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屁股正傳

屁股正傳


  年輕時喜歡看女人的臉,中年以后覺得女人的臉不如屁股好看。而現在,我喜歡看男人的屁股,無論什么角度。
  這是由黑猩猩引起的。看電視時我發現,黑猩猩面部很像人,而它的屁股更像人。后來我進一步觀察,得到一個驚天秘密——許多動物的屁股都與人屁股相似,比如,斑馬、駝鹿、犀牛、大象、野狗、猴子……我忽然意識到,人類從動物進化而來的表征是多方位的,不能按常規的套路去比對,要另辟蹊徑,于無聲之處聽驚雷,于無心之時看屁股。
  人類的進化,具體表現在身體的改變和智力的提升上。由于人這個物種產生了文化,其面部特征比祖先增加了更多表演的成分,如此一來,就不如屁股保留原始性格中的真誠痕跡深刻。人類光滑的屁股弄點水洗一洗,在顯微鏡下隨意看看,就發現,是那般的溝渠縱橫,陰線密布,復雜得很。真正高明的巫醫往往不喜歡洗干凈的屁股,這是聞屁股的散發味識病情的關鍵,看臉的望聞問切不太可靠,就像現在最靠譜的核酸檢驗還是肛拭子,關鍵是要把姿勢擺對——脫褲子趴在床上,相關人員用棉簽捅肛門兩次,一次淺,一次深……盡管人類文明初始的羞澀在臉,但在生死大事面前,把這當成善意的撓癢癢,驟然的菊花一緊,也會在生理上產生快感。
  假如人類沒有直立起來,就不可能稱之為人,其屁股扭動時的標致樣子,就可以和各種動物媲美,物以類聚嘛。雖然現代人站起來了,但胖一些的人走動時,屁股是不是有些像河馬、大象、犀牛、狗熊……瘦一些的人蹦跳時,屁股應該像某些猴子、狗、驢、鹿……不胖不瘦的人選擇性就更多了,有時人們可以把鴕鳥的屁股概念引入某種高端人士的思維里,在頭頂上粘幾根迎風招展的大鳥毛,在土丘上斜插幾桿搖曳的歪旌旗,就有幾分部落首領的威風了,與黑猩猩不怒自威的屁股有得一拼。
  每當我看到一些人優雅的行走姿態,就想起了鴕鳥或長頸鹿,的確很美。看到一些人笨拙穩重的行走姿勢,自然也會想到河馬和狗熊,那是一個大氣磅礴的盛景。某些人的走路姿勢特別帶節奏,屁股扭得十分好看,讓人立刻想模仿,這時腦海中浮現的是狗兒、貓兒、兔兒等寵物可愛時的模樣。總之,我看動物時就想到了人,看人時就想到了動物,都是從屁股開始聯想的——這個部位的特征單純可愛,可以讓物種之間的距離無差別瞬間拉近。至于臉,只能謹慎參照,能不看盡量不看,以免被五官挪位的假象忽悠。
  有人就要問了,你怎么就喜歡男人的屁股呢?我給出的理由很直白:男人基本都不穿裙子,屁股的特征明顯。盡管不同版型的褲子把屁股包裹得有模有樣,但只要扭動起來,那里面的肌肉表現還是比較誠實,不會像臉一樣肆意撒謊。你只要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人的屁股扭動起來特別暴露其性格特征,如知識修養、家庭教育、文化高低、文明程度,甚至說話的語速、聲調的粗細、頻度的高低,也能從屁股的動態里依次顯現。為什么現在有人說:起來走兩步!或,出來走兩步!我懷疑這就是想看他的屁股,從這個被常人忽視的部位,可以觀察到許多臉上看不到的東西,這就是我喜歡看男人屁股的緣由。
  雖然人們常說男女平等,從世界杯足球賽來看,男人踢球時人山人海;女人踢球,我是偶然觀摩。盡管女足表現也激情狂野,就是覺得無足輕重。所以,看住男人的屁股,基本就能定乾坤。
  
  二
  女人的屁股不能看,一來裙子下看不準,二來容易讓男人想入非非。古代打仗時最毒辣的一個陣法,大概叫“陰魂陣”,就是讓一群赤身裸體的女人披頭散發,站在高架上扭動,再弄一些藍煙鬼火彌漫起來,妖聲怪氣散發出來,就能在最后的關頭嚇退敵軍。但,看某些女人必須要看臉,只要仔細端詳其五官的比例和協調能力,就能得到其屁股擺放的高度和廣度,那張臉真的能暴露很多有關她屁股的事。其實,人們都明白,只要不影響大眾的情緒,你的屁股愛怎么折騰都是你自己的事,一旦你的屁股決定了腦袋,能人前人后吆五喝六,能劃定別人的財產歸屬,那你的屁股就被人看不起,因為它成了作惡的工具,無論男女。當然,逐臭夫除外,那是一群跟屁蟲,專看屁股的眼色行事。
  弄明白世態人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從古到今都有許多欺世盜名的教科書,像巫醫鬼畫符一樣,用高到頂點,人難接近的玄妙泥鰍文,指點善男信女們在化妝舞會時掩飾五官的迷津,以此撩人濫情。事實證明,歌舞升平后的尾聲,大多只剩一地雞毛;徹夜狂歡后的幻夢,依舊還是一片狼藉。事物的發展,不能只看開始時的信誓旦旦和光鮮亮麗,要看最終的結果。就像是人常說的歇后語:一撅屁股,就知道拉什么屎。通過某些人屁股的動作和姿勢擺動,就大致明白他的花花腸子有幾根,心肝肺功能有多失常。這里的奧妙有時神不知,鬼也不覺,全靠多年察顏觀色,聽話聽音的秘籍修煉。
  我的最新研究成果認為,看人要從屁股看起,抓住這個中心點,然后擴展觀察面,終結于指甲尖和毛發梢,就是一個以點帶面,點面結合,突出重點,整體推進,上下聯動的好方法。看屁股要有訣竅,最好看動態的樣子,靜止的畫面容易讓人覺得不像活物,以為是逼真的雕塑或一塊象形石頭,弄不好會讓人以為是埋人的土丘。能看懂人的屁股是一個相當考究的技術活,需要具備一些人生閱歷、知識儲備、道德修養、善惡分際,以及天賦的美學鑒賞能力。這是一件考驗智商的測試題,與三里地外飛來的蚊子,必須能立馬認出公母,一樣難。
  人真的不能只看臉,尤其是那人露骨的表演情緒正濃時。太投入的非專業表演可能會大煞風景,慈祥可愛的表情包弄不好會露氣,讓傻子都能看出不專業,不真誠,不地道的過分欺人演戲,會讓人倒胃口。還不如赤膊上陣,演出一場兇殘狠毒狀的“貍貓換太子”,或道德炸裂的“趙太祖千里送京娘”,也可算是一次地地道道的商業演出,不會讓人惡心想吐。弄好了,還能產生幾分畏懼心,讓人從舞臺上明白什么是帝王將相,哪個是才子佳人,從中找到做人的道理。戲曲就是教化嘛。人類經過千百年來的演化,看臉不靠譜,基本已達成共識。看屁股就不一樣了,這里的玄機,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有些人的屁股特別猥瑣,像太監的屁股,扭捏起來怪怪的,沒有男人的自信,沒有女人的嫵媚,沒有孩童的天真爛漫,沒有老人的遲緩端莊,真是與普通人的屁股不一樣。總結起來,其主要特點就是善變,一會兒僵硬如鐵,一會兒柔軟似綿;一會兒紅腫起來艷如桃花,一會兒潰爛之時美如乳酪,九分好看,十分耐看。在某種情況下,太監的屁股情懷還有蔓延之勢,許多人依葫蘆畫瓢,都在模仿太監屁股的動靜之法,此類培訓班也如雨后春筍般遍地開花。太監的屁股體泛濫,人類已拿它沒辦法,就等天降神火燒烤這些屁股了。
  
  三
  某類屁股還會偽裝,像套了一個人體工程的模擬外殼,學問很深,路子很野,是一個狠活。關鍵就體現在這個裝飾物的材質上,又要輕,又要韌,還要適當地軟,不能暴露出自己裝了一個魚目混珠,以假亂真,以次充好的偽屁股。這還是要看人的品質和修養,一根筋的人即使是作假也要假到底,這才對得起自己舉足輕重的真屁股。花花腸子的人鬼點子多,平時不燒香,急了抱佛腳,隨便弄個廉價的塑料屁股,甚至從死人身上割一刀,連皮帶肉地裹在自己的屁股上,如入鮑魚之肆,與之化矣。
  隨著科技的進步,假屁股的材質也在升級換代,從以前的橡膠材質,到真海綿或塑料綿,再到硅膠或羽絨,有一個持續漸進的過程。科技感最強的模擬屁股能以假亂真,溫度可以微調,動作姿態可以遙控,還可以用意念使其呈現最美狀,最兇狀、最討喜狀,等等。有科技公司承諾,自己公司的產品能通過頂級嚴格的安檢,任何專項檢查、打假督察都能輕松過關,最終都能順利登上時代的列車,或翱翔于藍天的飛機,宏圖大展,前途無量。
  美好的仿真屁股功能很多,盲目開發會適得其反,事與愿違。要因地制宜,因勢利導,因人而異,不能搞一刀切,把大屁股改成小屁股,方屁股改成圓屁股,成了形象工程,獻禮工程。也不能層層加碼,把瘦屁股改成胖屁股,壞屁股弄成好屁股,成了爛尾工程,拍腦工程。屁股的改造也要有個度,既要“春風熏得游人醉”,又要“料峭春風吹酒醒”,使之漸近自然,看不出破綻。屁股工程最忌畸形發展,讓人屁股像鳥屁股,狗屁股,豬屁股,黃鼠狼屁股……也不能以丑為美,用毛屁股替代光屁股,黑屁股冒充白屁股,讓人以為是黑猩猩串門,白熊搭臂。
  人常說,知人知面不知心,這就說明看臉的世界靠不住,要另辟蹊徑,從最容易忽略的地方找抓手。最近,我一口氣看了二百多個男人的屁股,各行各業,老中青幼,都分別記錄在案。從目前的情況看,采樣還是太少,不能具體分析男性屁股與職業的關聯,也無法明確身體狀況對屁股的影響。不過,由于我較早就留意人體的構造,把觀察的對象最終鎖定在屁股的形狀、動態、規模,以及由不同情緒引起的爆發力、舒張線、軟硬度,在身體傾向性發展的過程中所呈現的重要作用,并存檔形成大數據。以后再創立一個數學模型,搭建一個空中閣樓,就可以適時發表加級晉爵的屁股論文了。
  女人從后面打量的少,一般都是從前面整體掃描,從上到下,速度很快。凡超過五秒的停頓狀態,就是發現了異常,需再次掃描,以確定屁股或其它部位是否存在問題。比如某些女公眾人物在特定場合的表現,就是用精致的屁股四平八穩地坐位,再用面白肥胖、容褐精瘦的甩臉仰脖炫耀屁股的精明。其實,女人的屁股還是可以看看的,只要有一顆平常心,在公平公正無邪的前提下,可以與男人的屁股一視同仁。我現在已經有了一定的觀摩經驗,有些人看臉就知道屁股不好看,有些人的屁股真的很長臉。
  把握好自己一生真實的屁股寫照,不是一個小話題,千秋功業,有時就毀于屁股的坐姿站位。找到屬于自己的美好時光,讓“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成為生命的崇高的境界,就需要把握好自己的屁股走勢,安置好自己屁股的動靜,或許就能擺脫飛黃騰踏去的箴言,讓“愿身不復生王家”的悲哀,成為過時的詛咒文件。當然,人人鋌而走險,個個渾水摸魚,也可以是黃粱一夢,只要念好屁股經,或許就能成正果。
  能把屁股寫得如此清新脫俗,不容易,南山為天下第一人。惟愿,此文如明月照溝渠,將那一抹陰涼的月光,映照在那些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猶如屁股的土丘上,使其找到淡漠已久的祖宗——人性的本質和魂靈。
  2022年11月25日星期五
  (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