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羅倫薩“走”與“讀”

讀完《美第奇家族——文藝復興的教父們》一書,我仿佛作了一次時空穿越,到文藝復興時期的佛羅倫薩又去游歷了一趟。美國人保羅.斯特拉森撰寫的這本書,是一個有關權力、金錢、陰謀和野心的故事。它探索并描述了美第奇家族在佛羅倫薩的崛起和衰落,以及這個家族的幾代掌門人,與文藝復興時期的眾多藝術家的密切交往、為他們創造機會并給予大力資助,在文藝復興運動中發揮的重要作用。
  作者在書中說“沒有美第奇家族,佛羅倫薩的文藝復興運動將不會發生。”
  社會發展有它自身的邏輯和規律,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的。說沒誰就沒有文藝復興,這話對與錯,暫不做評論,但它促發了我將這本有35萬字的大部頭著作繼續讀下去的興趣。在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全黨學習馬列、毛主席著作的熱潮中,為了加深對馬列著作的理解,我讀過歐洲簡史和《歐洲哲學史》,對起源于意大利佛羅倫薩的文藝復興從紙上有些了解。在歐洲中世紀封建社會的內部,工商業逐步發展了起來,新興資產階級的代表,從古希臘和古羅馬的文化中找到哲學、自然科學及以人為中心的文學藝術,作為反對封建和宗教專制統治的武器。他們打著“復興古典文化”的旗子,提倡人性反對神性,提倡人權反對神權,提倡個性自由反對宗教桎梏,史稱“文藝復興”。
  佛羅倫薩,是文藝復興運動的發祥地,2006年5月,我去那里走讀過的。
  記得是24日午飯后,我們乘坐中巴離開了比薩斜塔景區的停車場,一路向西南行進,一個多小時后,我們就來到了佛羅倫薩的米開朗基羅廣場。廣場位于佛羅倫薩南郊的一塊高地上。一尊復制的米開朗基羅的大衛青銅像,高高地矗立在廣場中央。我們下得車來,大家齊聚在隨團導游身邊,他指著遠處的一片街道屋宇說,那就是佛羅倫薩市區,隨后便簡要介紹了起源于此的文藝復興和城內的幾處教堂式建筑,提到美第奇家族給予過的慷慨資助。廣場是個觀景的好地方,站在這里可俯瞰全城,佛羅倫薩盡收眼底。午后的陽光下,一條小河穿城而過,躍動著片片細碎金光。兩岸屋舍儼然,色彩蒼黃。城內未見現代化的摩天大樓,也沒有看到高聳的煙囪,顯得古樸而蒼老……
  離開廣場,車子緩緩駛入城區。
  導游領著我們先后參觀了圣十字教堂,這是一幢尖頂的哥特式建筑。與梵蒂岡圣彼得大教堂和倫敦的西敏寺一樣,許多名人“沉睡”在教堂內。這里有但丁、伽利略、米開朗基羅等二百七十六位偉人的墓。接著,我們又去了圣母百花大教堂和喬托鐘樓,在那里盤桓良久,既看到了教堂的富麗堂皇,也看到被風雨剝蝕得斑駁殘缺的墻面。圣喬凡尼禮拜堂、西尼奧列廣場(又稱作市政廳廣場),也在附近,根本用不著坐車,我們跟著導游走街串巷、左拐右彎,就游覽了這些著名的景點。禮拜堂是紀念美第奇家族的財富奠基人圣喬凡尼的。而西尼奧列廣場,現在依然是佛羅倫薩的市中心,這里有一座建于十三世紀的碉堡式建筑,曾是梅第奇家族的宮殿,被稱為舊宮,現為佛羅倫薩市政廳。廣場和舊宮側翼的走廊,有許多文藝復興時期留下來的石雕和青銅藝術作品,神態各異,栩栩如生,堪稱一座露天的雕塑博物館,被授予意大利“祖國之父”榮譽稱號的科西莫•德•美第奇的騎馬雕像也豎立于此。只因為導游和我們都不太了解這些被雕塑人物的生平故事,大家少了仔細欣賞的興趣,拿起相機匆匆拍照走人,表示我們到此一游。
  佛羅倫薩的初夏,氣候適宜,游人如織,景點前、教堂里、街頭巷尾、咖啡和冷飲店,處處人頭攢動,摩肩接踵。但城里鶴立雞群的建筑還是文藝復興時期就建成了的圓屋頂的主教堂和喬托鐘樓,我們在幾個景點轉悠,走過的是逼仄的古街巷、看到的是黑色的鐵藝街燈、斑駁的建筑物墻面和遠近教堂的灰暗尖頂……這些透露出來的是歲月的久遠和歷史的滄桑,我腦子里留下的是一個中世紀的佛羅倫薩的印象,古樸、古舊、古跡……盡管游客云集,熱鬧非凡,我還是覺得那地方少了些時代的氣息,也少了些許的生氣。
  那次走讀佛羅倫薩,除參觀了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筑、雕塑和繪畫外,頭一回聽說了“美第奇家族”,這是我之前所不知道的,在這里我第一次聽說了它,第一次知道這個“美第奇家族”對文藝復興運動還有著大量的資助和貢獻。
  如此偉大的一場文化運動,竟與佛羅倫薩的一個家族密切相關。
  我很想知道“美第奇家族”的故事,可是導游小伙也所知不多,除了“他們是銀行家,很有錢,對文藝復興有不少資助”,就說不出更多的東西來了。他是從國內來意大打工的,眼見祖國來的游客逐年增多,便買了車考了證,剛干起了導游,他一時回答不了我們的問題,也情有可原,但總是一個遺憾。
  好在讀到了《美第奇家族》一書,當年我想問不想問的問題,書中都有了答案。
  美第奇家族的祖先原是托斯卡納地區的農民,他們順應了當時工商業的蓬勃發展,很早便棄農經商,后又在佛羅倫薩辦起了銀行,隨著業務的不斷發展,分行逐漸分布于意大利全境和歐洲各地。到了喬凡尼.德.美第奇時代,美第奇已成為歐洲最大的銀行,并且在佛羅倫薩政府也有了一定的影響力。精明能干的喬凡尼.德.美第奇可算是這個家族財富和權力的奠基人。1434年,他的兒子柯西莫.德.美第奇在佛羅倫薩建立起僭主政治(指以非法手段取得政權者建立的獨裁統治),成了佛羅倫薩的無冕之王。美第奇家族與他的盟友和強大的政治核心組織一起,掌控著共和政體掩蓋下的佛羅倫薩。由此,這個家族開始了前后十代人對佛羅倫薩長達三百多年的統治,其間,美第奇家族出了三位教皇、兩位法國皇后,還相繼出現了多個佛羅倫薩的統治者。這使得他們在很長時間里代管了教皇的財務,控制了這塊獲利頗豐的銀行業務,賺來的高額利潤讓美第奇家族有足夠的財力用于對人文主義藝術的支持。
  有財力是一回事,把錢用于哪里是另一回事。當中世紀的佛羅倫薩吹起文藝復興之風,人文主義藝術很需要錢的時候,是美第奇家族的喬凡尼、柯西莫和洛倫佐等幾代掌門人,提供了大部分的錢,尤其在柯西莫.德.美第奇時期,他不僅花錢努力尋找、收購古代學者的手稿,還資助建造或修復了從宮殿到圖書館,從教堂到修道院等許多建筑,與藝術家合作,提供機會,資助繪畫和人體雕塑。以至于當時有人贊嘆說,他“似乎要把在這個世紀的佛羅倫薩變成一個全新的文藝復興城。”正是因為美第奇家族對人文主義的建筑和藝術,如此慷慨大度的予以支持、贊助,這個家族的喬凡尼、柯西莫和洛倫佐等人被人,才被世人稱作為文藝復興的教父們。
  美第奇家族的人遵循喬凡尼的遺訓,大多謹慎低調,生活簡樸,為什么他們在資助建筑、雕塑等藝術方面卻“慷慨大度”、“恣意揮霍”呢?個中原因有說是“內疚”的,因為基督教明確禁止放高利貸,且基督的聲明:“財主進上帝的王國比駱駝穿過針眼還難。”美第奇家族銀行賺了那么多錢,他們想為自己贖罪才大量捐助。也有說是因為政治上的目的,這些原因難說沒有,但我以為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們較早接受了古典人文主義的思想。這從柯西莫與15世紀初佛羅倫薩人文主義者中的最杰出人物尼克洛.尼克利成為好朋友、熱心尋找、并收購古希臘手稿和在家開辦柏拉圖研究院的舉動中可以窺見。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搞資助,美第奇家族在時間、精力和金錢上對人文主義建筑和藝術的投入,既滿足了他們個人的需求和愛好,客觀上也推動、促成了文藝復興在佛羅倫薩的繁榮。美第奇家族為文藝復興運動做出了貢獻、發揮了重要作用,這一點應該是肯定無疑的。
  這個在佛羅倫薩歷史上曾經輝煌顯赫,并統治過這個城邦的美第奇家族,前后十一代人歷經了三百多年的努力打拼和發展,終因賈恩.加斯頓沒有子嗣,無人繼承,隨著他1737年逝去而謝幕。歷史早就翻篇了,起源于佛羅倫薩的文藝復興運動也過去幾百年了。但那場運動留下的教堂、宮殿、美術館、圖書館和人體雕塑,在佛羅倫薩中心城區,至今還留有美第奇家族的印記,被完好的保留了下來,今天依然隨處可見,吸引著大批的游客來這里觀光游覽。市中心的圣瑪利亞百花大教堂,是由喬凡尼委任著名建筑師布魯內萊斯基修建的,它的圓屋頂在樣式和結構上影響了歐美建筑幾百年,如今也依然是佛羅倫薩的象征。
  關于這個圓屋頂,還有個有趣的故事。當年參與招標的布魯內萊斯基,設計了一個卵式圓屋頂,在十一個競爭者中勝出。在采納他的設計方案前,裁判委員會想知道他將如何建造這個圓屋頂,要他予以說明。布魯內萊斯基拒絕透露他的秘密,他不在會上回答大家的問題,卻從口袋里拿出一個雞蛋問眾人,誰能告訴我,怎么把這個雞蛋站在桌上?眾人啞然之時,他把雞蛋輕輕擊向桌面,蛋殼裂開,雞蛋直立著。有委員說,這個誰都會。布魯內萊斯基回答說:“是的,當我把怎么建造圓屋頂的方法告訴你們時,你們會說同樣的話。”委員會雖然很謹慎,但喬凡尼還是委托布魯內萊斯基建造,喬凡尼去世后,這個建筑是在他兒子柯西莫的繼續支持下才完工的。
  花了一個月的時間,讀完了《美第奇家族——文藝復興時期的教父們》,我走進了中世紀的佛羅倫薩,走進了百花大教堂等建筑和人體雕塑背后的那些人物和故事。合上書頁,閉上眼睛,我仿佛獨自走在了佛羅倫薩清靜的小街巷中,與我那次在此不同,沒有摩肩接踵的游客,沒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只有當年羅馬和拜占庭教會參加東西方會談的主教們,坐在新落成的百花圣母大教堂里,為解決雙方分歧在據理力爭。我仿佛聽到了“是圣父和圣子發出了圣靈(天主教)?還是只由圣父發出了靈魂(正教)?”的激烈爭論,看到了不是官員的美第奇.德.柯西莫,在佛羅倫薩的勢力卻無所不在。在佛羅倫薩,金錢就是權勢。隨著柯西莫僭主政治的建立,美第奇家族在佛羅倫薩的權勢,終于由幕后走到臺前,成了佛羅倫薩的統治者。我仿佛也緩步走在了阿爾若河岸,在維其奧老橋附近憑欄看著那緩緩流淌的一江河水發呆,我知道自己還沉浸在書中的一些內容和情節里,只是遠處教堂的鐘聲,一聲聲把我喚回到現實之中。
  這就是讀書、思考的好處,可以抵達身子無法到達的地方。
  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未必盡然。走有走的優勢,讀有讀的益處。現在有飛機、高鐵、私家車,雖說出門行很方便,但時間和金錢成本太高,經常出門走近飛遠也太奢侈,不如閱讀來得方便實惠,讀能把我們帶進宏觀和微觀,走進歷史和未來,我們借由閱讀可以進入更大的空間,涉足更遠的地方,認識更多的人,知曉更多的事。有條件的話,能把“走”與“讀”結合起來,當然更好。先認真閱讀,做好功課再實地去“走”讀,會有更好的效果,更大的收獲。如若不能,退而求其次,回來補課,如我之讀《美第奇家族》,也開卷有益。
  
  2022年10月21日于三盛公園長島區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干塘
下一篇:愛上步行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