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桃花情渡

桃花情渡


  桃花盛開最熱烈時,表姐來了。
  看著桃花流水,表姐有說不出的歡喜。只要我父親有事,或去忙了,表姐就幫著我父親來撐船。表姐是姑媽家的女孩,叫麥苗,我叫她苗姐姐。因為姐姐出生那天,田地里的麥子恰好泛著青青綠意,姑父順口說就叫麥苗吧,一個丫頭片子,叫個花呀葉呀莊稼呀,也算是可以了。
  麥苗就麥苗吧,姑姑也覺得好。麥苗是姑媽的大女兒,底下還有妹妹也有弟弟,她是家里的老大。苗姐姐讀完初中,就下來做農活或是在村子里的果農家里幫工,賺點錢,貼補家用。村莊偏僻,又落后,除了種地,也沒什么可以做的。有時候農閑,就待在家里,什么也不做。為此,姑媽說:這樣咋行?看看把孩子閑散得學懶了,應該叫孩子出去,闖蕩一下,最好是找個好人家嫁了,也就放心了。
  姑媽心疼女兒,不想讓苗姐姐再在窮困落后的村莊里生活,打算讓她嫁到好點的地方去,不再那么吃苦。雖然舍不得女兒嫁的遠,但是,權衡利弊,還是覺得嫁個好地方,才為上策。
  表姐從前來過我家。那時,我還很小,不記得什么了,苗姐姐也不大,一個小女孩子,啥也不懂,這一轉眼,苗姐姐變成大姑娘了,我也上小學了。我們兩個在一起時特開心,母親說我們兩個就像是兩只小喜鵲,嘰嘰喳喳好吵人呢。
  父親在桃花渡依然撐船,忙的時候,苗姐姐就來幫著父親撐船。今兒一早,父親工地上出現了問題,電話打到村子里,父親趕緊回工地了。我和苗姐姐毫不含糊,去替父親撐船。
  剛剛過了清明,桃花盛開得也恰到好處,這里一片片,那里一點點,在柳綠槐茂的樹叢里開得正自在。一只只鳥兒飛來,念舊的燕子也飛來,蝴蝶更是巡視了個遍,在河岸邊的花叢里翩翩起舞。再有那些小野鴨,好似剛剛孵化出來,還不太會游泳呢,在水面輕輕游動,一刻也不敢離開媽媽視線,生怕一離開,就會落下水去。春天呀,那可是戀愛季節呢!各種鳥兒在追逐,各種蟲兒也在追逐,這邊唧唧叫著,那邊嘎嘎叫著,成雙成對的,就連蝴蝶、蜻蜓、蛙兒也是出雙入對,卿卿我我……
  苗姐姐看著美麗的河水,盛開的桃花,竟然吟誦出一首美麗的詩來:“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問是哪里的詩句?這么好聽。苗姐姐說:“是《詩經》里的,告訴你吧,里面還有好多詩句,都很好聽,也很有意義吶。”苗姐姐說著就笑了,兩只酒窩深深的印在嘴角邊,露出一行玉貝一樣的牙齒好美麗呀。
  恰在此時,對岸有人喊著:“喂,船家,我要渡河吶,請你劃過船來喲。”
  呼啦啦的河水,蕩起綠波,白色水鳥翩翩飛翔,聲音劃過水面,慢慢飄到耳際。渡船還沒有動吶,這邊也有人在喊:“等等我們喲,等等哈。”
  原來這頭村莊的吳家奶奶劉家婆婆再有俺們村子里的翠花嫂子,馬伯伯也要渡河吶。
  
  二
  對面的喊聲又在響起:“對岸姐姐劃船過來呀,我要渡河嘞——”
  我聽出來了,好似孫浩的聲音,他是對岸孫家村的,去年剛畢業,在村子里教小學。于是,我趕緊回復:“聽到了,小孫老師稍等哈,就來了。”苗姐姐抿著嘴兒,去攙扶著吳家奶奶和劉家婆婆,一邊的馬家奶奶說:“姑娘,謝謝了,我自己能行吶。”劉家婆婆也笑著說:“我也能行,還是去攙扶一下馬家奶奶吧,看她歡喜的過頭了。呵呵。”
  馬家奶奶大笑著說:“我就是要歡喜的過頭咋地呀,我姑娘給我生了一雙外甥女兒,太開心了,哈哈。”
  “是嗎?什么時候的事兒?”翠花嫂子急忙問。沒等馬家奶奶說,劉家婆婆就搶著說:“昨晚上,電話打到我家去的,她家電話沒交錢,斷線了。我給她去送的信兒,今兒早,掙了她十個紅雞蛋吶,呵呵。”一說紅雞蛋,吳家奶奶還沒站穩,就伸手去籃子里摸出幾個紅雞蛋來,分給船上的人吃。苗姐姐接過來,讓我給收著,她要劃船吶。
  流水也好似被一船的人傳染,嘩啦啦的聲響更加歡騰。船兒劃動著,苗姐姐動作嫻熟,手腳麻利,桃花在岸邊一一退去,對岸的桃花也開得正盛,逐漸可以看清了對岸上人的身影。翠花嫂子說:“那不是小孫老師嗎?”一句話說出來,一直沒有開口的馬伯伯,接上話說:“好后生呀,有出息吶,教著我家孫子,他回家天天夸他們老師如何如何好吶。”
  劉家婆婆笑著說:“小孫老師沒有處對象吶,吳家奶奶,不如把我家孫女紅兒給介紹介紹。”不知為什么,此話一出,苗姐姐低下頭去,臉也扭過去了,好似不高興的樣子。
  忽然間,我好似感覺到了什么,是呀,自從苗姐姐來幫著我父親撐船,小孫老師好幾次坐船了。上幾次都是父親在場,小孫老師和父親有說有笑的,小孫老師還故意問了父親許多苗姐姐的事兒,父親一一說出,小孫老師竟然驚訝地說:“難怪看著眼熟,我們見過的。”原來苗姐姐小時候來時,就見過小孫老師,那時候都還小,還追著一起互相打鬧,現在一轉眼都大了。小孫老師說:“那時候,苗兒好似八九歲大,我十三四吧,小玉兒才三四歲呢,跟在后面都跟不上趟呢。”
  “是呀,一轉眼都大了,都大了。”父親說著笑著,流水也歡笑著。
  記得每次見到小孫老師,苗姐姐都是羞羞的,臉蛋好似岸邊的桃花紅的鮮艷,嬌媚。
  當船兒快靠岸時,吳家奶奶忽然說:“劉家的,我不怕你不高興,我看呢,你家紅兒不太合適,我倒是感覺著呀,這船上的劃船姑娘苗兒倒挺合適的,俗話說媒人心里有桿秤,我看行呢。”我一聽高興起來說:“謝謝奶奶,你老就去替俺苗姐姐說說吧,俺在這里先謝謝你老了。呵呵。”
  
  三
  一船人下了船各奔東西,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小孫老師跳上船來,肩上還扛著一支桃花。一只桃花,紅得格外顯眼,映著小孫老師的一張白凈的臉,更加顯出他的文靜安然。他輕輕地坐在船上,手里緊緊抱著桃花枝,臉上微微笑著。
  走出去一段路的吳家奶奶回頭喊著:“我看行,挺合適的。”苗姐姐早已羞得抬不起頭了,只顧著忙自己手里的活兒,也不答話。我就高興地回復:“那您老人家,別忘了去給說說呀,千萬別忘了!”
  小孫老師就問我:“玉兒,別忘了什么?”
  我說:“誰都可以告訴,就是不能告訴你。”
  苗姐姐嗔怪著我:“玉兒,別再胡說,小心我不高興了。”
  我上前摘下一朵桃花來,故意給苗姐姐簪在烏黑油亮的辮子上,“真好看呢!小孫老師,你這是給誰折的桃花呀?莫非是她?”
  小孫老師臉一下子就紅了,低下頭,用手撫弄著桃花枝,說:“就看誰喜歡了,誰喜歡就是給誰折的。”苗姐姐看了一眼小孫老師,也羞澀地低下頭去。我忽然想起苗姐姐昨晚看的一本書里面有個女孩,扶著桃花枝,不禁說:“好像是在哪一本書里讀到過,說是有女孩扶著桃花枝呢。”小孫老師接話說:“嗯,我也記得,里面好似這樣描寫的:女孩她手扶著桃樹。她記得她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對門的年輕人同她見過面,可是從來沒有打過招呼的,他走了過來。離得不遠,站定了,輕輕地說了一聲:‘哦,你也在這里嗎?”
  說到這里,苗姐姐直夸小孫老師好記憶。我倒是聽出來了愛情的味道,原來很小的時候苗姐姐來我家,就與小孫老師很合得來,村上男孩子不懂事,欺負苗姐姐是從山里來的,小孫老師就站出來護著苗姐姐。我也是后來才知道,原來那本書是借小孫老師的。他們早有來往,難怪家里有那么多人上門提親,苗姐姐都不答應,心原來是在這里呀。
  河水悠悠流遠,小船兒就要靠岸,我看看苗姐姐,又看看小孫老師,看著他們嫁既羞澀,又互相有一搭沒一搭地搭話,很有意思。忽然間,我說:“我呀,突然很想保媒呢,你們看我咋樣?”
  苗姐姐先就噗嗤一聲笑了,說:“媒婆都是上了年紀的,你這么小,豈不是委屈了你。”
  “嘿嘿!”我唱到:“小姐小姐多風采,君瑞君瑞你大雅才。風流不用千金買,月移花影玉人來……”
  沒唱完呢,小孫老師就急著說:“原來是小紅娘呀。”
  船到岸了,小孫老師走了,他把桃枝留在了船上,苗姐姐抱起桃枝,咪咪笑著。我在一旁歡喜地喊著:“桃花流水深三尺,不及孫浩桃花情。”
  桃花兩岸,流水淙淙,苗姐姐又劃起船兒,她劃得更起勁,我呢,心里也甜蜜蜜的,為著苗姐姐,也為著美麗的人間生活,好美喲!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2022拍鳥月歷
下一篇:窗臺上的朱頂紅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