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故鄉的小鎮

故鄉的小鎮

小鎮的名字里有一個“廟”,讓我不由得想起了一首童謠:“從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廟,廟里有個老和尚……”我想,回溯小鎮的歷史,小鎮一定是有一座廟宇的,也許還曾香火鼎盛。隨著歲月的變遷,曾經的廟宇消失在風雨中,只留下一個名字給小鎮的后人,讓小鎮的后人和看到小鎮這個名字的人聯想。
  小鎮南北走向,105國道穿鎮而過,105國道也就成為小鎮的主大街,機關單位、學校、醫院、商鋪等分布在街道兩邊。走在如今的小鎮大街上,道路寬闊整潔,街道兩邊的路燈整齊排列,民居商鋪鱗次櫛比,現在的小鎮越來越具有現代化的氣息了。
  在小鎮南頭有一個名為“圣泉飛歌”的雕塑,雕塑形如飛卷的浪花,在雕塑底部的碑文上介紹了小鎮“八卦泉水”的歷史。看了碑文才知道,據《霍邱縣志》記載,小鎮南頭八卦頭坡地自古就涌圣泉,名為八卦泉,又稱聰明泉、長壽泉。所以,小鎮自古就被稱為“千泉之鄉”。
  小時候,二姑家就住在八卦頭荒山(大的黃土丘陵)南面坡下的一個小村莊。這座荒山很高很大,站在荒山頂上,能看到南面廣袤的田野和田野中間那像玉帶一樣蜿蜒流淌的小河,過了這條小河就是洪集鎮了。二姑家前后是幾間茅草房,中間是一個小院子,坐北朝南。站在二姑家的門口,就能看到西邊不遠處105國道上的汽車跑。
  小時候正月里去給二姑拜年,常常能呆很多天。平時除了看書做游戲,沒事的時候,我和小表姐,還有大姑家的小表哥,我們三人還一起帶著斧子和竹籃去打柴。有時會經過現在的八卦泉眼跟前,也就是現在的八卦礦泉水廠大院內。當年,八卦泉眼所在的地方就是一小塊長滿了野草的沼澤地,常年有清清的泉水流出。八卦泉眼附近的水田,得到八卦泉水的灌溉和滋養,土壤肥沃,卻有一個特別的稱呼,叫“渲湖”。渲湖的土很深,在耕作的時候,水牛都能陷下去,耕作不便,讓鄉親們感到很煩惱。當年的鄉下經濟還很落后,信息也閉塞,鄉親們還沒有意識到天然無污染的泉水是一種寶貴的資源。
  后來,我們這兒流行打壓水井,二姑家的鄰居也打了一口壓水井。但這口壓水井很特別,不要人費力氣壓,水就會自動流出來,水質甘甜清冽,常年不竭,冬暖夏涼,讓人感到很神奇。
  再后來,大表姐考上了大學。大表姐大學畢業后在省城找了工作,節假日回老家,有了知識和見識的大表姐看到老家汩汩流淌的泉水,意識到這可能是一種寶貴的資源。就帶了一些井水到省城的科研機構去化驗,結果證明八卦泉水的各項理化指標都達到優質礦泉水的標準!
  再后來,我們鎮就在八卦頭招商投資建了一個礦泉水廠,為發展鄉鎮經濟,帶動周邊的農民致富做出了很大貢獻。曾經的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地方,隨著那一瓶瓶的礦泉水走向全國各地而變得聞名遐邇起來。八卦礦泉水已成為小鎮一張亮麗的名片,到小鎮旅游的人,小鎮南頭的八卦礦泉水發源地值得一游。
  另據“圣泉飛歌”雕塑底部的碑文介紹,小鎮還是已故開國將軍陳鶴橋的故鄉,對這段歷史我不太了解,看來我是孤陋寡聞了。小鎮出了一位開國將軍,應是小鎮人的驕傲。
  在小鎮的大街上徜徉,大街中部的鎮政府辦公大樓絕對是吸引人的建筑。現在的鎮政府辦公大樓還在街道西邊,只不過往南移了一小段距離。不由得想起了老鄉政府。
  當年我上初中的時候,老鄉政府就在學校的對面,隔著一條馬路,學校在街東面,鄉政府在街西邊。和現在相比,當年鄉政府的辦公地顯得有些寒酸,都是清一色的紅磚灰瓦的小瓦房,坐北朝南,整齊排列。當年,老鄉政府的前面有一個池塘,記憶當中,池塘里常年碧水如鏡,可浣衣洗菜。在池塘前面的煤渣路邊還有一口很深的老井。記得上初三住校的時候,我們做好事,幫老師從井里打水回去吃。這口老井是周圍居民和單位、學校的飲用水源,每天井邊都很熱鬧——打水人的說話聲、用轆轤打水的聲音,洗東西的聲音,這些聲音混雜在一起,每天在老井旁上演。
  現在回想起來,我對老鄉政府印象特別深。低矮古樸的小瓦房,瓦房前邊碧綠如鏡的小池塘,池塘前面的那一口老井,都像畫一樣印在自己的腦海里。對老鄉政府有很深的印象,不僅因為古樸優美的環境,還因為老鄉政府食堂里那可口的飯菜。在我的母校曹廟中學讀書時,有時嘴饞了,或者去晚了,學校食堂沒有飯菜賣了,我們就會到鄉鎮府的食堂里買飯吃。畢竟是單位食堂,飯菜油水要大些,記得老鄉鎮府食堂里做的紅燒肉特別好吃。
  現在,原來老鄉政府的駐地已經改成居民小區了,望著那些洋氣的小洋樓,再也難尋到當年紅磚小瓦房的影子。前面的老井也被填平了,成了堅硬的水泥路面。故地重游,讓人感到惆悵和回想。紅磚小瓦房、池塘、老井,連同我們那段黃金的青春歲月,都一同湮沒在歲月的長河里。
  我的母校,小鎮初中還在原來的地方,就在現在的老鄉鎮府居民小區的東邊,中間隔著一條馬路。只是曾經紅磚灰瓦的教室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氣派的教學樓。當年學校前面的楊樹林也不見了,變成了一幢幢小洋樓。學校西面的護校溝和操場也不見了,變成了一個個商業門面房。隨著小鎮的發展,小鎮的土地已變得寸土寸金。
  當年,學校前面的楊樹林是我們的樂園,陪我們一起走過春夏秋冬四季。我們課后在楊樹林里散步、做游戲,早晨在楊樹林里背書,有時還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聽會吹口琴的同學演奏流行歌曲。春天的早晨或傍晚,我們還到學校東邊或西邊的油菜花田里背書。那黃燦燦盛開的油菜花,散發著馥郁的香氣,就如我們朝氣蓬勃的青春!
  現在的小鎮變化很大,有了超市,有了路燈,有了自來水,有了現代化的工廠……我的母校往北沒多遠就是糧站,只有糧站還是原來的紅磚大瓦房。當年,父母年年都要用架子車往糧站送公糧,除去上交,剩余一點微薄的收入,要維持一家人的生活,還要給我們弟兄三人交學費。看到現在的糧站,我仿佛還能看到當年父母鄉親汗流浹背用架子車送公糧的情景。國家政策好,取消農業稅,種田再也不用交公糧了,糧站就冷落了,成為歷史的見證和記憶。
  在小鎮的北頭路東,有一座鐵塔,當年可算小鎮的地標建筑。當年,小鎮的房子都很矮,只有這座鐵塔最高,很遠就能看見。膽子大的人會攀爬到鐵塔頂上看風景。我也曾試圖爬上去看看風景,可是爬了一小段,就感覺恐高頭暈,就不敢再爬了。有人說鐵塔是飛機航標,有人說是測量水文的,具體是干什么的,我也不懂。只是曾經很高大的鐵塔現在在小樓中間顯得很矮小,再也不那么引人注意了。如今的小鎮長高了,長大了。
  走在小鎮的大街上,看著變化了的和沒有變化的,試圖尋找我們當年的影子。我仿佛還能看到你那曾經青澀而又熟悉的身影,看到我們的父母弓腰駝背、汗流浹背拉車送公糧的情景。我也仿佛還能聽到老井旁打水人的喧嘩聲,學校前面的楊樹林里悠揚的口琴聲,聽到教室里同學們的朗朗讀書聲。我仿佛還聞到了從學校食堂里飄出的飯菜香。我的家鄉,皖西曹廟小鎮,我永遠愛你!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年的風景 散文
下一篇:江畔女孩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