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冷清清的風風火火


  一
  疫情洶洶。誰沾上疫情,封控誰。
  宋漁所居小區的單元樓,出現了一個陽性確診病例,該單元執行封控管理措施。所謂封控就是足不出戶,快遞不能上門,生活垃圾只能堆放門口。宋漁在封控執行前,就離家到單位加班了。他很興奮地將這一情況向領導報告,心想真險啊,差點封在家里了。沒想到,領導指示他,趕緊回家或回宿舍,向所在社區報備。宋漁決定暫住宿舍。跟宿舍所在社區報備,得到的回復是:“執行相同的封控措施。請不要出門,我們將上門安裝磁條,上門進行核酸檢測,生活垃圾請放門口,我們派人清理。”
  宋漁在宿舍坐下來。這里沒有米面,沒有其他蔬菜水果,沒有冰箱洗衣機。一個人坐在房間里,安靜得聽得到呼吸,安靜得感覺到冷清。接下來要在這里足不出戶五天?我要過一種冷冷清清的生活嗎?
  
  二
  足不出戶并不意味著與世隔絕。
  他一大早通過外賣購置了生活必需用品。上午他主持了一個騰訊會議,與會者一百多人。熱情的問好,洪亮地介紹情況,清晰地部署任務,與會者又哪里知道他在一個冷清的宿舍里呢?
  午飯時間到,不能自由地到食堂吃現成飯菜,自己做也來不及,他有神器——美團外賣。手指輕點,一盤盤愛吃的菜收入囊中。他馬上淘米插上電飯煲,自己蒸點米飯。不到半小時,門鈴響起,快遞小哥送菜來了。他收拾餐桌開始午餐。
  同事發來微信,有幾項工作需要及時處理。相關事項、要求、時限等,都以文件形式發送過來。他接收后,分出輕重緩急,一件一件加以處理。一會兒向甲部門提交一份報告,一會兒向乙部門反饋復函,一會兒微信溝通情況,一會兒直接電話問詢,忙得不亦樂乎。一個下午很快就過去了。
  晚飯他用中午的剩飯,做了一頓蛋炒飯,三下五除二吃完了。他準備將腦海里的故事寫出來,向網絡文學投稿。雖然無名無利,他卻樂此不疲。寫作是他的業余愛好之一。他給自己取了一個筆名:文生。大意是期望以文謀生,雖不能至,然心向往之。雖然寫的并不好,但他一直在努力。漫漫長路,他堅持跋涉,冷冷清清的房間里,他寫的熱火朝天。
  這一天真是冷冷清清,又風風火火。
  
  三
  足不出戶并不意味著斷絕聯系。
  早晨媽媽就發來視頻,問早餐了沒有,一個人在家都做些什么吃?他簡單匯報后,和媽媽聊聊疫情的封控情況,這邊的疫情現狀,孩子都居家上網課,又出現了幾個陽性病例等。又詢問了老家疫情防控的情況,爸爸的身體情況等。媽媽叮囑他好好吃飯,不要湊合。宋漁連忙嗯嗯的答應。
  處理工作的間隙,他跟一個在國外的好友小潔微信聊天,告訴對方自己遭遇疫情,被封控的情況。“我居家辦公了,這里疫情又嚴重起來了”。
  “是呀,我關注到了。多保重。”
  “你們那邊咋樣?都共存了對嗎?”
  “是的,早就共存了。如果出現陽性,就回家休息。轉陰再來上班。”
  “國內還做不到。”
  “是的,我理解國家是怕醫療系統的承載能力一下被擊穿。所以防控在先,防控優先,我真的理解。”
  “我也理解。”
  處理手頭工作,很快又是一天。
  到了晚上,妻子小瓊發來微信。
  “晚飯吃了嗎?”
  “吃啦。”
  “晚飯吃的什么?”
  “雞蛋白菜豆芽瘦肉一鍋燉,哈哈。”
  “哈哈,這是你的招牌飯呀!”
  “我剛忙完,給你點了水果。”一張快遞的截圖彈出來,“每餐配上一到兩種水果,保證補充維生素。”
  “我心暖暖。”他接著說“終于有人愿意管我了。這兩天社區說上門做核酸,上門收垃圾,都沒有人來。不知咋搞的?”
  “估計是封控點太多,一時忙不過來。你可千萬不要出門呀!”
  “知道知道,我絕對足不出戶!”
  一會兒宋漁收到一大袋水果,有香蕉、橘子、葡萄、蘋果等。夠吃好幾天了。
  宋漁給妻子也發了一張截圖,是彩色唇膏。“這是今天下午給你買的。上次看你嘴唇都快裂了,我說讓你多涂涂。”
  “下午就買了,現在才說!”“我有唇膏,又便宜又好用,你趕緊退了。”
  “你說我好不容易辦個事,怎么還能退呢?我反復比較了各個色系,還是覺得這款比較經典,希望你喜歡。”
  “別買了。真的!”“你太暖了!”
  宋漁雖然孤零零一個人呆在房間里,冷冷清清。但實際上從早到晚,他與父母、朋友、愛人的交流,卻風風火火。
  
  三
  足不出戶正好可以看書、寫文。
  夜深人靜,宋漁拿起朱光潛的《談美》重讀起來。五年前的六一兒童節,他將這本《談美》送給女兒作為禮物,并扉頁上寫下贈語:這本談美送你,祝你從此認識美、欣賞美。可惜女兒沒有讀。這次他一邊讀,一邊在書上寫寫畫畫,一邊不住地點頭,一邊做筆記。他在筆記本上歸納了為什么要談美。美是完美人生的需要。朱先生說:“我以為無論是講學問或是做事業的人,都要抱有一副‘無所為而為’的精神,把自己所做的學問事業當做一件藝術品看待,只求滿足理想和情趣,不斤斤于利害得失,才可以有一番真正的成就。偉大的事業都出于宏遠的眼界和豁達的胸襟。如果這兩層不講究,社會上多一個講政治經濟的人,便是都一個借黨忙官的人;這種人愈多,社會愈趨于腐蝕。現在一般借黨忙官的政治學者和經濟學者,以及冒牌的哲學家和科學家所給人的印象只要一句話就說盡了,——‘俗不可耐’”。
  美是和諧社會的需要。朱先生說:“……我堅信中國社會鬧得如此之糟,不完全是制度的問題,是大半由于人心太壞。要洗刷人心,并非幾句道德家言所可了事,一定要從“怡情養性”做起,一定要于飽食暖衣、高官厚祿等等之外,別有較高尚、較純潔的企求。要求人心凈化,先要求人生美化。”
  美是認識漆黑天空的星光。朱先生說:“悠悠的過去只是一片漆黑的天空,我們所以還能認識出來這漆黑的天空者,全賴思想家和藝術家所散布的幾點星光。朋友,讓我們珍重這幾點星光!讓我們也努力散布幾點星光去照耀那和過去一般漆黑的未來!”
  夜深了,他仍不肯睡。他風風火火地坐到電腦前,將足不出戶幾天來所作所為所思所想寫成文字,就是這篇《冷冷清清的風風火火》。
  
  (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屁股正傳
下一篇:我們在疫情中做什么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