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卻的記憶


  虎子、小老虎、虎司令。名字,離不開“虎”字,一個鋪弄人,他家與古鎮葛公一步之遙。提起他,葛公人沒有不知道他是抗越英雄。他直接參與了廣西邊境“板爛”一戰和老山一戰,連續四次榮立三等功。他是我人生中最崇拜的人。
  1954年12月,他出生在普弄村一個童家小屋,長得虎頭虎腦,父親給他取名“幼虎”,童幼虎長大后生龍活虎,十分活躍,村里人叫他虎子。1972年高中畢業,十八歲的小伙子,身材魁梧,四肢有力,回家務農,他是莊稼地里的好把式,田地里活靠的是力氣。二百多斤的打稻欏戽,他一個人駝起來,腳步生風,村里人喊他小老虎。
  六七十年代,農村男孩,最大的夢想是當兵。小老虎也不例外,還沒畢業,他就四處打聽征兵條件和征兵時間。畢業那年12月,他就如愿以償,穿上了綠軍裝,走進了夢想的軍營。
  到了部隊,他努力學習、刻苦鉆研。部隊是個大熔爐,38年軍旅,終于獲得本科文憑。從士兵開始,歷任團政治處干事、連政治指導員、營副政治教導員、成都軍區司令部軍務裝備部參謀、軍務裝備部副處長、軍務裝備部處長、成都軍區裝備部綜合計劃部副部長、重慶警備區政治部副主任和四川省資陽軍分區司令員、政治委員。2010年退休,衣錦還鄉,回到村里,村里人熱情地喊他“虎司令”。
  一串光榮的腳步,每一步都是閃光的。
  
  二
  1989年12月,童幼虎從部隊回來省親,葛公中學得知后,邀請他回母校做勵志報告。他欣然答應了。那一年,我帶初一當班主任。會場就設我們班上,我對這次報告會十分的期待。
  對越自衛反擊作戰從1979年開始到1989結束,長達10年之久。八十年代初,我還在母校讀高中,那時,戰爭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前線戰況牽動著老百姓的心,當時,我們學生也不例外,每天找報紙或聽廣播,獲取最新消息。課后、閑余,戰爭是我們熱烈討論的話題。現在,有當年一線戰斗英雄來給同學們作報告,我比學生們還要高興,人還未到,心里早已莫名地激動。
  記憶,在人生的長河中,好多已不見了蹤影,可有些記憶,滲透在靈魂深處,鉆進骨髓之中,無法忘卻。每一次想起來,就像發生在昨天一樣,那么鮮活、那么清晰、那么動人、那么難以釋懷。
  童幼虎的那場勵志報告,雖然過去了三十多年,但一直刻在我的腦海里,無數次出現激烈的戰斗場面,就像電視劇里的戰斗片一樣,令我熱血澎湃,令我激動不已。
  這份記憶,影響了我的一生。當我的生活遇到挫折的時候,當我工作遇到困難的時候,當我理想遭遇泯滅的時候,想到子彈橫飛的戰場,想到山坡前、戰壕里、樹林中滿是血淋淋的軀體,想到硝煙里一個個倒下的年輕生命,所有的挫折、困難、不幸遭遇都顯得無足輕重。
  多少次,我想還原那次刻骨銘心的記憶,讓更多的人,了解那場殘酷的戰爭,了解我們的戰士是些怎樣可愛的人。可遲遲沒有提筆,最近連續看了《凱旋在子夜》《黑豹突擊隊》《當代士兵》幾部對越自衛反擊戰的片子后,童幼虎那鏗鏘話語又一次縈繞在我的耳邊。我不自覺地坐到電腦前,敲打著文字。
  
  三
  1989年12月6日那天,教室里擠滿了人,許多老師也擠在學生中間。初一年級,一百多人,鴉雀無聲,靜靜地等候。上午九點左右,童幼虎衣著軍裝,神采奕奕,邁著正步走進教室,走到講臺前向師生們行了個標準的軍禮。突然,教室里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虎司令坐下來,開始了他的演講,聲音高亢、有力。
  老師們、同學們:我是對越自衛反擊戰的直接參與者和見證者,我想講的第一個問題是有關“生命”。于是,話匣子打開便滔滔不絕。
  他說:人生最寶貴的是生命,生命的歷程中最值得珍惜的是青春,對于我們的邊防戰士來說,最寶貴的最值得珍惜的又是什么呢?下面請看看我們的戰士是怎么詮釋的吧!
  有一次,我受命到云南老山邊防前線了解情況,來到老山前沿某部五連陣地時,見到戰士們大都是血肉模糊的身軀、被戰火烤焦的臉龐。撕成片片布條的軍裝,渾身汗兮兮、泥糊糊、血淋淋的。有的頭上纏著鮮血染紅的繃帶,有的赤著腳丫,有的胳膊吊在胸前。
  副連長告訴我,這些戰士們堅守的高地,被稱為“老山上甘嶺”。高地上峭崖壁立,荊棘叢生,螞蟥遍地,蛇蝎出沒。唯一的一條路還是野豬出沒的毛道,環境十分險惡。高地上常年缺水,戰士們就沿著這條野豬路,下山背水,往返一次要走三個多小時。路途何其艱難,有時絆倒了,連人帶水滾下山去,時不時炮彈“嗖嗖”飛來,有的就地臥倒,有的不幸中彈再也爬不起來。這樣一個面積不到300平方米的彈丸之地,卻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里,彈雨橫飛,承受了無數炮彈的轟炸,稍有不慎,生命便“交代”在這里。兩個月來,高地叢林里,隨處可見血肉模糊的尸體,目睹這一切,我感到無比的震驚。血腥的邊防前線和內地的生活反差竟是這樣的強烈:一邊是燒焦的土地,撕爛的衣服,發燙的槍管和布滿山岡的地雷;一邊是迪斯科、流行服裝……我在想,我們的戰士本可以在家過上無憂無慮的生活,為什么非要上前線拋頭顱灑熱血?是他們不懂得青春和生命的可貴?是他們不知道在平安的后方生活得愉快和幸福?不!我們的戰士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有父母兄弟,妻子兒女,有七情六欲,也懂得什么叫幸福,什么是痛苦。但,和平、安寧、幸福靠誰來保證?要靠強大的國防和軍隊,有國,才有家。正因為如此,他們才寧愿舍棄個人的一切,挺身而出,毅然告別父母,離開家庭,帶著一腔青春的熱血,義無反顧地走上炮火連天的戰場。
  在陣地上,我見到了某部二連指導員高星,他有一個住在內地大城市的幸福家庭,父親原是某軍副軍長,參戰前在內地部隊服役,組織上已決定選送他到地方上大學。但他得知父親所在的部隊要上前線的消息時,就千方百計走“后門”來到這戰火紛飛的戰場。我問他:“你愿意放棄個人理想,放棄自己小家的安樂,放棄舒適的享受,來到這艱苦、險惡的戰場上,這是為什么?”他回答道:“戰場上的生活是異常艱苦、險惡,前線的每一處都有死神威脅,但為了爭得一個安寧的環境,讓家鄉父老和同齡人生活得更幸福、更快樂,莫說是吃苦,就是犧牲了也無所畏懼。”每次戰斗,他都沖鋒在前。有一次,他冒著敵人的炮火和戰士們一起挖戰壕,筑工事,不料剛壘起來的磚墻倒塌壓在他的身上,壓得他昏了過去,當戰友們把他救醒過來時,他又掙扎著撲向陣地繼續戰斗。
  某部五連戰士楊西安,那年才十九歲,在一次戰斗中左腿負重傷,說什么也不肯下戰場,最后戰友們不得不用擔架把他從陣地上抬下來送進醫院,但他傷還未痊愈,就死活要求回陣地去。我剛到陣地這天,正好遇到他第二次從醫院逃回來,手上還拄著拐杖,腿上纏著繃帶、連長責問他為什么不安心住院養傷,他說:“我離不開生死與共的戰友。”我問他:“你不好好在醫院把傷治好,年紀輕輕的要是殘廢了不可惜?”他好像忘記了傷痛,回答的聲音鏗鏘而堅定:“青春是人生中最寶貴的,但在戰爭中軍人的青春只屬于祖國,只屬于勝利。”
  
  四
  真是丹心拳拳,雄魂烈烈,守衛在南疆熱土的邊防戰士啊,你把人生中最寶貴的青春毫不吝嗇地奉獻給了祖國!
  教師里出奇的安靜,虎司令對戰士的“生命觀”,詮釋得淋漓至盡,令人震撼。我感受到在場的每一個人的心,都在激動、都在為我們的戰士感到無比的驕傲和自豪。
  我想起了前不久上的一篇課文,是魏巍寫的《誰是最可愛的人》,我越發地感覺到,這些在對越自衛反擊戰前線拼命的英雄們,不正是當今我們最可愛的人嗎!
  虎司令稍停頓了一會,接著說:我想講的第二個問題是有關“金錢”。
  “金錢”這個字眼,在有的人眼里是“閃光”的,“撩人”的。但是,把它搬到子彈橫飛,血腥殘酷的戰場上,就黯然失色了。
  某部五連四班戰士宮維權,是一位來自萬元戶(八十年代初)的子弟。入伍前他是汽車駕駛員,和全家人辦起了運輸業,年收入達一萬四千多元。然而家富不忘報國,他毅然報名參了軍,來到了硝煙彌漫的前線。在戰斗中,他英勇頑強,奮不顧身。一天晚上,他正在放哨,越軍一個加強排的兵力向他所在的陣地摸來。他毫不畏懼,一面把情況迅速向上級報告,一面用沖鋒槍和手榴彈交替還擊,打得敵人四處逃命。不甘心失敗的敵人調整兵力后又向宮維權撲過來,三顆手榴彈落在他的附近,他眼疾手快順勢一滾躲讓過去了。就在他躍起身準備繼續戰斗時,敵人的四支沖鋒槍同時瞄準他。小宮面不改色,迅速按響了定向地雷,兩個敵人應聲倒下,其余兩個被掀起落到山溝。他和戰友們經過七個多小時的激戰,打退了敵人的六次進攻,牢牢守住了陣地。
  戰后有人問他:“在家放棄萬元戶不當,卻到這生死難料的戰場上來,你不覺得吃虧嗎?”
  請聽他擲地有聲的回答:戰場不是市場,不是搞商品交易的地方。自從我選擇了軍人這個職業的那一天起,就做好了隨時犧牲一切的準備。古人尚有“以身許國,何事不敢為”之志,今天為了祖國和人民的利益,我情愿承受所有的不幸。
  這就是邊防戰士的價值觀。是啊,為了祖國和人民的利益,有多少邊防戰士毅然入虎穴,撲龍潭。炮彈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槍刺加于身而心不顫。
  某部七連三排長高福勝,在一次激戰前跪在貓耳洞里給父母寫了一封遺書。他的父母已年過六十,體弱多病,弟妹尚小,父親一年有十個月只能佝僂在床上喘息,且沒有錢到醫院查病。高福勝中學沒畢業,他就肩負起家庭生活的重擔。入伍后,全靠愛人帶著不滿周歲的孩子耕種八畝責任田來維持全家的生活,家里還欠下幾百元外債。艱難的家境,他是何等的憂慮:要是自己一旦在戰場上“光榮”了,這個家怎樣支撐得住啊……
  “轟—轟—轟”,戰斗打響了!炮聲就是命令,高福勝丟下沒有寫完的遺書,便帶領戰士沖鋒去了。戰斗中,他左大腿中彈負傷,鮮血直流,身旁的七班戰士蔡金華含淚給他包扎。這時,他眼睛一瞪:“你哭什么,軍人流血不流淚!”說完,抓起一根竹竿支撐著身體,一面堅強地指揮戰斗,一面用對講機向上級炮兵指示目標,并向連長李達久表示:“只要我高福勝在,絕不丟失一寸土地。”他帶傷指揮全排接連打退敵人的三次反撲。但硝煙還未散盡,敵人又猛烈地發起了第四次攻擊。此時,高福勝負傷的消息傳到了連指揮所,指導員崔兆鵬心急如焚,要求派人去接替他指揮。可高福勝還沒聽完,就急了:“我是排長,在關鍵時刻怎么能離開戰斗崗位呢!你們不要為我分心,負傷的事不要報告上級。”說完,他又指揮全排進行反擊。就在這時,敵人炮彈的彈片穿進了他的左胸,鮮血染紅了全身和背后的指揮機,他頓時昏了過去。但蘇醒過來后,又咬緊牙關,使盡全身力氣頑強地爬起來,用微弱、斷斷續續的聲音向連指報告:“指導員……連長……我……不行了,你們要組織好戰斗,守住陣地……”敵人的進攻又一次被打下去了,而高福勝卻長眠在陣地上。戰后,在整理高福勝的遺物時,戰友們驚詫了:這樣一位身負生活重擔的勇士,自己平時積攢僅有的幾十元錢卻囑咐在他犧牲后全部用來交納最后一次黨費……
  軍人啊,有多少人謳歌過你的英雄事跡?有多少人知道你為祖國的強大和人民的幸福默默地承受著人世間的壓力和痛苦?有多少人被你的精神感動著、鼓舞著,有多少人被你在腥風血雨的戰場的拼搏所震撼。我們的人民軍隊為什么是一支召之即來、來之必戰,戰之必勝的軍隊,就因為他們心里裝著祖國和人民,什么金錢、利益統統讓路。他們擁有比金錢更寶貴的精神財富!他們是這個世上最富有的人。
  
  五
  虎司令完全沉浸在炮火連天的記憶中,仿佛帶著我們一道,越過時空,去一睹血與火中的戰爭中軍人的風采。
  他呷一口茶,說道:我想講的第三個問題有關“愛情”。
  愛情,是一種崇高而美好的情感,有多少人為之追求!我們的邊防戰士也需要愛情。然而,踏上戰火彌漫的戰場之前,愛情卻顯得那么的奢侈,再甜蜜的愛情也得下課。
  在老山,我走訪的第一個軍人,是邊防某部副政委張發祥同志,他說:“你了解那些情場上“失意”的干部戰士嗎?”我一時語塞,問道:“情場失意的人多嗎?”他說:“你自己問問他們就知道了。”
  當我深入戰士中間后,惶惑了。某部二營就有三十幾名干部、戰士或超期服役的戰士都與女朋友(或未婚妻)關上了愛情的大門。
  我問劉副教導員是什么原因,他皺著眉頭說:“還不是因為在邊防隨時要打仗呀。上戰場前就被單方面宣布‘斷絕愛情關系’,有的還沒見面,一聽說‘邊防軍人’四個字,就退避三舍了……”
  對此,戰士們都感到委屈嗎?我在堅守扣林山的某部見到原八連副連長、現任部隊后勤處參謀顧長壽,他已過“而立之年”,個人大事還沒個眉目,最近經人介紹認識的幾個都一個個的“吹”了,部隊領導都為他著急。我問顧長壽是怎么想的。他笑著說:“這有什么呢?誰不想過平安日子?這也不能怪姑娘,嫁給我們,打起仗來有個萬一,就可能要守寡,誰不掂量掂量?現在社會上有些姑娘講實惠,對邊防軍人不太感興趣。作為軍人,也決不去追求這種感情淺薄的人,軍人自有軍人的戀愛觀。”我問他:“那你對姑娘有些什么要求?”
  他幾乎不假思索地回答:“忠誠老實,長相不論,首先得說清楚一條,我在老山當兵,隨時都要打仗,流血犧牲在所難免。支持的,我才要。”
  我的心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愛我,請愛老山!愛我,請愛邊防!這就是我們邊防戰士的戀愛觀。這是多么高尚的愛啊,這就是愛國主義精神的真實體現。正是這種對祖國、對人民深沉的愛。當祖國一聲召喚,馬上就要進洞房的,或漫步在花前月下的,或剛剛和姑娘見過第一面的軍人,就把這一切置之度外,毫不猶豫地站到了軍旗下!
  某部七連排長劉海洋臨上陣地前,未婚妻委婉地提出分手。他勇敢地接受了她的請求,“分就分吧”,此刻,他沒有后悔,沒有憂傷,他為自己是一名祖國的忠誠衛士而感到無尚的光榮。在堅守陣地的戰斗中,他身上被嵌進了數不清的彈片,仍強忍著劇烈的疼痛堅持指揮戰斗,一次面對數倍于我的敵人偷襲,他置生死于不顧,一邊命令身后的戰士掩護,一邊端起沖鋒槍以猛烈的火力飛身躍進敵群,子彈打在身上,鮮血染紅了軍裝……
  軍人啊,你對祖國的愛戀有多深!你對人民的情感有多重!拋棄愛情,誰說你是一個無情無義的人呢!
  演講結束,虎司令站起來,向師生們再次行軍禮,教室里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這掌聲久久回蕩在葛公中學的上空,回蕩在我的記憶深處,成了永恒。
  我想起了一句名言:軍人,當戰火硝煙造就這個特殊職業時,它就成為人世間代價最高、犧牲最大的一種職業。不是嗎?我們邊防戰士的青春、熱血、金錢、情愛、生命,在戰火中全部無私地奉獻給了祖國,這是何等悲壯、崇高的奉獻啊!
  長達10年之久的對越自衛戰爭,換來了幾十年的國內和平。習近平主席強調,安享和平是人民之福,保衛和平是人民軍隊之責;天下并不太平,和平需要保衛。我們作為新中國的公民,不是生活在一個和平的年代,而是一個和平的國度,而來之不易的和平靠的正是我們強大的中國人民解放軍。
  天下雖安,忘戰必危。我們不能忘記一代代中國軍人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和平,更要清醒地看到當前以美國為首的反華勢力對我國進行的政治圍堵、經濟挑戰和戰略包圍,我們每一個中國人都是保衛和平的一分子,都要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人人重視國防、人人關心國防、人人支持國防,努力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為維護世界和平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老樹
下一篇:我在城市放牛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