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爸和他的鋪子

爸和他的鋪子

爸做了半輩子生意,在他56歲的時候,他把商鋪盤了。要帶孫子,也到該緩的年齡了。
  小學只讀過一個月,爸能歪歪扭扭寫下很多的字,他用他自己特有的記錄和標識方式記賬。做生意難免存在買賣賒銷,每一筆貨物出入的時間,買賣雙方的名字、聯系電話他都寫得清清楚楚,寫完還指導對方確認并簽上字。就這樣,一個讀過一個月書的人,在鄉鎮街道做了很多年的生意,把我們姊妹四個送入了小學中學到大學畢業,一個也沒落下。
  80年代初,爸和媽結婚后,就開始嘗試著做起來小生意。爸的鋪子剛開始買些水果糖,棒棒油,頂針毛線之類的物品,也收頭發(頭發收著攢多一些去秦安調貨時就能賣掉)。這里一定得提的是,爸這經商的門路是我外爺爺一手指導著幫襯扶持起來的,外爺爺本就是秦安人,貨郎出身,走街串巷給自己打下一片江山,然后干脆在這里定居下來了。在將他的二女兒嫁給一窮二白的爸后,他老人家就想法子把這個女婿也給扶持著讓跟著自己去秦安調貨,去大一點的地方走走看看聽聽,看人家都是咋做生意的。跟著外爺,爸很快熟絡了做生意的圈圈套套,生意做起來了。此后三十多年,爸的身份一直是個商人。
  小時候,爸的鋪子有著無窮的吸引力,那時候每每上放學,我總會先溜進去拿上一兩毛錢的水果糖或泡泡糖,一毛錢能買六七個小水果、一個長條條泡泡糖呢。每天每天,我算計著拿足夠的小小水果糖,然后給曉敏三五個去和她交換她拿的西紅柿蘋果,她媽媽在街道上做果蔬生意;給張鳳萍一個,她會把她拿的糜面蕎面饃饃分給我一些,她媽媽做的糜面饃饃黃聰聰甜絲絲可好吃呢;還會給我們的大班長曉牛孝敬一兩個,這樣被班長友好相待就有了小小保護傘;還會給班級活躍分子曉娟塞一個,這樣女孩們報團和你臭的時候不至于太被動……
  后來,爸的鋪子規模稍大些了,頭繩發卡衣服鞋子還有升級了的大姑娘們都愛抹的盒盒油襪子手套之類的都帶上了,有那新進漂亮的發卡發箍新潮鞋子衣服爸會放話讓我給自己挑喜歡的穿去,那時候鄉鎮街道上娃娃家庭條件都慢慢好起來了,那時候我好像是上四五年級了都,我的同學們穿著過年時候她們的媽媽手工縫制的整套小西裝,曉敏那套深紅色的和曉牛的臧藍色合身的西裝套裝在我的印象里深刻極了。而我穿著爸新進的花色別樣的藍格子小西裝,還有件別的同學都沒有的粉色罩衣去上學,神氣十足。
  永遠刻在記憶里的是那時候真的好期待爸爸去蘭州調貨,因為每次調貨回來,爸爸總是給我們所有人一人買一個蘭州的大雞腿,裹著紅紅辣椒油很粗的雞腿。人人有份,媽要是推讓不吃是不行的,我們喜氣洋洋地吃雞腿,滿嘴的辣椒油白芝麻粒,爸爸看著我們笑。小小的的我們哪里知道爸爸去趟蘭州路上走六七個小時,要貼身帶著幾千元的調貨錢,提心吊膽還路遠車顛,到了蘭州城,批發市場奔走觀察,批發上幾大包的貨品仔細打包裝車,再走返回的路程,這次操心的是車上的貨,萬一綁車繩子松動裝著百貨的大麻袋會掉,又萬一遇到了劫車賊,那丟了的可是爸幾個月甚至大半年的心血,我們全家生計所在啊!
  九十年代初的農村,改革開放的春風才佛過來,不怎么富足的年代,因為爸媽的勤苦打拼,我們一直幸福快樂地成長著。
  再后來我們上了高中,爸的鋪子規模做的更大了,不再賣百貨針織,更多的傾向于副食銷售。爸開始嘗試起了批發生意,因為是在鄉鎮街道上,鄉下的鄉下人們對物品的需求有很大的空間,只是苦于路途遙遠趕集不便。當時的田坪街道,爸和另外一個上過高中的叫李向陽的人同時做起批發生意。爸聯系著縣上大型批發部的老板,讓送貨下鄉,省去自己跑縣城調貨的種種不便。一來二去,慢慢地和縣上批發部老板熟絡了,漸漸地理順了商品批發的套路。應了天時地利人和,爸的批發生意順利地轉型了。只是爸識字太少也不會寫字,這成了他做生意最大的困難所在。方法總會有的,爸仿照貨品上的字形,不講究筆畫順序總能寫出大約就是的那樣的一個字和很多個字。或是用同音字代替不同的字,要么會請買賣方當事人代他去寫上貨品字形,價格數量他自己加上,然后就是簽上雙方的名字并拿出隨時備在那里的紅色印泥按上雙方的指印。做生意講究誠信,當時和爸打交道的人,都知道爸不會寫字,也都事先擬好需要的貨品清單,然后寬容耐心地等待爸擬同樣一份貨單備份留底。爸做生意,人善心輕,有得賺就行,指望的對方下次還來呢,對方賣貨錢沒帶夠或是純粹沒帶錢,他會爽快讓人寫下欠條賒貨給人家。爸和和氣氣地迎來每一位客人又讓他們滿意地離開,這樣久而久之,就有了人脈,生意也做越順手。慢慢地,田坪老周方圓幾百里人盡皆知了。
  年年要過年,年前要跟年集。上高中上大學的那幾年,每到寒假我們幾個回家后,都默認切換存在方式,成為周家批發部的一名員工。調貨點貨擺貨清貨賣貨,講價錢攀交情,和不同的人打交道,友善實在。讓顧客心甘情愿開開心心地購買我們家的貨,然后,下次還會來。經商做人一回事,誠信經商本分做人。是你的,想方設法去爭取,不是你的,不要費盡心思往來討。知足者方能行的更遠。爸是這么做也是這么教我們的。我一直在想,自己能軟能硬能屈能伸能友善待人懂知足常樂的性情到底有多少是受了老爸的影響呢?!
  再到后來呀,爸慢慢老了,記憶力減退的厲害,經常忘了收賬記賬,送出去的比收進來還要多;還有田坪街道上更多的年輕人介入了批發一行,他們有經營頭腦有自家車輛能給鄉下的調貨客送貨上門;作為兒女的我們也都大學畢業,不用爸那么努力辛苦地掙錢供給我們了……就這樣,爸的生意該收場了,2014年,爸在不舍與無奈中盤了鋪子,結束了他三十多年的經商生涯。
  關于爸的鋪子,永遠留在時光里和我們的記憶中了。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土炕,時光里氤氳的暖
下一篇:嬰濯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