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玉米罐罐

玉米罐罐

秋天,是一個成熟,收獲的季節。每當走進村莊,我常常會被農家院子里,一個個大小各異的玉米罐罐所吸引。這些立在農家院落的玉米罐罐,里面盛滿了農家人的希望,也裝滿了人們滿滿的幸福。彰顯出農家人的日子,一年比一年豐盈。
    每當看到罐罐里裝著金燦燦的玉米棒子,我的眼前就會浮現出一個畫面,這畫面儲存在我的記憶里很多年了,至今親切的不能忘懷。它是我兒時的一個即幸福又苦澀的記憶。記憶中外婆家的小院,門前總是掛著紅彤彤的辣椒,院子中心一個個裝滿玉米的罐罐。菜園里種有花草、樹木、綠瑩瑩的蔬菜,還有一群雞覓食逗樂。豬崽撒歡,羊兒“咩、咩、咩”、老牛“哞哞哞”地叫聲。這情景陪伴我從童年走向少年,給我留下很多美好的記憶。但最讓我難以忘懷的是外公搭設玉米罐罐的情景,那份專注,那份神態,那份嫻熟,那份辛苦,至今縈繞我的眼前揮之不去。
    第一次見外公搭設玉米罐罐,還是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剛包產到戶的第一個秋天,也是包產到戶后的第一個豐收年。眼看著黃橙橙的玉米棒子即將收割歸倉,但家里卻無處儲存,外婆又欣喜又著急。喜的是終于盼來了好年景,有了自己的田地,自己的收成,終于結束吃不飽肚子的日子。憂的是這么多玉米棒子收回來往哪里放呢?于是外婆天天催促外公趕快搭設玉米罐罐。
  那時候,五十開外的外公,身體健壯敏捷,干活麻利。一天清晨,吃過早飯,外公拿上鐮刀、斧頭、麻繩,拉上架子車。架子車上坐著舅舅、小姨,我和弟弟去樹林里砍柳樹條。外公拉著車,我們則嘰嘰喳喳高興地嚷個不停。到了樹林,看到一個個長得直溜溜的柳樹,我想,這么高的樹外公該怎么爬上去呀?正在這時,只見外公腰上扎一根麻繩,一把鐮刀插在麻繩里,不一會兒功夫,外公“哧溜、哧溜”便爬上了樹。爬到樹枝密集處,便一刀一刀往下砍柳枝。我和小姨,舅舅則在樹下將枝枝一根根碼整齊。
  顯然,一棵樹上的枝條是不夠的,外公又“哧溜、哧溜”下來,又爬上了另外一棵樹。一天的時間,周而復始很多次,終于砍下了幾大孔粗細不一的樹枝。下午吃飯時,外公用架子車將枝條又一車車運回家。一時間,院子里一下擁擠不堪。此時,外公也累得腰酸背痛,躺在床上不停地呻吟。看著外公勞累過度,疲憊不堪的樣子,我好心疼外公!但是,靠一天準備的料顯然是不夠的。第二天、第三天,我們依然跟著外公去砍柳條。連續四天,外公終于備足了搭設玉米罐罐的料。   
  第五天,外公顧不上歇息,便開始在院子里籌劃玉米罐罐的前期準備。首先他開始整理這些亂糟糟的柳條。他先將大同小異的枝條整理在一起,用鐮刀削去那些多余的枝丫枝蔓,再端來盆水,將枝條泡進水里,過一個多小時后再撈出來,平鋪在一塊木板上晾曬。
  我不解地問外公為啥要用水泡柳條?外公說用水泡過的枝條有韌性且不會變形。哦,我恍然大悟。隨后,外公開始整理罐罐基礎。罐罐的樣子有很多種,有正方形、長方形,圓形、橢圓形、八卦形,不管是什么樣子,都要根據各自的愛好和院子的大小以及糧食的多少,來決定罐罐的大小尺寸。由于外公家院子小,便選擇了一個正方形的罐罐。首先,他在地上用麻繩放好形狀,又用粉筆將形狀畫下來,四個角是比較粗的木樁,木樁的基礎一定要深,這樣柱子才能穩固。挖好基礎后,再將30公分的木樁立在挖好的基礎四周。柱子一定要垂直,否則,編出來的囤子就會傾斜。柱子基礎夯實后,用較長的枝條將柱子周圍連接并用鐵絲、釘子進行固定,這樣做可以起拉接作用。編前,一定要把基層編制好,應離開地面三十公分,這樣,糧食放進去會起通風防潮作用。基層編好后,用較粗的枝條每隔十公分固定在四周檁條上,就可以用較細的枝條編。一個枝條上,一個枝條下,依次往上編,當編到所需高度時,就可以把邊上用枝條收起。深秋的天夜長天短,再則也未通電,只能靠白天有限的時間編。這樣一個罐罐,前前后后編了整整五天。由于罐罐的材料用水浸泡過,編成后不能馬上裝糧食,等晾曬幾日后,便可裝糧食。   
  經過幾天陽光的暴曬,玉米罐罐干爽了不少,外婆的臉上笑開了花兒,這是我見到外婆最開心的一次笑。開始裝玉米啦!我們幾個娃娃兩人一組,用籠子往罐罐邊抬玉米,外公則站在高高的梯架上,外婆站在梯子上,從吳旻手里接過籠子,又遞給外公。一籠籠玉米,被外公“刷刷刷”地倒下,那聲音聽起來真悅耳。一個上午,高高的一地玉米終于裝進了罐罐,剛好和上邊緣平齊。為了便于排水,外公用圓木做了個人字架,用釘子固定上面,用檁條做了個斜坡。外公又拿來玉米桿鋪在斜坡上,罐罐頂部被圍的嚴嚴實。為了防雨,下雨時,可以用雨布鋪在玉米稈上,以免雨水灌進囤子,使糧食發霉。天晴陽光充足時,揭去塑料布,玉米桿,讓太陽照進罐罐,通通風、曬曬糧食,讓玉米保存的更干爽長久。
     看到一個褐色的玉米罐罐靜靜的立在院落,院子一下顯的很擁擠,但也不影響我們玩耍。就這樣,玉米罐罐成了我們幾個隔輩娃娃,玩耍的好去處。我們經常在罐罐旁邊藏貓貓,捉迷藏,一陣陣嘻嘻哈哈快樂的笑聲,灑落在小院,留下了多少美好的記憶。
    而今,外公外婆已經長眠大地,但那生活的場景總是在我眼前揮之不去,那個記錄農家人生活的玉米罐罐還延續至今,依然被農家人喜歡。
  玉米罐罐,是農耕文化的傳承,記錄和彰顯傳統文化和現代農耕文化相結合后,所傳承下來的一種產物。一個故事,也是一段美好的記憶……
  
  2022年12月3日23點完稿于陋室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