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截稿日的沉思

最近,抓緊時間學習二十大文件,趕著時間寫一篇有關共同富裕之路的稿子,忙得腳打后腦勺,竟然沒有注意到省作協的征稿啟事。晚上偶然進入“棗花作家群”,才發現“非凡二十年,燕趙巨變”的征文活動到截稿日了!作為一個遠離故鄉的阜平人,我對故鄉的二十年巨變太有感觸了,無論如何應該打開電腦、叩擊鍵盤,書寫一下游子的故鄉情懷。
  二十年前的暑假,我回阜平探親,那時候阜平蒼山村還沒有修到村里的公路,全村出山進山交通實在不方便;村里的房屋也是年久失修,一片破舊衰敗的景象。那時候,我從阜平縣城下汽車以后,妹妹他們用自己家的小汽車送我回蒼山村,路上有一段不通公路,十分難走,一邊走,一邊用鐮刀割路邊的荊條。好不容易到了村口,就只好下車了,因為村里沒有路,只能背著行李步行。到了家里手機就沒信號了,電視也看不清楚,家里沒有有線電話。那次我回家探親期間,由于信息閉塞,我的股票下跌得一塌糊涂都沒有及時出手,賠了十幾萬元。
  可是二十年后的今天,鄉村公路已經貫穿全村,我家門口就可以停泊汽車,方便多了。不僅如此,故鄉的寬帶網絡也開通了,家家戶戶都有手機,都可以用微信聊天了。我在故鄉的微信群里看到了“博望影像工作室”拍攝的影像作品,那簡直就是一個有關阜平縣非凡二十年的視覺盛宴。我看到了阜盛大橋的雄姿,全方位立體感的畫面,令我感動。看到了體育場的現代化設施,看到山城中學校園的美麗景色,我深深為阜平今天的孩子們感到自豪,他們也有現代化的教學設施和鍛煉身體的體育設備了。看到了萬金園和八角樓觀景臺。依次看到了藕田、菇棚、棗樹、柿子樹的成長與豐收美景。更有大柳樹新村、百畝臺新村等鄉村巨變的美景。還有鄉親們發了蒼山村的青山綠水,田園風光,真的是小橋、流水、人家,紅磚黛瓦,一派鄉村美景。全村鄉親們都住上新房子,吃上新鮮的蔬菜水果和滿足供應的糧食。這在二十年前還是不敢想象的。于是,我即興在群里發了一首詩歌:
  寫一封信給你,
  不說相思,
  不說離愁,
  只說阜平的紅棗熟了,
  只說山里的柿子掛滿枝頭,
  蘆葦像癡情的女子,
  終于被歲月染白了頭。
  一個人在蒼山村口站了許久,
  卻找不到回家的路口。
  是啊,二十年間村里變化太大了,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阜平縣變化更大了,我置身于其中,感覺好像到了重慶一樣,那層次有致的山坡上是一層層的樓房,那寬敞平坦的道路,還有家家戶戶的家用電器和汽車,都表明阜平縣脫貧致富了。
  二十年前,母親住在村里,吃水不方便,交通不方便,打電話不方便。現在什么都方便了,可是母親不在了。真羨慕村里的那些年齡和母親差不多的老人,他們子孫滿堂,還健康地活著,夏天種菜、種樹,冬天在院子里做紅燒肉吃,多么幸福自在啊?
  二十年中,村里涌現出很多能工巧匠,很多人在保定和石家莊打工賺了錢,買了城市里的房子,河北這個大概念的故鄉與阜平這個小概念的故鄉都發生了許多變化。可惜,時間過于緊迫,我已經不可能寫好這篇征文了。我曾經寫過美麗的蒼山村,曾經寫過故鄉的紅棗,曾經寫過蒼山村的變遷,曾經寫過爺爺奶奶,大舅二舅,姑姑姑父等。但是今天一個多么絕妙的機會,我應該用自己的文筆表達方式,如實地介紹一下故鄉的二十年變化,應該夸一夸我的勤勞勇敢的鄉親們,是他們改變了故鄉的面貌;我還應該感謝中央政府和偉大的共產黨,是他為家鄉的脫貧致富指出了一條光明之路,給予資金支持、人才支援和政策支持,我作為燕趙子孫,作為一個遠方的游子,本應該深刻放映一下十年巨變的故鄉阜平。只可惜離征文截稿日還有一個小時了,我只能以此來表達對故鄉人們的思念,對故鄉取得成就的贊美,對未來十年的期盼和祝福。作為燕趙子孫,我為自己是阜平人而驕傲,為自己是燕趙人而自豪。前進吧,快速發展中的華北!天佑我燕趙,天佑我阜平。
  寫完上面那些話,我看看電腦上的時間,已經過了零點,我是無法參加這一次征稿了,只能無奈地放棄,不由得一陣自責涌上心頭。我最近總是很拖拉、動作遲緩,本來做好了計劃要在本周三完成共同富裕的稿子,結果拖到周四了還沒有完成;本來說將長篇小說《教壇風云》擴充修改后在年底交給出版社,結果到目前才完成三分之一。這種拖拉的毛病,隨著年齡的增長越發嚴重起來,總是一次又一次原諒自己,毫不感覺羞愧。還美其名曰“與世無爭”了。其實都是給懶惰找的借口。看看楊絳先生的傳記,她那么高齡的時候還在做文字工作,我有什么理由停滯不前、拖拖拉拉,還原諒自己呢?
  每次看見征文啟事,總是躍躍欲試,感覺自己很有想法,甚至想拿個名次回來,可是三分鐘的熱度過去,就沒有激情了,感覺自己的激情總是不夠用。搞創作,寫文章需要持之以恒的韌勁兒和壯懷激烈的激情,需要不服老的精神。老驥伏櫪,志在千里,而我雖然老了,不也應該是一匹識途的老馬嗎?2022年還有30幾天就過去了,總結自己文學創作的成果簡直是不值一提,說起來紙媒發表39篇,但是省級刊物就發表了一部小中篇的小說和五篇散文,時間都白白地浪費掉了。今年網絡小說和散文發的也不多,不足100篇短篇小說和散文。而且質量比較差。在今年最后的一個月應該做些什么彌補呢?能不能抓緊時間寫幾篇像樣的稿子投給文學刊物呢?幾個編輯的約稿已經拖拉很久了,該兌現了。總是批評孩子們不抓緊時間的奶奶,我這個自以為是的奶奶,是不是該自覺一點呢?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我的搖籃
下一篇:涓涓流水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