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代小朋友——謝琴)


  一
  人和人的緣分,真的是說不清道不明。誰能想到,參加了一次人代會,竟讓我交到了一個優秀的小朋友。她,就是謝琴。
  謝琴說:“我第一眼看到您,就印象特別好。”
  “是嗎?”我問。
  “是的。”謝琴說,“那時您正在領生活用品,渾身散發著柔和的氣息。我長這么大,就見過兩個這樣的人。第一個是我辦事的時候看到的一個窗口辦事員。那里有好幾個窗口,好幾個辦事員,就只有她,不管來人是什么態度,她總能微笑接待,從從容容,不厭其煩。第二個就是您了。”
  這是我和謝琴初識時的第一次對話。謝琴是優秀企業人大代表,我倆被安排在一個房間休息。
  聽完謝琴的話,我習慣性笑笑——我向來對來自于生活中的一些溢美之詞較為敏感,很害怕這些詞匯里的言不由衷。
  但我能看出謝琴說這段話時眼里的真誠。
  謝琴是一個眉眼清秀,身材苗條的姑娘。一個半高馬尾,一身黑色中長款呢子大衣,修身牛仔褲,配著一雙短筒馬丁靴,成熟,沉穩,干練。但看她面容,分明就是個風華正茂的小姑娘啊?我內心有點敲小鼓。后來當謝琴告訴我她是九五年生時,我卻又有點感慨了。雖說她的話語確實驗證了我的猜測,但她的言行里透出的精神氣象和個人內在,遠遠超出了我對九五后的一貫印象。謝琴說話時語速適度,語調平穩,神情平和,眼神堅定。既讓人沒有那種字斟句酌的一本正經感,又能讓人感受到話語里的真摯和可信。
  我一下子對這個小姑娘好感起來。我心里想:“這么一個小小的姑娘,是如何走上創業之路,又是如何把企業做得如此優秀的呢?”
  我是一個崇尚不懂就問的人,盡管我已經一大把年紀,卻絲毫不畏懼所謂的尷尬甚至“丟人現眼”。謝琴并不嫌棄我,也不覺得被叨擾,總是有問必答,用溫和的不疾不徐的語調。
  謝琴說,她爸媽沒讀什么書,是地地道道的農民。爺爺重男輕女的思想嚴重,因為前有兩個堂姐出生,她就成了爺爺的第三個孫女,打出生就不招待見。謝琴微笑著說:“我媽說爺爺一聽說他二兒子也是添的女孩,一陣哀聲嘆氣,兩家離那么近都沒過來看一眼睛。后來,我弟弟出生,爺爺還在外地做生意呢,卻立即趕回來了。”
  “小時候爺爺總是把我和兩個堂姐比較,總嫌棄我不如大堂姐聰明,不如二堂姐活潑,嘴甜。在爺爺眼里,我不逗人喜歡的理由一抓一大把。”謝琴又說。
  “這種區別對待,就是導致你發奮努力的根源吧?”我問。
  “也許吧!”謝琴有點羞澀了,“我就想著要努力。我天資不好,只能在刻苦努力上下工夫,最終也算考上了大學。”
  “你大學畢業后就沒找工作?”
  “找了,但我是不要薪水的純粹偷師學藝。”
  “在哪呢?”
  “在武漢。”
  “學什么?”
  “學做賬報稅,學出財務報表,學審計……當我覺著在那個公司終于無學可學之后,就跳槽去學管理了。”
  “你那時候就有心創業?”
  “嗯!”
  “你是那種很有自知之明的人,時刻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贊賞地說。
  她呵呵地笑起來,又是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樣。
  
  二
  如果不是和謝琴朝夕相處,我是如何也想象不到她竟是這么一個心細如發的人。
  一次閑談中,我們提到開車這個話題。我說:“像我這樣的路癡,開車還是不想了吧,免得害人害己。”
  謝琴說:“我當初還不是不會認路,多開幾次車,就好了。”
  我本以為這個話題就這么終結不會再有后續,不曾想,以后的幾天,無論是去會議廳還是去餐廳還是回房間,謝琴都會有意無意走在我的前面,搶著開門,按電梯。她是在默默地做我的向導呢!
  在房間休息的時候,我常常會聽到謝琴接打電話。她在業務電話里自稱“謝會計”,她一提到自己的員工,就會說“我的同事”。她對我說:“我年紀輕,而客戶大多是四十好幾五十往上走的資深老板。我稱自己小謝,怕對方不知我是誰,我自稱謝會計,別人一聽就知道我的業務范圍,也很能明確我的身份。”
  “明明是員工,你怎么稱呼同事呢?”我問。
  “員工們也是都比我大,而且,我們也確確實實是同事啊!”謝琴又笑了,“我有幾個同事晚上常常加班到九點多,我也陪著他們一起。”
  這是多么謙遜的一個女孩子啊!有多少創業者會在一個小小的稱呼上去這么細心雕琢呢?就是這么一個小小的稱呼,卻彰顯了一個人待人接物的態度,向人表達著人與人應該相互尊重的良苦用心。
  謝琴告訴我她每天要接幾十上百的業務電話,說不同的人溝通的難易程度也不同。說有時候在她無論怎么描述對方也聽不懂的情況下,她真的好急,急得要上火。這時候她就會深呼吸,深呼吸,平復情緒,然后繼續微笑面對。
  “我覺得我還是挺有耐心的。”謝琴說。
  “那可不!”我朝她豎起大拇指。
  “年尾這幾天是我們最忙的時候,最忙的時候我卻在開會。”謝琴顯出幾分無奈。
  “你手下總共多少員工?”我問。
  “二十多個。”
  “你應該培養幾個左膀右臂呀?這樣,他們就可以幫你多分擔。”
  “有啊!我三個店面里都有負責人,只不過能力上還得多鍛煉,多提高。”謝琴稱自己的公司為店面。
  “你呢?三個店里跑嗎?”我問。
  “嗯!因為前不久剛開了一個店面,我在新店里待的時間長些。”謝琴說。
  謝琴還告訴我,三年疫情對許多創業者都有沖擊,對她經營的這塊業務影響不算大。她說凡是客戶到她這里來辦理注銷業務,她都是免費。
  “為什么免費呢?”我問。
  “我覺著公司關門他們內心就已經很沮喪了,我不能……”謝琴話說一半,戛然而止。
  “你不忍心再讓他們損失,哪怕是這么一筆小小的業務費?”我問。
  “這是一個方面。我還想到,這些創業者關了這個店面,指不定哪一天他們也會開啟其他生意。大部分創業者都是有一顆不肯認輸的心,他們就像打不死的小強……”謝琴很坦誠。
  “他們一旦生意重啟,就會再次成為你的客源。”我打斷她的話。
  謝琴又笑了。
  “這是一個多么善良,又多么有謀略和生意頭腦的女孩呀!”我心里一下子冒出“后生可畏”這個詞。我想到我在課堂上經常對孩子們提的要求:“先做一個合格的人,再做一個合格的學生。”我常對我的學生們說,將來他們面對的競爭,更多的是人品上的競爭。我覺得我又有了一個真實且具體的,可以被孩子們作為榜樣的例子了——謝琴有過硬的人品。
  
  三
  越了解謝琴,我就越好奇她身上這些好的品質,這些恰如其分待人接物的方式方法是從哪里學到的。她懂得與人為善,懂得換位思考。她低調,謙虛,沉穩,不張揚。
  一次會議下來,她跟我說發現誰誰有酒窩,她說:“我好喜歡看那酒窩呀!”她開心的神情仿佛發現新大陸。我一下子了悟了:她是一個喜歡觀察,善于琢磨的人。
  從她的口中,我早就了解到她的成長經歷,她的家庭氛圍。我知道她的原生家庭并不能在她長大成人的道路上給出很好的養分。
  她對我說:“我伯父對我的影響很大。我伯父是我大學的教授,我就看他是怎么處理事情,待人接物的,我就跟著他學。”
  “但一個人也不可能處處完美呀?”我說。
  “對呀。我就挑我覺得對的學,不好的,我都會屏蔽掉。”這又是怎樣的一種篩選能力呢?我又有些驚詫了。我真希望每一個年輕人都像謝琴一樣,都能在擁有正確三觀的前提下,積極向善,做一個有文化,有修養,有品格的人。
  不知不覺,謝琴已經創業近五個年頭。走過的這幾個年頭里,雖有諸多收獲,但也有只有她自己知道的無數艱辛。
  謝琴說她學管理的那一年,老板要忙結婚事宜,就把公司托付給她打理。等老板一回來,她就從堂姐那借來第一筆資金,單干了。她原打算就在武漢打拼,又覺著會有搶老板客戶的嫌疑,于是回到家鄉。
  都說是金子到哪里都會發光,家鄉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都能看到了謝琴的出色和努力。不然,她又怎么能獲得孝感市返鄉創業獎和漢川市人大代表資格呢?
  祝愿我的小朋友謝琴越來越好!
  2023.1.11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麥芽糖
下一篇:又見雪花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