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故鄉啊,故鄉

故鄉啊,故鄉

人到中年,喜歡懷舊。心底深處有一塊最柔軟的地方,那便是故鄉
  故鄉啊,故鄉,你可知道你是我冥冥之中最思念的地方。
  走過人生近五十余載,盡管從呱呱落地到離開故鄉,在故鄉只生活了十三年,可是留在心底的那些深深記憶,卻遠遠勝過四十多年城市生活的那些繁雜。
  曾經讀過一句話:“這么多年,從沒有從心里認領生活的地方,總覺得應該是生活在別處。”讀到這句話的那一刻,我深有感觸,我與作者的心境是那樣的契合。原以為我是另類,身在水泥城堡不曾有歸屬感,而心卻在故鄉。多少年心靈與現實相互抗衡、隔膜,近似游絲的狀態過活,沒想到卻在文字海洋覓到知音。我想,故鄉是一個人生命里最特殊的一個符號,永遠抹不去。
  我思戀故鄉的田野泥土的芳香,我思戀故鄉的甘甜井水,我思戀故鄉的裊裊炊煙,我思戀故鄉的月夜星河……
  我思戀故鄉,夢里是故鄉,而夢里的故鄉就是我記憶里的真真切切。
  穿花衣的燕子們歸來的時節,故鄉的春天最美麗。故鄉的春天,正如朱自清筆下的春天,“一切都像剛睡醒的樣子,欣欣然張開了眼。”春風來了,春雨來了,它們好似長了腳飛奔而來。田野里春姑娘披著綠探出了頭,起初是一點綠,然后是一片綠,再然后遍野的綠。那綠是嫩嫩的,附身想輕撫一下小草,又恐驚擾了它的春夢。它的夢想是什么呢?我忖度著。田間耕牛遍地走,偶爾“哞哞”叫幾聲,和著趕牛人有腔有調的幾嗓子京劇唱詞:“穿林海,跨雪原,氣沖霄漢。抒豪情,寄壯志,面對群山。…”,響徹云霄。春風吹、萬物生,桃花朵朵艷、梨花朵朵濃,花開不寂寞。蜂蝶嬉戲追舞,杏花疏影里吹柳笛的少年此時的你還好嗎?原野里奔跑著放風箏的孩童,他們縱情地玩樂著,多么無憂無慮的童年呀!這一切不是夢,那一幅幅和諧優美的畫面,還有那純樸而快樂的故鄉人,你可否還記得我,又可否讓我再入畫之中呢。
  清晨,裊裊炊煙升起。勤勞的農家女開始忙碌了,飯菜香順著縷縷炊煙升騰又彌散而去。吃罷早飯,隨著幾聲“鐺、鐺”,拿著各種農具的男男女女走出自家梢門,去集合點等待隊長派工。有三三兩兩邊走邊嘮著家常的,也有人扛著鋤頭悶頭自顧自的往前走的。“二哥,是不是昨晚受嫂子的氣啦?”旁人起著哄,二哥比較倔就是不搭腔,你就猜去吧。老石碾旁的那棵梧桐樹下是生產隊的派工點,我猜想是不是因為那棵梧桐樹夏天可以遮陰蔽日才被選中成為派工點的,至今我依然能清晰地記得那個老石碾和那棵高高大大的梧桐樹。老石碾和梧桐樹相伴默默地注視著我的故鄉,用它們無私的奉獻精神給予了我的故鄉人。離開故鄉后,居于城市生活,再也尋不到老石碾碾壓出來的那種糧食的那種純香味,那是故鄉的味道啊。而那個梧桐樹,后來也被砍伐,我不知道它做了誰家的柴?那也是一棵有生命的樹啊!
  故鄉的春風吻過大地的臉,故鄉的春雨浸潤了大地的心臟。看,原野、田間、村莊、還有我的故鄉人,帶著各自的精氣神于世間。不張揚,卻有幾分灑脫。我想,故鄉的夏是不能與之比擬的。
  故鄉的夏炎熱是有的,雖說比不得故鄉的春那般潤朗,但記憶里的蟬鳴卻是一種念念不忘的懷想,大抵我也是愛故鄉的夏的。說到蟬鳴,不得不提找蟬殼的記憶。雨后故鄉的清晨,沒有白天那般燥熱,約上三兩個要好的小伙伴去村西樹林里找蟬殼。雨后是找蟬殼最好的時間,幸運的還會捉到幾只蟬。扛竹竿的、拿柳條小筐的,當然拿空罐頭瓶的也是有的,鄉村的孩童們就地取材自娛自樂的工具是不缺乏的。雨后的故鄉,天空如洗一般,空氣中彌散著花草淡淡的香味。早到的、晚到的找蟬殼的人,爭先恐后,唯恐少了收獲,歡聲笑語回蕩在樹林里。
  我曾經把城市的蟬鳴與故鄉的蟬鳴做過比較,感覺前者是一種枯燥乏味,而后者卻極具個性。故鄉的蟬鳴我當做是一個人或是一群人的演唱,那是一種鄉音,一種有根的鄉音。月夜,躺在蘆葦編織的大炕上,聽窗外的蟬鳴,那是一首首催眠曲,至少我是那樣認為的。
  夏蟬一聲聲把夏天叫遠,秋蟬喚得秋來早。故鄉的秋是一個豐盈的季節,紅紅的高粱、白花花的棉朵、笑彎了腰的稻穗,還有風中搖曳的黃葉和紅葉,它們都是詩意的。田間地頭忙著收割的故鄉人,盡管有人已是滿臉皺紋,收獲的喜悅卻令他們的皺紋在臉上堆出一朵花來。那是一朵朵幸福之花喲,是無人能雕刻出來的自然之花。
  走過春、經過夏,秋收顆粒進倉。北風吹,雪花飄落,把故鄉吹進了冬。厚厚的積雪在陽光下泛著晶瑩,就像是一床白色的被子披在故鄉的大地上。
  冬夜,躺在暖暖的大炕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想聽聽蛐蛐兒和那些蟲鳥的唧唧聲,想翻開墻角一塊破磚頭那一刻捉蟋蟀的樂趣。此刻的我已無心聽母親講的故事情節。我原本是喜歡獨處,被母親說成是一個孤獨的孩子,而那一刻我的內心該是富足的,這是毋庸置疑的。
  冬夜漫漫,我是一個愛做夢的孩子。夢醒了,我繼續行走在故鄉的春天里,到原野采一朵野花,聞一聞它的芳香。不去計較它花開什么顏色,只要是故鄉的花,我都是喜歡的。我繼續行走,又一個夏,又一個秋,又一個冬。走過五十多個春夏秋冬,我把自己走老了,而生我養我的父母也已離世葬回了故鄉。從此,故鄉在我的心里又多了一份重量,那里有我的根啊。我知道我只有行走在故鄉,腳步才可以踏實,因為那是我永恒的故鄉。
  故鄉啊,故鄉。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愛上步行
下一篇:唐詩宋詞里的清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