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換一種心情

換一種心情

昨日接到出版社的電話通知,我的長篇小說《斜陽下的村莊》被退稿了,累計30萬字,半年來的心血就被一句“文筆流暢,但沒有納入出版計劃,故不能采用,請轉投其他刊社”的話語打掉了。為此懊惱了一夜,心情極為不樂。清早起來,剛做運動,又接到一家報社編輯的來信,他說他約我寫得文稿太長,版面刊登不下,必須馬上修改“瘦身”,從5000字瘦身到2000字左右。對此,我又是一陣苦笑。
  改還是不改?我在痛苦中思索著,當我腦子里決定修稿時,電腦的屏幕突然一下漆黑,停電了——鄉下常有的事兒……
  盡是不如意的事情,心情沉重如鉛。屋里取暖器“罷工”了,氣溫驟然下降,我哆嗦著身子倒來一杯白開水,準備暖暖身子,然后坐下來再去尋找寫作的素材。我這人很執著,又倔強,既然選擇了寫作,就得頑強地堅持下去。
  我坐下喝著開水,翻閱著資料。這時在城里打工的妻子打來電話,她告訴我說:“他的工資漲了兩級。”但是言語里卻沒有感到喜悅的意思。我問:“你的工資漲了許多,為何還不高興?”妻子回答說:“我打工的工資是漲了,可你的稿費卻一點沒有增長,我看你夜以繼日地拼命寫作,可是那稿費竟然連連下滑,我為你這個作者擔心啊。”妻子講出心里話,也是現實真實的反映,鄉村作者如今想掙到一分稿費可真的很難。但是我還是安慰妻子,為她高興。“有你打工得收入,我們不會餓死的。”妻子呵呵一笑說:“一個大男人靠我來養活,真的不怕丑!……”
  文人的愉悅總是短暫的,放下電話沒有幾分鐘,我又感到寒意陣陣襲卷,這個冬天真的很冷,從肢體一直冷到心底,寫作變成了白玩的游戲,即使是約稿也有放空的時候,我心里涌起這樣的想法,我是否還能在寫作這條路上堅持走下去?
  我繼續喝著白開水,感覺沒有味道,就去廚間抓了一把白糖丟進杯子里,喝幾口感覺有了味兒。我繼續尋找靈感,并把靈感用筆記錄下來——長期的逆境寫作使我養成了這個習慣。即使幾個月半年沒有得到寫作的收入,但我總是堅持做我的事業,我把這個定義為我的堅強。
  天剛黑,就來電了。我趕緊打開電腦修改稿子,決心今夜就把稿子修改好發給編輯朋友。這時一個當公務員的朋友打來電話,問我在干什么?我從電話里就感覺到他已經喝得酩酊大醉了。我坦然的告訴了我一天的遭遇,順便發了幾句牢騷,這個公務員朋友卻哈哈大笑起來,說:“這就是我的不對了。”朋友說:“他在下鄉跨越溝坎進入百姓家中檢查防疫時,我在坐著喝糖水,找靈感,而當他晚上閑的無聊,靠酒精麻醉自己時,我卻再干自己喜歡的事情,你不要埋怨了,你還是挺幸福的……
  聽了這位朋友的話,我覺得很有道理,人都有自己的煩惱。于是我振作起來,我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且我是自由的選擇著走,不須受人指揮約束的。我自己選擇的道路無論如何,無論遭到什么壓力,我都要毫無抱怨地走下去!
  我可以在有電的時候打開電腦寫作,我可以在口渴時自由的喝糖水,我在寫作時可以保持清醒的頭腦和寧境地心。我擁有別人不一樣的生活。我這樣換一個角度,換一種心情去想,就徹底釋然了。我堅定地說:快樂,多半源于釋然的心情。
  以后的日子里,不管是退稿,還是改稿,還是稿件泥牛入海,我都是用釋然地心情去看待。寫吧,權當是養性修心,好玩而已!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我在城市放牛
下一篇:龍骨水車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