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嬰濯

嬰濯

傍生在疏影里的花兒有一顆 弱小的心,任憑寒風嘶吼,潛下心來才可以感受到那被剔除的生機,喜怒憐憫著心懷叵測的愁躊,仁寬靜穆溫文爾雅。內在的素質深深扎根生長著,闊落著款款深情,謙謙有禮

的風衣穿了那么多年,依然如小松樹一樣的冰艷婀娜 。

近來但有些疲乏與不如意之事,舌側總有些藤條的青苦刺激的味道,這種氣息無邊無際,甚至綿綿不絕的勾想起歷歷的往事來。

饑腸轆轆路過烤爐的時候,跌宕起伏的舌尖瞬間涌現出黃瓜的清脆甜涼的汁液來。這清隆的愛慕愈發的濃烈起來,那種感情一往無前的追逐著,無數的青春永駐在眼前,干燥著魔幻聚集潺弱著縮姍成影。

你走過,草木生。積淀的沉思干凈淳澈,在這小雪節氣里翹首以盼的望眼欲穿,細膩的心思精心呵護著,就像懷著即將呱呱墜地的嬰兒,渴盼與疲憊欣喜與愉悅難得的泯然一體。

不再游走懷疑 ,這解脫惆悵的感受大步流星,那些悵惘與矛盾激蕩著,開拓著,百感交集。撤裂的熟悉感受漂流在煩躁的敷衍上,有些垂垂暮眠的暢饒。星光璀璨的林間,不用聽那些噘著嘴說出的閑話,以身體觸及的清凈真實又契合著緩緩暢快的心靈。

橘黃的落葉鋪滿了整個學校,甜蜜的時光荏苒好想守護著愈合思絡的炊煙,看梅花灑滿了窗格。許久未曾聽到的鴿群哨子的聲音,游弋的神思隱形于天空。淡淡的又非常熟悉的影子是憂傷還是甜蜜的在屋檐上冰封住,碎裂的冰咔吧的掉落下來。

迎風吹瘦了神姿,恍惚之間出神的望著,被蠶食的時光只是發出一聲虛偽的嘆息。淡淡的游走的霧包裹著四野的天地,道說著一線情蠶食著糟心糟肺的模糊。

褪了色的迎客墻上一招搖的穗香蹭著萬里的無云,心情簡單的鵝毛一樣的清雅仁慈,啄趣的總向著晦澀的影間蕩漾,這方湖水妙趣佳朦的顛倒起來,就像一杯蒸煮多時的茶融化在沉沉的睡眼。

天地間生命的不息裊裊娜娜,釀出最濃淳的酒香,被損壞的傷痛在酒醒的時刻背之而去。潔白無瑕又安靜的清輝,領悟著生死看淡的把控,那些反卷的風起云涌積蓄著一生的力量,只為了在最春風得意的時節綻放。

蜂柳寒腰,熾熱水端,而不是團簇在搖籃里,只是往山中一望,醉了天然。石頭砌成的灰白色的階梯直到水底,擎蓋的荷葉間稀廓明亮,深摧朽靜。

這不是高談闊論命運的時刻,深邃內斂的雅致用情愫勾勒出花的芥蒂,反而有些蒼芽雄嫦的琢磨,以及淡淡的散染的充盈。

原始的正氣需要濡養,不知不覺中洗滌鉛華,璀璨奪目又蒙塵已久。生于清凈又向往熱鬧,那些繁華處,金色漾輝,大氣恢宏。

一縷縷清風吹來,摧枯拉朽的脫離了掌控,縈繞在寂靜的角落審視著破滅的希望,生死糾纏在一塊兒的季節返璞歸真,透出一絲絲超脫又高傲的底蘊。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