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送夜臺

送夜臺

黃石張家湖圍湖一帶,逢太公生日都有唱大戲的習俗,因此這戲又叫唱“太公戲”,而且一唱就要唱三年。每逢唱大戲的時候,就會舉行一種很隆重的民俗活動——“送夜臺”。
  為什么要送夜臺呢?我曾經問過我父親,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送夜臺真的是非常隆重而又熱鬧的。我十一二歲那年,我們竹林灣和樓子下灣聯合一起去大泉塘灣送夜臺。那連綿不絕的隊伍,那震耳欲聾的鞭炮聲,那穿破云天的鑼鼓聲,那蜿蜒曲折的火把長龍,那人山人海的戲臺下,那豐盛無比的酒席……多少年過去了,至今還彌漫在記憶里。
  我們小隊部是一幢淺連三的土磚屋,位于樓子下灣的正中央。小隊里,但凡有點什么事都是在這里舉行的。像送夜臺這樣的大事,那更不例外了。送夜臺隊伍的主事人一般由小隊里德高望重的人來擔任,這樣才能鎮得住場子。籌備組下設了許多小組,什么協調組呀,采購組呀,后廚組呀,安全組呀,大家各司其事,各負其責,同心協力,一致的目標就是為了把送夜臺這件事做得漂亮些,不給張家太公丟臉。
  送夜臺的東西多得好像數不過來,主要禮物有魚肉、煙酒、飲料、水果、糕點、炮仗等。為了以示隆重肉類中除了要送雞鴨魚肉之類做熟了的菜肴外,還要送活的整豬整羊。不過這只整羊,到時是會作為回禮帶回來的。隨同回來的東西,還有一些煙酒、飲料、水果、糕點。
  整豬整羊各自綁在一張四方桌上,用嶄新的紅綢布扎個結,掛在豬首和羊頭上。緊接著,是一擔又一擔的籮筐,籮筐里裝著的是煙酒、飲料、水果、糕點等。隨后,是用碗碟裝著的各種各樣請廚子做的精致菜肴。冬天送的話,天氣冷,要把那些碗碟放在大蒸籠里,用麻繩把蒸籠捆緊,還要小心翼翼地挑著,抬著,以免碎裂。
  送夜臺的隊伍男女老少,齊上陣。隊伍由三部分組成,走在前面的是青壯年隊伍,專門負責運送禮物扛的扛,抬的抬,挑的挑,抱的抱。走在隊伍中間的是老弱婦孺,純屬是去看熱鬧的。隊伍后面壓陣的是一些中年人,負責善后和隊伍的安全事宜。夜幕降臨,整整齊齊的隊伍蓄勢待發。大家都穿上了壓箱底的衣服,個個笑容滿面,容光煥發,喜慶吉祥的情緒浮現在每個人的臉上。為了照明,每隔三個人就有一個舉著火把的。一個小隊兩個灣子,將近四百余人,再加上附近水廠、療養院、工業學校一起去湊熱鬧的人,送夜臺的人排去了幾十里路,耀眼的火把長龍映紅了半邊天空。
  吉時到,鞭炮響。主事的人一聲令下,兩面大鑼敲響。鑼聲,鼓聲,鞭炮聲,煙花聲,不絕于耳。尤其是那五光十色的煙花,把天空點綴成了一朵碩大的鮮花,夜空頓時光彩奪目。大鑼開道,在主事人和各籌備小組組長的帶領下,浩浩蕩蕩的隊伍向著目的地大泉塘灣進發。當時,可沒有現在這么好的條件,去大泉塘灣全靠走路,大概要走一兩個小時的路程。那時湖邊都是田間小道,九曲羊腸,崎嶇不平。
  從樓子下,過竹林灣,經水廠,就到了團山墩渡口(現在的海關大樓那塊)。站在團山墩渡口的土堤上,前面的隊伍已經走到五四小隊的大屋線灣了,遠遠地還聽見犬吠連連,而后面的隊伍還在工業學校的大門口。真是向前看不到頭,向后望不到尾。
  初冬的夜,寒氣襲人。但因為一直在不停的趕路,身上竟然出了汗。
  過了象鼻嘴(現在的團城山公園大門口),就有大泉塘灣的人來給我們帶路,說還要走半個小時就可以到了。大家放慢了的腳步,又加快了起來。
  差不多花了兩個小時,我們的隊伍敲鑼打鼓地到了大泉塘灣。灣子里,燈火輝煌,人頭攢動。一時間,鞭炮,震耳欲聾,煙花怒放。人們奔走相告,送夜臺的隊伍來了!人群如潮水般,涌到戲臺下。迎接夜臺的人,送夜臺的人,在戲臺下相會,搞得就像“兩軍會師”一樣,興高采烈,欣喜若狂。
  戲臺下,人群主動讓出一條道來,讓送夜臺的隊伍通過。送夜臺的隊伍必須走中間正道。我們扛的桌子,挑的擔子,扛的炮仗,所有送的禮物都有人一一接過。蒸籠里的碗碟都從里面拿出來,擺放在木托盤上。從掛著大紅綢子的活豬、活羊開始,送去的東西都要在戲臺上亮個相,都傳送到戲臺上。每亮一樣東西,臺下的人就贊嘆聲一片,交頭接耳,語笑喧嘩,連連說道這夜臺送得規格高,這灣子的人好舍己(大方的意思)。
  等所有的東西亮過相后,就有人出來發言,洋洋灑灑,開頭是說托太公的福,接著歷數張家太公到張家湖落業的艱辛,后嗣子孫必將怎樣怎樣。小孩子只覺得像聽天書一樣,估計一句也沒聽進去。再接著,是我們送夜臺這邊有個代表上去講話。最后,又有人出來做個總結,大意是感謝我們這些送夜臺的灣子。后面幾句我們小孩子聽了總個受用:主方略備薄酒,請我們這一大幫子人去祠堂吃個便飯。說是便飯,其實是相當豐盛的。
  到了祠堂,酒桌早已備好。在主人的安排下,我們這邊主事的人一桌,他們那邊有人陪酒。年長者坐在一起,婦女坐在一起,小孩子坐在一起。出門前,小孩子都被自家父母千叮嚀,萬囑咐上了一堂“速成餐桌禮儀”課:出門做客,不比家里,要注意形象,莫像八生沒吃過東西一樣;桌子上上了三個菜碗才能動筷子;老人沒動筷子小孩子就不能動筷子;夾菜時只能夾自己面前的菜,更不能把筷子在菜碗里挑來挑去;吃完了下酒桌了要向長輩或是輩分高的人打招呼,我吃完了您老人家慢用等等。
  眼看著,一桌好菜,都是過年時才能吃到的雞鴨魚肉,可是因為父母的耳提面命,小孩子們都不敢敞開了吃,放肆地吃,盡興地吃,可把那些淘氣的男孩子憋壞了。主人大概是看出了其中的名堂,一再相勸,還說大家都姓張是一家人莫客氣。又問是不是菜不好吃,怎么吃得不盡興,一個勁地“責怪”廚子沒把菜做好,怠慢了客人。幾番相勸,得到父母們的首肯后。那莫見怪,孩子們早把那些“餐桌禮儀”丟到九霄云外了,你來我往,一桌子菜,一下子就見了底,沒搶到的,還要跑到大人那桌去夾菜。主人看后,開懷大笑,說這廚子的手藝好,等戲唱完了,要封厚一點的紅包。
  在我們吃飯的同時,戲臺上的戲也早已開演。在我們這里唱戲請的都是唱楚劇的班子。祠堂與戲臺相隔不遠,只聽得鑼聲,鼓聲,唱腔聲,叫好聲,此起彼伏。
  吃完飯,有人來上茶,又是一番客套,主人與客人相談甚歡。一時半會兒,我們怕是回不去了。婆娘嫂子們就扎堆去戲臺那里看戲。小孩子們看不懂,也不感興趣,但也還是跑到戲臺下去湊熱鬧。
  跳板搭成的寬闊戲臺,戲臺正前方最好的位置坐著的都是老人,戲其實也是唱給他們聽的。年輕人都遠遠地站在樟樹下,看看有沒有自己中意的外姓女孩子出現,順便找個時機去套個近乎。小孩子們在戲臺下,在人縫中,在小販的吆喝聲中,像泥鰍一樣鉆來鉆去,也不覺得累。
  時候不早了。鞭炮響起,大鑼敲起。我們知道那是要回家的信號,紛紛去村口集合。十八相送,依依惜別。大家又拿著火把,浩浩蕩蕩地往家的方向走,到屋已是轉鐘了。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阿琴
下一篇:在異國租房的日子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