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干塘

干塘

干塘”是俗語,又叫“干魚塘”,它是我們長江以南一帶鄉下的說法,就是把魚塘的水放干后將魚捕起來。
  那時候,生產隊里有兩口大魚塘,并排著,一邊臨著湖,一邊挨著馬路。一口魚塘有一個足球場那么大,另一口魚塘有兩個足球場那么大。
  這兩口魚塘,最開始是池塘,始建于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其主要作用是囤水,方便生產隊用來澆灌菜地。后來,不僅囤水,還養魚。再后來,在池塘里養魚的用處超過了囤水的用處。因此,到了年關,大家都指望著這兩口魚塘,在干塘后,家家戶戶能分得幾條“上等魚”(指青魚、草魚、鯽魚之類的魚),圖個年年有魚,過個豐盛年。
  1979年后,生產隊里花大力氣把那兩口魚塘好好整治了一番。那條原來只有米把寬的長長的土堤,變成了兩米多寬的水泥堤,靠湖那邊的堤外還做了水泥護坡,并栽種了一大排柳樹。內堤還是保持原來板車那寬的距離,雖是土堤,但加高了不少。煥然一新的魚塘,還成了附近高校學生談戀愛的好去處。
  春天,內堤芳草萋萋;外堤楊柳依依。夏天,堤內水波漣漣;堤外湖水蕩漾。秋夜,湖里浮光躍金;塘內靜影成碧。但對村民來說,魚塘里最美好的季節,莫過于是在冬天,是在干塘的時候,是在豐收的時候。
  當時,我們生產隊是由兩個灣子組成的,大灣子叫樓子下,大概有四五十戶人家;小灣子就是我所在的灣子叫竹林灣,只有七八戶人家。魚塘在大灣子樓子下的村口,距離我家大概里把路的樣子。
  在寒冷的冬日里,一聽說,生產隊要干塘了,這個火熱的消息像長了翅膀一樣在兩個灣子里傳開了。整個生產隊的人,都放下手中的活計,都跑到塘岸上看熱鬧,甚至還吸引了附近水廠、學校、療養院的人。塘岸上擠滿了人,真的是人聲鼎沸滿魚塘。最高興的還是小孩子們,像過節一樣,蹦著、跳著、笑著、鬧著,盼著魚塘里的水早點放干。等大人們把魚捉完,調皮的男孩子們,就蜂擁而起,如同泥鰍一般鉆到了魚塘里,去摸些小魚、小蝦、蚌殼什么的,過過捉魚的癮。運氣好的話,還有可能捉到漏網之魚。
  干塘的時候,一般都選在臘月十八左右,不下雨的日子。只見,幾個男子漢將抽水機接入魚塘啟動,隨著抽水機“突突突”地作響,魚塘里的水就翻江倒海般地抽到湖里去了。魚塘大了,抽水機抽水有時得抽個幾天。抽了幾天的塘水,小孩子們就在塘邊候了幾天,真的是望眼欲穿。
  等到魚塘的水基本放干時,男子漢們穿著下水褲子下到塘里放網。刺骨的冷水爛泥,也難掩干塘分魚的喜悅。年齡稍大的村民在一旁指揮。魚塘里,還沒到塘角,就聽到一聲聲喊叫聲,此起彼伏:
  “張嗣元你那邊網拉高點”
  “張家勝的網往右收過來”
  “張家升你今天中午冇吃飯呦你用點勁塞”
  “張隆昌你個鬼裸戳的平時走路踩得死螞蟻今天走那快”……
  調侃的人,雖“毒舌”但句句在理;被調侃的人也不生氣,只是辯解道你老人家做點好事莫說過頭話了,這魚是發財魚,我們今天是在做發財的事!岸上的人,個個探著腦袋,伸長脖子,夠著看,還時不時,七嘴八舌議論著。而漁網里呢,白花花的一片,白魚黑魚,條條豐滿,活蹦亂跳。它們在拼命掙扎著,擁擠著,跳躍著,攪動水面。魚躍人歡,泥水四濺,不一會兒,抓魚的人就成了泥人,人們又是笑作一團,豐收的喜悅洋溢在冬日的陽光里。收網時,因齊腰深的淤泥,拉網的人走得很慢。終于,把魚逼到了一角,開始收網,一時間,拉網的人,岸上的人,笑得嘴都合不攏。
  下塘撈魚,岸上分魚。所有的魚集中堆放在岸上后,簡單沖洗下,準備每家每戶分魚。撈上來的魚還要分類,小魚扔到水里繼續養,留著來年再撈,就是所謂的“年年有魚”,圖個吉利。魚堆里,有青魚、草魚、鯉魚、鯽魚、鳊魚、鰱魚、胖頭魚……各種各樣的魚,還有的魚叫不上名字。魚堆邊,有用木桶排隊的,有用竹籃子排隊的,有用菜筐子排隊的。生產隊里的保管、婦女隊長和會計先把魚稱好,平均分成一個個小堆,并在紙條上分別寫上整個生產隊將近六十戶戶主的名字,隨機把紙條扔在小堆里,讓村民自行領取,隊長則在旁邊維持秩序。遇到年景好的時候,每家每戶可以分個五六十斤魚,過年時就可以不用再去買魚了。其實,大家并不是在乎魚分到了多少,更加注重的是一種樂趣。
  生產隊魚塘里放養的魚,不下飼料,喂的是青草、菜葉,肉質鮮嫩,沒啥腥味,不論是清燉還是煎炸,加點蔥姜,就是一道香噴噴的人間美味。因此,好多人家,魚剛一分到手,就被岸上看熱鬧的人,一眼相中,尤其是像青魚、鯽魚、鳊魚、胖頭魚之類的魚,總個緊俏。一番討價還價,被人買走,變成了現錢。
  抬的抬,挑的挑,拉的拉,慢慢地魚塘邊人就少了。大家帶著收獲回了家。清洗,刮鱗,摳鰓,又是一頓好忙,不亦樂乎。夜幕降臨,靜靜的村莊,炊煙裊裊,家家戶戶的灶間飄出了陣陣魚香。個把星期后,美麗的村莊,臘香浮動,房前屋后因高高掛起的臘魚而壯觀,一股暖意上心頭,農歷新年也進入了倒計時。
  那年,因為修桂林北路,生產隊里的兩口魚塘都在馬路的紅線范圍內,魚塘沉入了路底,就此銷聲匿跡。此后,我們再也看不到干塘捉魚的宏大場面,再也看不到岸上分魚喜氣洋洋的場景。
  物資匱乏的年代,干塘對大家來說是一種莫大的希望,它給單調的鄉村生活涂抹了一層亮色;物資豐饒的年代,干塘對大家來說是一種巨大的喜悅,它是鄉村風景里一道最靚麗的風景線。
  思念在歲月里行走,我在歲月里穿行。但那年,那月,那干塘,那分塘魚的記憶,反而隨著年紀的增長而愈發清晰。我想我可能是老了,總在回憶,總在懷舊!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