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善緣如棉

善緣如棉


  立冬過后的第一個星期六的早晨,我還在睡夢中,一陣來電鈴聲將我從夢中喚醒。我起身拿起手機一看,是謝婆婆打來的,她說給我送來了一條六斤的棉絮,已經到了我們院子門口,不知我住在幾棟樓,讓我下去拿。
  我一看時間,才八點半。謝婆婆住在鄉鎮,是怎么來的呢?疑問中,我快速穿好衣服下樓。哦,原來謝婆婆是騎著腳踏三輪車來的。我以前經常騎行,從謝婆婆家到我家的距離,推算騎車時間大約在45分鐘左右。
  “這么遠的路程,您累得夠嗆吧。”我見謝婆婆穿著一件棗紅色的毛衣,臉色很紅潤,一件很有年代感的灰色棉布舊外套隨意搭在車龍頭上。
  “天氣冷了,我給你用今年新收的棉花打了一床厚棉絮,等天冷的時候就可以套上被套蓋了。”
  我望了一眼拖箱上的棉絮,疊成一個正方形,用兩層透明塑料包著,正靜靜地等待著它的新主人來認領。
  “這么遠的路程,還勞您親自送來,我給錢您。”我很感動,將事先準備好的貳佰元現金塞進謝婆婆手里。
  婆婆將我拿著錢的手用力地一推:“你這娃兒,多見外啊,收錢我就不送來了,這是我和老頭子專門給你打的,你這么多年對我們的好,我也無以回報。就這點心意,還錢不錢的。”
  婆婆麻溜地從車廂上抱起棉絮遞到我手中,我接過一掂量,嗯,還挺沉的。
  “六斤的,蓋也可,墊也可。”婆婆慈祥地一笑,讓我已經感受到了棉絮散發出的陽光的味道。
  “今天我正好休息,您先到家里坐坐,一會我請您到外面去吃飯,吃了再回去吧。”
  “不了不了,我還要回去剝棉花,給老頭子和孫女做飯,一大堆家務事和農活等著呢。”
  “那怎么行,我請您過早。”
  “一早起來就吃了,農村人,就這習慣,吃飽了好干活。我走了啊,你去忙你的吧。”
  六十多歲的人,說起話來中氣十足,身板硬朗,行事干脆麻利。那一頭灰白的頭發絲毫沒有衰老之相,反而透出一股子染霜的堅韌。
  我也不喜歡拉拉扯扯硬勸,要走就走吧。“您慢點,路上注意安全。”除了感動,唯有祝福。
  其實,我早就想要一床純棉花的被子了。去年在娘家下面的棉花鋪子里定做了一條,以為是熟人,他不會騙我,買回家,打開一個小縫細細一看,里面還是摻雜著化學纖維。這年頭,想要在市場上買條百分百純棉花的棉絮還真難!
  
  二
  家里有了厚棉絮,天氣再冷都是踏實的。時間一晃就過了小雪節氣,氣溫日漸寒冷。一場冬雨下來,霜凝白露,黃葉遍地,棉絮發揮作用的時候到了。
  下雨的日子,天氣黑得特別早。趁著細雨步行回到家中,吃罷晚餐,就迫不及待地把謝婆婆送的棉絮抱出來,仔細欣賞,慢慢觸摸。這條棉絮,寬2米,長2.3米,厚薄均勻,上面網著紅綠相間的紗線。用手觸之,似云朵般蓬松柔軟,又似嬰兒的肌膚般光滑溫潤。
  當天氣轉寒的時候,別的物品都呈現出一種“收”的狀態,帶著一股蕭瑟寒冷之氣,觸之冰涼浸骨;唯有棉花不同,她不受外界溫度影響,始終是溫柔和暖的,像大地一樣包容,像云朵一樣輕柔。
  其實,棉花非“花”,而是棉花樹的果實,只不過這果實與眾不同,是柔軟的絨毛。世上的果實有千萬種,每種果的特性與使命都不同。在我看來,棉花是專為人類避寒的,棉花就是太陽之花,是守護人類的天使。不由得想起一首詠棉花的詩:“可織布來可紡紗,勝卻蠶絲賽葛麻。花開晶瑩如白雪,采棉更是景如畫。天然環保濟世人,衣被棉絮暖天下。”
  在這個優劣并存的世界,我一向對天然素簡之物情有獨鐘。那些化學纖維、人造纖維,各種高科技產品,魚龍混雜,真假難辨。一直覺得,在土地上生長起來的東西比人工合成的東西更值得信賴。只要是與肌膚接觸的,比如身上穿的、床上墊的蓋的,都必須是天然的棉質產品,要不然就會感覺不適,皮膚過敏。
  我們家是經營家紡的,對于各類被芯我是了如指掌,什么云絲被、蠶絲被、鵝絨鴨絨被、羊絨駝絨被,我都用過。蠶絲被適合春秋季節用,氣溫在10℃至20℃左右最適宜;羽絨被太輕,羊絨被太重,蓋著悶熱易出汗,而且也不適宜本地并不特別寒冷的氣溫。只有棉絮最為溫和服帖,輕重適宜,又透氣又保暖。
  我輕輕地將棉絮套進純棉的被套里,被頭用針線縫了兩針固定。一想到這條柔軟舒適的棉被將陪伴我度過整個寒冬,一種對物品的特殊情感油然而生:往后的冬天,我與這條棉絮將在時光中結下深厚的情緣,我們相依相偎,不離不棄。
  晚上,被云朵般的棉花簇擁著,不由得讓我想起了這條棉被最初的主人——謝婆婆。
  
  三
  我和謝婆婆非親非故,相識純屬一個偶然。
  那是四年前一個初冬的黃昏,我駕車四處游蕩,在歸家的路上途經一個村子——謝家灣。水泥村道很窄,單行道一般。當時,一輛裝滿石頭的卡車迎面駛來,絲毫沒有減速的意思;我為了讓開車道,慌忙中,前左車輪不慎陷入路邊的一個泥坑里。泥坑四周被雜草掩蓋著,陷入才知是個小坑。
  村道的左邊是一條約兩米寬的溝渠,假如一踩油門,車有沖入溝中的風險。卡車揚長而去,我站在路邊左右為難,等待著有好心的人路過幫我一把。
  一路上,不是開車的就是騎車的,都行色匆匆,一臉漠然,一晃而過。我知道開口也是碰壁,索性耐心地等。過了好一會兒,有人背著一捆棉梗走近了,我借著黃昏的余光一打量,是一位老婆婆,慈眉善目,清瘦硬朗,一看就是常年勞作之人。
  我迎上去說:“婆婆,我的車陷在泥坑中了,您能不能喊幾個人來幫忙推一下?”“可以可以,那路邊第一家就是我的,我馬上去喊老頭子和兒子來幫忙。”老人指著不遠處村道右邊一排清一色的三層樓房,很是熱心地對我說道。
  老人加快了腳步,三步并作兩步,身影很快消失在暮色中。我焦急地等著,心想,她會來嗎?
  約莫過了十分鐘,婆婆領著一老一少兩個男人向車趕來。中年男子四十出頭,中等身材,一看就很精明強干,他一手拿著塊木板,一手拿根木棒;老年男子六十多歲,透著莊稼人的憨厚淳樸,扛著把鐵鍬。
  婆婆指著他們說:“這是我兒子和老頭子,一家人都來幫忙。”
  我說:“麻煩您們幫我把車推出來,油門踩輕了沒用,踩重了又怕車沖入溝里。”
  中年男子觀察了車輪陷入的位置,把四周的野草連拔帶踩,陷阱很快就清晰地展現出來。
  “你這車還真不能啟動,方向和力度掌握不好就得沖入水溝。”中年男子邊說邊拿過他父親的鐵鍬,在車輪下鏟了兩鏟子,將木板插入車輪底下,然后用一根木棒抵住車輪。就開始指揮大家:“你上車掌握方向盤,老頭和老媽在后面推。”
  有木板托底,木棒的撬動,和后面的推動力,車輪很快就從泥坑掙扎出來。我把準方向盤,車安然停在了正道上。
  我如釋重負,從包里拿出貳佰塊錢遞到婆婆手中:“感謝您一家人幫我,一點心意,拿著吧。”
  “不要不要,就出了點力氣,哪能收你的錢。”婆婆邊推邊說:“你快回家去吧,我也要回家做飯了。”
  “我們喜歡錢,但不是什么事都要收錢的。”中年男子,也就是婆婆的兒子說道,“誰出門在外不遇到個難事,能幫就幫,收錢就變味了。”
  “您這一家人,真的與眾不同,我以后還會來的。”天色已晚,我懷著無比的感激離開了。
  
  四
  謝婆婆一家無償地幫了我,我心中總是覺得欠他們一個人情。時間一晃到了來年的春天,又是出去踏青的好時節,回報謝婆婆的機會來了!
  我事先去商場給婆婆買了一件紅色的毛衣,春天穿正好。農村人喜歡紅色,喜慶吉祥又耐臟,婆婆一定喜歡,我還買了兩袋高鈣奶粉和一些零食水果。
  那天清晨,當我出現在婆婆面前時,婆婆既是驚訝又是歡喜,說這點小事我還記掛在心。然后是忙不迭地去田里摘新鮮蔬菜給我。
  往后的日子,只要我走謝家灣那個方向,我都會事先帶點東西,也不提前和婆婆打招呼,遇見了,就把東西給婆婆,婆婆也會給我時令的菜蔬。這樣一來二去,我和婆婆的感情隨著時間慢慢增厚。
  其實,在我的潛意識里,我是把謝婆婆當成自己的親婆婆了。我的婆婆在我十幾歲的時候就去世了,那時我正在讀初二,還沒來得及報答婆婆的恩情,這一直是我內心的隱痛。機緣巧合,一次意外邂逅,讓我遇到了謝婆婆,正好讓我的情感有了出口。
  當然,這也源于謝婆婆的善良,如果謝婆婆當時收了錢,我們也就兩清了,也就沒有棉絮的故事了。
  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就是這么微妙與珍貴。很多時候,一份來自陌生人的善意比親人之間的情感更讓人感動,因為她本可不必這么做,而她做了。尤其是在這個充滿功利,金錢至上的社會,謝婆婆的無私與淡然也讓我學到了很多。
  棉花,樸實無華,卻能御寒保暖。我很慶幸,此生與棉結緣,與謝婆婆結緣。
  
  
  2022年11月24日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涓涓流水
下一篇:老樹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