擦身,換上紙尿褲,翻身側睡。
  “真的好舒服!”父親表情十分享受,問我,“羅寧,快過年了吧?”
  “還差二十多天就過年了。”我回應。
  “過年你要放爆竹,熱鬧熱鬧!”
  “好的,過年我放很多爆竹。”我幫父親蓋好被子,“爸爸,我去上班,下班后我再到你家來,等一下買榴蓮和椰子給你吃。”
  “爸爸,我為什么總愛到你家來?”我故意逗父親。
  “俗話說‘客進旺家門’,所以你愛來這里!”
  父親住在我家。為讓他安心,我每天上班都會告訴,下班會到他家來。回到家門口,我故意不掏鑰匙,大聲喊:“爸爸,幫我開門!”
  父親樂此不疲,開門后,很有成就感:“我早就聽到你上樓梯的腳步聲了。”
  父親快八十歲了。他一生干過許多工作,拖過板車,修過路;當過學徒,修水庫;干過所有農活,吃過很多苦,卻吃不上飯。不管生活如何艱難,父親都是開朗樂觀。
  父親是一位成功的教育家和高深的哲學家。
  記得我學會走路后,父親就開始訓練我倒立。我手腳并用,爬在地上,父親用那雙寬大有力的手,托起我的腳,告訴我如何倒立保持平衡,如何從低處看世界。
  小小的我不懂父親的用意,只是笑嘻嘻地用手走路,看更高更遠的天空。長大后才懂父親用心良苦,倒立看世界,體會人生,是一種放低姿態的修行。倒立是逆向,成功的法則與“逆”有關,凡是大成功者都是善于逆流逆向。
  我的愛國思想,是在父親的肩頭完成的。周邊生產隊放電影,父親會加速干完手頭的活,背著我走幾路到鄰村。曬谷場沒凳子,人們都站著,父親擔心小小的我看不到,把我捧上他的肩頭“騎高馬”。
  父親應該是最早的陪讀家長。父親做篦子,我做作業。我讀書時的思考題,都是父親指導。父親的解題方法與眾不同,通俗易懂。
  父親成功地教育出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他不但言傳身教人生善良和智慧,更用人格魅力將孩子們托舉。他早早在我們的世界里,播下和良恭謙與逆向倒立的種子,讓他的孩子們善良勇敢,不懼怕跌倒,有逆流向上的勇氣。
  
  二
  寒風凜冽,殘葉飄落,滿地枯黃。枯枝在寒風中顫顫巍巍,發出低聲嗚咽。
  父親躺在床上,毫無意識緩緩地摸索。干癟的手上,那一塊塊老年斑,極像窗外斑駁的樹皮,搖搖欲墜,似乎風吹可落。
  父親的臉上永遠掛著燦爛的笑。父親在我眼里,永遠是樂觀的、勇敢的、積極向上面對生活,我從來沒見父親憂郁和悶愁。
  曾幾何時,父親的手掌,寬厚溫暖,強勁有力。
  父親年輕時精瘦,那雙手卻卻永不停歇。父親出集體工雙搶,中午氣溫最高,有一個小時休息。父親利用休息時間,去龍林坳的小河里,冒著烈日,捉到幾條小魚,為家里改善生活,自己卻舍不得吃一口。高強度長時間的工作和吃不飽飯,讓本來瘦削的父親更瘦。
  父親的腿,踏實穩重。不但一步步丈量土地,而且彈跳力非常強。
  記得母親懷上弟弟,口味變了,每天都要吃肉,白天不吃肉,晚上睡不著。父親為了能買到肉,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去鎮上排隊,憑票買肉。
  那是七十年代末期,物資匱乏,肉類緊缺。正在排隊買肉的父親,看到隊伍前面的兩個人和案板上僅剩的,又看看剛買到幾斤肉的大叔,父親的飛毛腿,箭步沖出隊伍,從案桌上翻了過去,用一塊每斤的肉價(那時肉價才七毛七每斤),倒買了三斤肉,為的是讓懷孕的母親有肉吃。
  父親是勤勞的。
  退休后,父親舍不得歇息,要求大女婿為他在學校找一份搞衛生的工作。許多人都不理解,退休了該休息了,為什么還要去搞衛生?其實,父親是閑不住的,他經常對我們說:“井水挑不干,力氣用不盡,工作中,能多做就多做點。”
  父親更老了,體弱多病。經歷開顱插管,九死一生,父親從沒喊痛,咬牙挺過來了。恢復后,他每天背著手在學校的主干道上渡步,我開車停車他面前。
  “老遠我就看到像你的車,知道你回來了。”父親從車窗探進頭來。
  他不肯上車,卻一直跟在車后走。等我停下車,他就樂呵呵地幫我提東西。即便腳勁不穩,也要爭著提重的。我每次塞一包抽紙,讓父親拿著走。
  
  三
  雪終于落下來。一粒粒冰渣砸在瓦片上,發出刺耳的聲音。
  父親感染了新冠。父親面色微紅,張口呼吸。我看到可惡病毒吞噬他的肺,如蠶食桑葉,發出沙沙音,和著冰渣從樹葉上刷刷聲一起,敲打我的鼓膜,擊得心臟生疼。
  父親像一盞即將燃盡的油燈,如豆的火苗,越來越微弱,時亮時滅。我跪在父親的枕邊,大聲嚎啕。
  “爸爸,爸爸,爸爸……”
  我知道父親是多么不舍,他聽到我的呼喊,深深吸了一口氣,父親又開始均勻地呼吸。
  我緊握父親溫暖的手,希望他再喊我一聲,父親沒有。他也許累了,也許太疲憊,待親人都到,父親心滿意足地閉上了眼。
  窗外飄落一團團鵝毛大雪。父親的手緩緩地垂落,如同飄落的雪花,融化在我手心。任憑我如何呼喊,父親都不再回應。那么大那么痛的開顱手術,父親都挺過來了,怎么就打不敗小小的病毒呢?我救人無數,怎么就留不住父親?
  學校的主干道上,再也不見父親的身影;此生我再也牽不到父親溫暖的手,再也沒有父親在學校門口接我下班,幫我提東西。剛到的紙尿褲,還沒拆包裝;快遞來的藥,還沒有拆封;兩個椰子還沒喝完,裂口的榴蓮,都沒嘗一口。
  父親就這么隨風走了。可是,父親善良恭謙、勇敢執著、睿智豁達的永遠在我們的心底。
  雪花撲漱漱,在天宮中為父親造一棟玉宇瓊樓。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