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小米愛上江大河

哈小米70后,回族,山西人,20世紀50年代末,在如火如荼的大西北開發建設中,年輕的父親成為萬萬千千礦區建設者中的一員;江大河70后,漢族,東北人,父母親在東北有工作,先去礦區的親戚朋友們對父親說,當地的西瓜大又甜,用指甲一劃一裂兩半,用勺子挖著吃,茄子是長的,比東北的圓茄子好吃多了,總之,當地的蔬菜水果都是香甜的,多的吃不完,而且礦區根本不冷,沒有東北那要命的大雪,諸如此類云云,加之說是到了礦區,孩子們的工作可以解決掉,血氣方剛的父親舉家遷到了礦區。
  父親到礦區工作時,哈小米和母親、兄弟姐妹們在老家和爺爺奶奶一起生活,80年代中期,父親辦了農轉非,他們一家成了礦山人。
  江大河和哥哥姐姐們在地窩子里出生,哈小米到礦區和他家做鄰居時,一同住在平房,江大河比哈小米大三歲,和哈小米都上初二,開學時,哈小米的父親讓江大河帶著哈小米去報名,校長一看哈小米學生證上的成績,兩眼冒光,雖然哈小米沒有轉學證明,但校長不加思考就把哈小米收下了,哈小米在地方重點中學讀書,各門成績都在90分以上,這樣的學生,老師不喜歡才怪。
  哈小米和江大河坐第二排同桌,上課時,哈小米認真聽課做筆記,江大河屁股下面就像坐著烙鐵,扭來扭去,不是戳前面同學的脊背就是乘同學起身回答問題,偷偷用腳把凳子挪到一邊,要不就轉身把一只毛毛蟲放在女同學桌子上,嚇得女同學尖叫,當然,江大河的學習成績一般,尤其英語,幾乎靠蒙才能得幾分,自從和哈小米同桌后,江大河的英語成績青云直上,能考60分了,當哈小米把60分選擇題做完后,江大河斜著眼睛也做完了選擇題,英語老師拿嬉皮士江大河沒辦法,給哈小米英語110(附加題10)分的卷子上批了一個批語:助人為樂,何功之有?
  哈小米膽小靦腆,江大河從不欺負哈小米,上學放學他總要等哈小米一起。一晃到了初三,哈小米個子長到166厘米,她瓜子臉,皮膚白皙,身材修長,高鼻大眼,唇紅齒白,儼然一個水靈靈的大丫頭。江大河呢,個子一下竄起來了,足有180厘米,嘴唇四周有了一圈毛茸茸的胡子,別看他學習成績不咋地,可他的體育好,學校每次舉行籃球比賽,他穿著紅色跨欄背心在球場上馳騁跳躍的樣子,讓女同學們心跳不已;他畫畫、跳舞、唱歌樣樣都行,班里有活動,他都是主角,哈小米比較安靜,睜著怯生生的大眼睛注視著這一切,她自身優越的條件和優秀的學習成績,令同學們羨慕極了,她卻渾然不知。
  初三第二學期,江大河要去當兵了,參軍要走的時候,同學們就起哄:“老江,你舍得哈小米嗎?小心被xx撬走了!”江大河看著哈小米說:“你們胡說啥呢,人家要考大學呢!”這之前,同學們開他倆的玩笑,說是江大河喜歡哈小米,哈小米年齡小,只知道學習,對同學們開玩笑也不以為然,他覺得江大河就像大哥哥一樣呵護著他。
  江大河當兵走的前一天晚上,來哈小米家道別,給哈小米送了兩幅自己畫的仕女圖,哈小米把這兩幅畫貼在書房里,屋子里一下有了一種嫻靜的氣息。
  到了部隊,江大河給哈小米來信了,告訴他在部隊的情況,哈小米去信告知學校和家里的情況,那年中考,哈小米順利考上了中專。
  哈小米讀完中專分配到礦區學校當老師時,江大河也復員回礦區當了工人。他們兩家還住在老平房里,江大河經過軍營錘煉,身高達到了186厘米,更加英姿勃發,成熟穩重,哈小米身高171厘米,是礦區出名的美才女,一時間,給哈小米說媒提親的人踏破了門檻,全是礦區和地方有頭有臉的人家,哈小米對這些上門說媒提親的人不聞不問,父母親不懂哈小米,問她的擇偶標準到底是啥?哈小米心里暗說,就要大河哥這樣的。
  江大河還像以前一樣愛往哈小米家跑,來了和哈小米坐一起嘰嘰咕咕,說說笑笑,時間長了,就有閑話傳開了,說哈小米和江大河在談戀愛,這話傳到了哈小米父母的耳朵里,以后江大河來了,哈小米父母親表情很淡漠,問,你找我家小米干啥,都長大了,要注意影響!他們警告哈小米:找對象我們就一個條件,一定得是回民。
  上學時,江大河就喜歡哈小米,他怕影響哈小米學習,一直沒有對哈小米表白過,到了部隊后,他們鴻雁傳書,慢慢地就相互傾訴思念和傾慕之情,相約一生一世永不分離。可如今,民族問題卻是橫亙在他們面前的一座大山,固執的父母親不同意回民以外的任何民族成為自己的女婿或者兒媳,哈小米干脆給父母親攤牌:除了江大河,她誰也不嫁,父母親要不同意,她就單身到老。
  江大河父母親那邊沒有多大的阻礙,他們是看著哈小米長大的,只擔心兩家的飲食習慣不同,江大河說,結婚了他就入回教,江大河的父母親比較開明,支持兒子的做法,對于哈小米父母親強硬的態度,江大河父母親找機會和他們聊、找身邊關系好的同事和領導勸說他們,江大河的父親說:“老哈,現在時代這么好,我們老的也要與時俱進呢,你聽這歌唱的好不好,‘56個民族56朵花,56個兄弟姐妹是一家’,咱哥倆在一起出生入死,摸爬滾打了多半輩子,不是兄弟勝似兄弟,如今娃們又情投意合,咱們都知根知底,我們大人不要做惡人了,娃們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再這樣僵下去就不怕娃們想不開鬧出事情?”
  在哈小米的堅持和大家的勸說下,幾經周折,哈小米父母親終于答應了這門親事,1997年香港回歸時,他們在哈小米的單身宿舍里舉辦了簡單而隆重的婚禮,江大河入了回教,小日子過得紅紅火火,過了幾年,他們買了人生的第一套樓房,隨著一對漂亮可愛的雙胞胎兒女的到來,給這個民族組合家庭增添了無限的樂趣。
  隨著好政策出臺,國家經濟不斷發展,礦區人民的生活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哈小米和江大河父母兄弟都住進了樓房。哈小米在教師崗位上教書育人,兢兢業業,江大河在工作上精益求精、嚴于律己,一步步走上了管理崗位,工資待遇有了質的飛躍,丈母娘是家屬,時常住院吃藥,其他幾個兒女條件有限,哈小米和江大河成了家里的重要經濟支柱。江大河在工作之余揮毫潑墨,是礦區小有名氣的書畫家,一家人和和睦睦,精心養育著一對兒女,孝敬兩家父母,善待兄弟姐妹,鄰里友善,被評為礦區模范家庭。
  女兒和兒子在大學都學了理想的專業,他們遺傳了父母親的優點,不但學習好,而且各有特長,女兒喜歡唱歌,專功主持,兒子擅長畫畫,學了設計,回漢孩子長相綜合了父母親的優點,長得格外漂亮帥氣,老工人們就開老哈的玩笑:“你個犟驢,當時還不同意這門親事,你看誰給你一天買吃買喝,孝敬你們著?”70多歲的老哈,戴著白色的禮拜帽,捻著銀白色的胡須,哈哈大笑著說:“習總書記說民族團結一家親,我老哈有這福氣趕上了!娃們也爭氣!”
  時光荏苒,歲月如歌。轉眼,哈小米和江大河的一雙兒女大學畢業了,女兒回礦區當了主持人,兒子留在北京創業,2020年開始,一場疫情從武漢開始席卷全國,在外打工創業的人,因疫情的反反復復,不斷關門停業,在大人們的鼓勵下,兒子回到礦區成了第三代礦山人。
  逢年過節,這個回漢組合的家庭更是其樂融融:過春節時,江大河的父母給哈小米父母拜年,老哥們和孩子們在老哈家里喝蓋碗茶,吃手抓;開齋節時,噴香的油香、酥脆的馓子、嫩香的牛羊肉餅就擺在了江大河父母家的餐桌上,他們住在寬敞明亮的房子里,看著年輕有為、朝氣蓬勃的晚輩們,老弟兄倆開心地笑著,互拍一把說:“要不是我們黨領導的好,民族政策好,我們哪里能過上這么好的日子啊!”
  時代大潮奔流不息,幸福生活綿延不斷。相信這個回漢組合的家庭,在黨的領導下,必將攜手走進新時代,開創更加美好的明天!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