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龍骨水車

龍骨水車

秋日的一個黃昏,我吃過晚飯,正在鄉村的路上溜達,猛然間瞧見老哥打開了70年代的土木結構、青瓦蓋的矮矮未粉白的老屋,現成了他家雜物存放室。我便好奇地走進去打量一下,呀!木樓上還放著一部龍骨水車,那真是罕見的古物,使我如見故人,有幾分驚喜。以前常見于農村田野水塘邊、山區山脊水溝上,人們用龍骨水車來提水上山崗或灌畈田。
  龍骨水車是用杉樹鋸板由木工制成。整個車身長四到五米,由車箱、送水葉片、一大一小的兩個車轂、兩個手搖把組成。
  車箱長四到五米,寬0.2米,高0.4米。分兩層,下層是木水池,上層為花格,上下層中間用木板相隔。
  取水葉片,用柳樹木板制成,葉片的大小,隨水箱大小而定。葉片與葉片之間隔0.15米用小木梁連接,連接成一條長龍,比車身稍長。小木梁有凹凸,可以活動。
  車轂,一大一小的兩個車轂,裝在車身的兩頭,一小的車轂,裝在車身的吃水那頭,一大的車轂,裝在車身的另一頭。一條長龍的取水葉片,閉合起來,繞在兩個車轂和車箱兩層,使取水葉片成為帶動兩個車轂的傳動帶。
  手搖把,裝在一大的車轂上兩側。套上連桿,人用力與連桿,車轂轉動,一條長龍的取水葉片運動,取水從車箱下層木水池把水提上來。把水車架在梯田上,取水頭在下,人站在高處用力拉動連桿,往復機械的推拉連桿,下面的水就嘩嘩地提上去了。因葉片與葉片連接成一條長龍,連接的小木梁似龍骨,人們就叫它為“龍骨水車”。
  “龍骨水車”種類很多,有用手推拉的,有用腳踩車轂的,有用牛拉車轂的。在山區大多是人力手推拉的。
  “龍骨水車”而它在八十年代被抽水機、提水泵所取代,己冷置高閣,永遠地休息了,但它與我們生命曾經有過那種緊密聯系,又使我呆呆良久,想起許多往事。
  我的家鄉是山區,多梯田,遇上干旱的歲月,龍骨水車是必不可少的農用工具,幾乎每個屋場(生產隊)都有。對于農民來說,田是命根子;而對于田里的禾苗來說,水是命根子。干旱年頭,田地干裂,稻苗枯死,農民真是心焦如焚。這時,水是救命水,提水的工具顯得格外重要了。
  望著這部水車,我就想起了上世紀的一九六六年,那時人民公社取代了原來的區鄉體制,人民公社即原來的區鄉政府。成立人民公社后,原農業生產合作社改稱為生產大隊(現在叫村),大自然稱為生產小隊(現在叫小組),將農民百姓土改時分得的土地、山林都收歸小隊集體所有,農民私戶只留居住的房屋屬私有財產,其他稍大點的犁、耙、耖、木水車、石碾、石碓等農具和耕牛都歸集體,走集體化道路。那年的一個夏天,我還是一個小學生,正值暑期,百年未見的干旱,天長時間不下雨,大地如火燒,民心似湯煮,抗旱成了農村所有男女老少全力以赴的頭等大事。每到吃過早飯,隊長就用廣播筒喊“大伙兒都自帶水桶或糞桶去挑水抗旱,并另派幾個強壯的勞動力抬龍骨車和竹吸筒去提水”。我跟大人們去湊熱鬧,只見張沖河干涸見底,幾乎斷流,只有深潭里存了清清的水,大人們用龍骨水車的一端放入深潭的水里,龍骨水車的另一端放在河邊的大田里,兩人手推拉骨龍水車的連桿循環轉動,水車的葉片就一節一節地把水從水潭里提到稻田里,水潭里的水越來越少,水車的坡度越來越陡,所費的力氣就越來越大,只見他們汗水淋淋,每一個毛孔都是汗的噴泉,哪怕天再熱,人再累,但仍然不敢有絲毫的懈怠,對于農民來說,田里禾苗就是孩子,水就是奶,拼命地擠著,喂著,生怕孩子死去,他們照著禾苗,也是在照看自已的生命。
  就這樣農民把灌滿了大田的水,又用竹吸筒(用三米長的竹子把里面竹節打穿磨光滑,再用一個三米多長杉術桿下端釘一車胎橡皮,上端安一橫擋,來回抽動)傳送接力到上一坵又一坵。在抗旱勞作中,人停車不停,不分白天和黑夜,大人們車水,小孩們送飯。一個驕陽似火的中午,我送飯給大哥,同大哥搭伴的那家還沒送飯來,為了讓大哥趁熱吃飯,就大哥吃飯的間隙,我想替大哥車一會水,便同大哥的搭伴推拉起水車來,幾分鐘下來,大汗淋漓,氣喘吁吁,差點摔倒了田溝里……
  龍骨水車的出現,無疑是我們祖先的一大發明,它起源于漢代中國勞動人民創造的一種機械提水工具,是一種木制的水車,帶水的木板用木榫連接或環帶的戽水,多用于人力轉動,到唐朝民間廣泛應用,就這樣一代又一代承傳到上世紀七十年代。
  如今龍骨車老了。這種在農村風行了無數個世紀的農具,再也派不上什么用場,己徹底退出了農村生活的舞臺。但很多農耕文化的故事和水車在不同時期給人們帶來的作用,讓人久久不能忘懷。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換一種心情
下一篇:阿琴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