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異國租房的日子


  初來加國的第三個月,為了上學的方便,也不想再給朋友添麻煩,我從朋友家搬了出來,搬到了距離學校不遠處的一幢公寓。這幢公寓是四層木制樓房,雖然外表看著有些古舊,墻面有些斑駁,但房間內各種設施一應俱全,有廚房、客廳、臥室、帶淋浴的衛生間、烤箱、爐具、冰箱等,只要放入一張床就可入住,最主要的,是房租便宜。當我交完學費,付了一個月的房屋和押金之后,從國內帶來的錢所剩無幾,連下個月的房租都不夠,如果不盡快找到工作,在這個舉目無親的國家,我下個月就會流落街頭,在我的人生中,第一次有了生存的危機感,但轉念一想,人生難免有苦難,雨過天晴之后,就會見到陽光。
  我租住的房間在三樓,房屋坐北朝南,一室一廳,客廳是水泥地,臥室鋪著棕灰色的地毯,四周的墻面刷著乳白色的油漆,給人一種柔和溫馨的感覺。透過明亮的臥室窗戶,可以俯視樓下的風景,一切盡收眼底,一覽無余,公寓的兩側是由一棵棵緊密相連的雪松圍起來的綠色院墻,毗鄰綠色院墻的,是兩排枝繁葉茂的樹木,有楓樹、柳樹、玉蘭、櫻花等樹木,在墻角處,栽種有月季、百合、大麗花和杜鵑等花卉,一簇簇,一叢叢,姹紫嫣紅,美不勝收。再往遠處看,是一條街道,街道的對過,是一個西人教堂,斜對過,是一個加油站,在加油站附近,有幾棵高大的櫻花樹和一排玉蘭樹,當時是夏季,已經過了花期,如果是春季,那櫻花樹上一定會彩霞飄動,玉蘭樹上一定會彩蝶翩飛,從我臥室的窗戶遙望,一定是美輪美奐。
  看完室外的風景,走入臥室,臥室內除了一張古色古香的木床,空空如也,這張床還是朋友送給我的一張舊床,緩解了我的燃眉之急。我看著這個簡樸的房間,不禁想起了劉禹錫的那篇《陋室銘》中的詩句:“斯是陋室,惟吾德馨。”這句詩對當時的自己,是一種精神上的鼓勵。房屋雖然有些簡樸,但我的心里還是充滿歡喜的,在異國他鄉,終于有了一個暫時的家,一處遮風避雨的棲身之所,一個靈魂歇息和心靈停靠的港灣。
  這幢公寓交通便捷,一出院門就是公交車站,而且去大學的公交車也經過門前的公路,無需倒車,我乘坐公交車去上學非常方便。那時候上下學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公交車,買車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夢想,那時候連生存都有問題,買車的夢遙不可及。我對坐在車站等車的感受更是刻骨銘心,因為這里的公交車不像國內幾分鐘一次,半個小時才來一趟,如果錯過的話,上課就會遲到,所以每次我都會提前從公寓里出來,在車站等候,尤其在冬天的清晨,大雪紛飛,坐在長椅上等車,寒風刺骨,雖然穿著棉衣,也感覺身上瑟瑟發抖,但因為心中有夢想有希望,當時也沒感覺那么苦。正如劉禹錫的那句詩所描寫的,真個是“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見金”。
  有一天,我和同學在讀書館上晚自習,那天學習太刻苦而忘了時間,錯過了公交車,同學的室友婉如開車送我回租住的公寓,她開的是一輛嶄新的本田轎車,婉如是大連來的留學生,念大三,學的是傳媒專業,她是邊打工邊學習,在一家韓國人開的日本餐館當服務員。當時,婉如對我的心理構成了強烈的觸動,一個在餐館打工的女孩,靠自己勤勞的雙手,不到三年的時間,除了付學費和生活費之外,還能買一輛嶄新的本田車,這無疑對我這個一無所有的人來說是一個榜樣!我相信終有一天,我也會擁有一輛屬于自己的新車,還會擁有自己的房子,我要通過自己勤勞的雙手和智慧,在這個陌生的國家,彈奏出生命最美的樂章!
  
  二
  管理這座公寓的,是一對來自阿爾伯塔省的老年夫妻,他們都已經退休,老者的名字叫約翰,個子不高,頭發灰白,精神矍鑠,一雙藍色的眼睛炯炯有神,看著和藹可親。妻子的名字叫珍妮,梳著齊肩短發,金黃的頭發,不知是染的還是天然的,雖然臉上留下了歲月雕琢的痕跡,但難以掩飾她的天生麗質,柳葉眉下,是一雙形如杏仁一樣的藍眼睛,在長長的睫毛下忽閃忽閃的,每次看到她,都是面帶著微笑,給人如沐春風的感覺。
  每年過圣誕節,約翰和珍妮都會給每一家住戶郵寄圣誕卡片,他們也給我寄來了圣誕節的溫馨祝福,精美的圣誕卡片上,用娟秀的字體書寫著:“親愛的琳達,祝你圣誕快樂!新年快樂!”因為圣誕節和新年就間隔幾天的時間,所以就一起祝賀了,卡片的最下面是約翰和珍妮的名字,還標注有日期。記得我上高中和大學的時候,也會在新年時郵寄卡片,那時候叫明信片。一張小小的卡片,帶給人的不僅僅是一句節日的祝福,還攜帶著一份溫情和暖意。
  在圣誕節前的一個月,約翰和珍妮就開始在公寓的大廳里擺放了一棵圣誕樹,并在圣誕樹上掛滿了一個個色彩繽紛的彩球和彩燈,營造出一種節日的濃濃氣氛。
  在圣誕節這天,約翰和珍妮還會舉辦一場隆重的聚會,來慶祝圣誕節,邀請所有的房客到他們家狂歡,夫妻二人不辭勞苦,做出各種各樣的甜品請大家品嘗,有精美的蛋糕,有甜美的烤餅,并介紹大家互相認識,感覺就像一家人聚到了一起,感覺特別溫馨。雖然租客來自于不同的國家,膚色各異,但那個當下,就像一家人,不分國籍,也不分種族,大家一邊吃著甜品,一邊聊天,暢所欲言,約翰和珍妮就像是我們的家長,眼里充滿了慈愛,讓我這個漂泊的游子感覺到了家的溫暖和溫馨。
  只要有家,那里就有歡樂的氣氛。房子,是我租來的,居住就是權利,居住就可以享受這些難得的人間情調。我第一次覺得“居住”兩個字的溫暖和意義。
  
  三
  喬治是來自南美洲的一名男子,大約四十多歲,個子高高的,瘦瘦的,是這幢公寓的“大管家”,負責所有的粗活重活。約翰和珍妮畢竟年齡大了,所有的體力活,大多由喬治來做,比如購買材料,給墻面刷油抹灰,秋天清掃落在地上的斑斕落葉,冬天清理厚厚的積雪等,每次看到喬治,都是他在忙碌的身影,他好像總有干不完的活。
  有一天,我家的馬桶堵塞了,都怪我把吃剩的三文魚頭倒進了馬桶,我以為一拉水箱的按鈕,就會沖下去,沒想到卻堵在了那里,我想盡了各種方法疏通,都無濟于事,看著馬桶里的水位越來越高,就要溢出來,我心急如焚。
  我決定去樓下找人幫忙,剛走到一樓,就看到喬治正在儲藏間里忙碌著,我走過去,說道,我家的馬桶堵了,您能幫我嗎?他聽完,馬上停下了手里的活,拿著工具,隨我來到了房間。
  他先用那個帶著黑色皮碗的抽水工具用力下壓,一下又一下。動作緩慢而有力,但好半天水也沒下去。當時正值炎熱的夏季,他的額頭沁出了一顆顆晶瑩的汗珠,衣服的后背也濕了一大片,他用袖子往臉上一抹,擦了一下臉上的汗水,繼續疏通,同時用那根較粗的鐵絲進行疏導,時間過去差不多二十多分鐘的樣子,那個卡住的魚頭終于弄出來了,只聽“刷”的一聲,即將溢滿的水,終于下去了,我懸著的一顆心也總算落下來了。他說,以后不要往里面倒入魚頭了,我點了點頭,感覺自己的臉紅得發燙,我向他致以最誠摯的謝意!
  他露出潔白的牙齒,憨憨地笑著,說道,不客氣。他的樣子是那樣憨厚樸實,給我的感覺,就像三毛筆下玻利維亞的印第安人,淳樸又善良。
  “您是從哪個國家過來的?”我問道。
  “秘魯。”他回答道。
  “在秘魯還有親人住在那里嗎?”我接著問他。
  “有,我的父母和哥嫂一家人。”他答道。
  “父母身體好嗎?您在這里待了多長時間了?”我繼續問他。
  “我已經來了十年了,父母體弱多病,一直哥嫂照顧著,我經常給父母寄錢,用來買藥和支付生活費。”他微笑著回答。
  我這才仔細打量了一下他的穿著,他的上身穿著棕色的T恤,下穿藍色的褲子,衣服和褲子看著有些年頭了,泛著陳舊的光澤,從他的簡樸的穿著上可以看出,他生活非常節儉。
  出于感激,我去酒坊給他買了一瓶紅酒,他一開始說啥也不收,直到我說,這是我的一番心意,他才收下,他憨憨地笑著,告訴我有啥需要幫忙的,盡管吱聲。
  我那段時間已經找到了一份工作,除了交房租和生活費,還會有一些剩余,計劃買一張桌子和一把椅子,可以用來吃飯和寫作業。有一次去二手店閑逛,看到一套原木桌椅正在出售,又精美又便宜,我就付錢買了下來,暫時寄存在店里。我回來后對喬治說,問他是否愿意幫我用車把桌椅載回來,他二話沒說,開著他的那輛破舊的車就載回來了,還幫我一直拿到了屋里。
  我和他道謝的時候,他還是那樣憨憨地笑著。喬治,就像我的父老鄉親,淳樸、善良、勤勞、慈愛。他沒有妻子,沒有兒女,他的生活并不富裕,每天干著辛苦繁重的活,但他卻笑得那樣燦爛!那樣陽光!對當時處于困境中的我,他就像一盞明亮的燈盞,讓我懂得不管處于怎樣的困境,都要笑對人生。
  我的這個租來的家,一步步像個樣子了,在我眼中,那些像喬治一樣的人,似乎都成了我家的成員,每每想起,那些幫助我的人的影子就在眼前一一出現,微笑向我。
  
  四
  由于房間內沒有洗衣機,每次洗衣服,就需要到樓下的洗衣房去,在一樓有一個很大的洗衣房,一進門,左手側是一排洗衣機,右手側是一排烘干機,是投幣式的,洗一次一元錢,烘干也是一元錢,非常便宜,對于公寓管理者來說,純粹是為了方便住戶,根本不是為了賺錢。
  記得那天我又上課又上班,下班后,我把衣服放到洗衣機里,放入一枚錢幣,洗衣機開始旋轉起來,我就回到房間等候,因為太累了,不知不覺就睡著了,等我醒來的時候,都過去兩個多小時了,當我急急忙忙下樓到洗衣房時,看到我洗的衣服已經被烘干好了,并疊放得整整齊齊,擺放在了一個干凈的白色的塑料籮筐里。珍妮正在洗衣房里忙碌著,我知道那一定是珍妮幫我烘干的,我向珍妮表達了謝意,把手里握著的一元硬幣遞給她。
  珍妮說,不必客氣,她經常幫助別人洗衣服,有的夫妻兩個人都上班,上班之前,把臟衣服和兩元錢交給她,她就會幫著洗好烘干,有時間的話,就會幫著疊好,當他們下班時,順道過來取走。我問她是否收取額外的費用時,她搖了搖頭,說道,她退休了,閑著也是閑著,能幫別人做點事感覺很快樂。
  我心里不禁感嘆,珍妮每天都在默默地為租客服務,不計報酬,默默地奉獻著。也許像珍妮這樣送人玫瑰,手有余香的人才會活的更加充實,更加快樂,怪不得她臉上的笑容是那樣甜美。珍妮,就像一朵優雅的百合花,溫婉如玉,綻放著沁人心脾的芳香。
  雇個保姆,還得付費,珍妮,比我雇來的保姆還貼心,錢也不收,我只能用心一百遍地記住她的好。
  
  五
  有一天半夜,我正在睡覺,睡意朦朧中被走廊的火警從夢中吵醒,我清醒了一小會兒,開始快速穿好衣服,那一聲聲刺耳的火警的鳴叫聲,讓我感到心跳加速,驚慌失措。這時候我聽到有“咚咚咚”的敲門聲,打開門一看,約翰正站在門口,他用非常急切的聲音對我說,三樓有一住戶著火了,請趕快下樓,說完,他就轉身去敲隔壁家的門了。
  我的大腦開始飛速旋轉,不能空著手下樓,我把手機和一些重要的證件以及錢包裝到了一個背包里,拿起毛巾,掩住口鼻,握著鑰匙,鎖上門,此時,樓道里已經濃煙滾滾,在煙霧迷蒙中,我看到珍妮和約翰影影綽綽的身影,還在一家一家地敲門……
  電梯不能乘坐了,只能走樓梯,情急之下,恨不得一步能跨兩階樓梯,終于沖出了屋外。正是冬末初春之季,出來時由于太著急,穿得并不多,感到寒風刺骨,心里有些后悔,但現在是回不去了。
  這時候,院子里聚集了很多人,穿什么的都有,有穿睡衣的,有穿棉襖的,還有一個大約三十多歲的男子,竟然穿著短褲。站在我身邊的女孩,懷里抱著一只可愛的小狗,生怕小狗會冷,敞開大衣,人與狗共穿著同一件大衣。
  那個穿著短褲的男子,懷里抱著一個嬰兒,嬰兒是用厚毯子包裹著,只見他把嬰兒的毛毯裹了又裹,緊了又緊,生怕嬰兒會受凍,而他自己只穿著短褲,卻顧不得冷,我想,他情急之下,只想著孩子,給孩子包裹得厚厚實實,為了孩子盡快脫險,甚至沒有時間為自己穿一條長褲來御寒,這就是在災難面前所表現出來的偉大的父愛!
  大約過了十多分鐘,一輛救火車風馳電掣般來了,幾個救火的消防員跳下車,身上背著滅火器,手里拿著梯子和巨大的鐵扳手,快步走入公寓。我望著他們的背影,對他們肅然起敬,在火災面前,他們迎火而上,不顧自身的安危,只為了能給居民帶來一份平安。我想起了中國那些在火災中犧牲的消防員,國度不同,但共同的職業精神,讓他們投入到危險之中,令人敬佩。
  救火車上的數個黃燈不停地閃爍著,一只大狗,瞪著好奇的眼睛,不知發生了什么,看著那一閃一閃的光亮發呆。一個小女孩,也就一歲的樣子,手里捧著一個大魚娃娃,不停地蹦蹦跳跳,小孩子是不懂得憂愁的,在他們的心里,只有快樂。還有一個稍大一點的小女孩,和她一起正在嬉戲。
  過了大約二十多分鐘的時間,警報解除,我們這些人開始一個個陸續走進公寓,在一樓,看到約翰和珍妮和消防員正在談論著什么,經過那間著火的房屋,整個墻面都已經熏黑,真是觸目驚心,慘不忍睹。
  走廊里的濃煙已經消散,但還有嗆人的煙味,我的腦海中再次浮現出濃煙中約翰和珍妮,站在一家家門前敲門的身影。他們讓我想起了電影《泰坦尼克號》的船長,在危難之際,把生留給別人,把危險和死亡留給自己,這種崇高的敬業精神令人動容!
  
  六
  當我租房子的第四個年頭,我有了一份穩定的工作,母親電話中說,熊岳金燦小區正在建設一批新樓,我放下電話后,第二天就去銀行給母親匯了一筆錢,讓她用這些錢買一處房子。當房子建好后,母親和繼父一起搬進了那處新樓。每年過年,我都會給母親匯錢,感覺自己終于有能力孝敬母親了,心里有了一些寬慰。對于父親,我是虧欠的,沒有機會在他活著的時候盡一份孝心,子欲養而親不在。那就把對父親的那份孝心全部給母親吧,看著母親生活的幸福快樂,我比什么都快樂。
  當我租房子的第五個年頭,我終于在異國他鄉買了一處真正屬于自己的房子,一百多平,兩居室,兩個衛生間,多個儲藏間,一個洗衣房,一個大客廳,一個廚房,比我租住的房屋的條件好很多。我從出租的公寓搬了出來,搬出來時,我把那張床留在了出租屋里,留給下一個租客,也許那個租客和我當初的境況一樣,連買一張床的錢都沒有。
  那張原木的桌子和椅子隨我一起搬進了新房子,我對這套桌椅是有感情的,它們在我最困難的時候,陪我吃飯,陪我學習,我和它們朝夕相處了將近五年,它們見證了我這五年來的心路歷程。此外,每次看到這套桌椅,我的腦海中就會浮現出喬治淳樸善良的笑容,笑得是那樣燦爛,就像一朵向日葵,明媚而絢爛。
  我現在住的新房子,有一個洗衣房,里面有洗衣機和烘干機,再也無需到樓下洗衣服了。但我每次洗衣服時,依然會想起珍妮為我烘干衣服并疊放整齊的畫面,感覺很溫馨。還有不到一個月,又是一年的圣誕節,約翰和珍妮寄給我的那些圣誕卡片我還一直保存著,每次打開看,都會感覺到一股暖意,那是如親人一般的溫暖。
  “只有品嘗過苦的滋味,才會更加珍惜生活的甜”。
  歲月悠悠,光陰冉冉,回望租房子的那些日子,就像細酌慢品一杯沒有加糖的苦咖啡,喝起來雖然是淡淡的苦澀,但回味起來,卻是濃濃的醇香,沁心潤脾,悠遠而綿長。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送夜臺
下一篇:向英雄致敬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