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炕,時光里氤氳的暖

土炕時光里氤氳的暖
  
  一
  秋已盡,冬已至。昨晚下了一場雨,氣溫驟降,一股寒氣襲來。小區還未開始供暖,突然降溫讓人很不適應,我不由得想起家里的土炕。
  老家的土炕總是被父親燒得熱乎乎的,讓人對它特別地眷戀。我家地處渭黃土高原,海拔較高,冬季寒冷干燥,氣溫低,雨雪稀少。因此,土炕是家鄉人必不可少的取暖措施。
  人們睡的土炕都是由磚和炕坯砌筑而成的長方臺,上面鋪席子,下面有孔道,跟煙囪相通,可以燒火取暖。
  睡在暖暖的炕上,我對炕為什么發熱百思不得其解。常常好奇地問父親:“這么大的炕,咋就會熱乎乎的?”父親笑著說:“因為把柴火塞進炕洞里,炕洞里面有孔道,自然就會熱。”“炕的面積這么大,不知要燒多少柴禾”?我還是有點不明白,總想打破砂鍋問到底。
  聽到我對炕這么有興趣,父親臉上露出了微笑,他就慢慢地給我講起盤炕的過程:“首先,炕是依窗而建的中孔長方形格子—豁亮;其次,里面壘砌一尺來高就要煙洞,也稱‘炕洞’,呈‘己’形,方便利煙,也方便支撐炕坯;最后,蓋炕坯、壘炕墻、糊泥縫,一個完整的炕就壘成了。”
  聽了父親的介紹,我才恍然大悟,原來盤炕也這么多學問,難怪炕睡得這么舒服,發明炕的人這么有智慧。
  “是啊!世間萬物皆學問,只要你留心觀察,也會發現好多有趣的東西。”父親意味深長地說。我懂事地點了點頭,眼前又浮現出父親及工匠們為我家盤炕的情景。一個個工匠們干得熱火朝天,有說有笑,好不熱鬧。
  
  二
  炕盤好后,要好好晾曬上幾天,等炕全部晾干后,就可以使用了。
  “土炕上蒲席厚,砂鍋里酒暖湯,妻子團。”母親將兩張大蒲席鋪在炕上,溫上一壺米酒,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別提有多愜意。
  晚上睡覺時,在席子上鋪層被褥,在被褥上面鋪上床單,就可以舒舒服服地睡覺了。
  新炕,自然會吸引更多的人來觀賞。村里的女人就會陸續來我家串門子,她們三五成群,有說有笑,盤腿坐在炕棱上,一邊嘖嘖稱贊我家的炕盤得好,一邊拉著家常,一邊手里納著鞋底、織著毛衣。有時坐到飯點時,母親還會做飯招待她們。她們心里非常感動,嘴上不住地說謝謝!太不好意思了,還夸贊母親是個熱情、善良、好客之人。
  每到剛入冬時節,天氣逐漸轉冷,父親就開始燒炕了。燒炕的原材料主要是麥糠、鋸末、玉米秸稈、干樹葉、菜籽皮……
  燒炕,對于父親是最拿手的絕活。只見父用一個帶著v型的燒炕棍將玉米秸稈送進炕洞,再抓起一把麥秸稈放在炕洞口,用火柴將麥秸稈點燃,橘紅的火光不停地跳躍著,映紅了父親布滿皺紋的臉龐。
  我跟哥哥也想嘗試一下,搶過父親手里的燒炕棍,就開始燒起炕來。剛開始火燒得很旺,將麥秸稈燃盡后,就慢慢地沒了火光,一股濃煙從炕洞里撲面而來,我和哥哥被煙嗆得直流眼淚。
  父親見狀,趕緊接過燒炕棍,對著炕洞里的柴火用力一吹,柴火又燃燒起來。父親又用燒火棍輕輕地撥弄著炕洞里的柴火,炕洞里的柴火越燒越旺。
  我有些驚訝,好奇地問父親:“為什么你燒炕火滅不了,而且越燒越旺?而我和哥哥咋就燒滅了?”
  父親別撥弄著火邊笑著說:“燒炕也是個勤快活,要不停地一點點地撥弄著柴禾,讓柴火慢慢地燃燒。而且還不能著急,要有耐心。
  父親說著,又往炕洞里煨了一些麥糠,隨后就用炕門將炕洞封蓋好。
  我有些不解,又問父親:“不用將里面的柴火吹吹嗎?”
  “不用!”父親微笑著說,“剛才里面的柴火已經燒著了好多,后來煨的麥糠慢慢地就燒著了,這樣炕才熱得時間長,一直能熱到天明。”聽了父親的一席話,我是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原來燒炕也有這么多學問呀!
  屋外,裊裊的炊煙順著煙囪在屋頂上空氤氳飄散,整個村莊籠罩在淡淡的煙靄中,使得房屋、樹木也影影綽綽,呈現朦朧淡雅的美。
  屋內,溫暖如春,溫馨和睦。“土炕蓬窗愁寂夜,挑燈快讀解愁頤”。我和哥哥趴在炕頭的油燈下讀書寫字,油燈的火苗不停地跳躍著,映紅了我和哥哥的臉頰,也照亮了我們的夢想。
  母親坐在炕棱邊紡線,細細的線像春蠶吐絲一根根從棉花捻子里面抽出來,紡線車的“嗡嗡”聲像古箏的琴弦一樣,發出了由高到低的音符,那是紡車的歡唱,奏響了夜的旋律,給寧靜的夜晚增添了新的生機。
  父親坐在炕棱邊,邊上放著一個籮筐,里面放有幾穗玉米。他不停地用手剝著玉米,聽著紡車優美的旋律,父親完全沉醉其中。
  寫完作業,父親就會給我們講故事。父親的故事很多,有《西游記》、《水滸傳》、《楊家將》、《聊齋》……但我們最愛聽的是父親講的《聊齋》里面的鬼故事,讓人毛骨悚然,雖然有些害怕,不住地往父親懷里蹭,但還是喜歡聽,實在太刺激了,現在回想起來還記憶猶新。聽著父親的故事和母親紡車的伴奏聲,睡著溫暖的土炕,不知不覺就進入夢鄉……
  感覺睡在土炕上心里特別地踏實,而且睡得特別香。各種美好的東西也進入我的夢境,只想靜靜地躺在炕上,不愿起來,怕一起來就會驚擾自己的美夢。
  
  三
  美夢往往會被父親燒炕的聲音和香甜的烤紅薯味驚醒。
  父親早早起床就開始燒炕,還會在炕洞里面給我們烤上幾個紅薯。趁著草木灰里面還有火星,他將紅薯埋在灰里。大約半個小時后,父親將紅薯從炕洞里面扒出來,用他那長滿老繭的手給我們將紅薯皮一圈圈地剝掉,看著紅薯升騰起裊裊熱氣,父親的手也被紅薯燙得不住地上下翻轉、倒騰,他不住地用嘴吹著紅薯上的熱氣。
  我經不住紅薯香味的誘惑,迅速從炕上爬起,顧不得洗臉,也學著父親的樣子往他手上吹氣。父親樂了:“傻孩子,誰讓你往我手上吹氣,應該往紅薯上吹,它才能迅速散熱。”我嘿嘿一笑,又開始向紅薯吹氣。
  隔了片刻,紅薯也沒那么燙了。吃著香噴噴的烤紅薯,臉上抹得到處是黑,瞬間成了大花臉。嘴上也沾滿了黑,紅薯的香甜味溢滿整個屋子,歡笑聲也在屋里飄散。現在回想起來,還有一股甜蜜涌上心頭。
  小時候,感覺冬天特別的寒冷,每年冬天都會下雪。下雪,對于孩子是最開心的事,我們三五個小伙伴聚在一起,在雪地里打雪仗、堆雪人、滾雪球,玩得不亦樂乎。小手凍得跟胡蘿卜似的腫脹通紅,棉鞋也被雪浸濕了,凍得我們直跺腳。凍得實在受不了了,我和小伙伴就會竄進屋子,將鞋和襪子一脫,被子一拉,將手和腳伸進被子里。炕早已被父親燒得暖乎乎的,手和腳瞬間就被捂熱了。
  手腳被暖熱后,我們又開始在炕上做游戲。摔跤、玩鬧、蹦跳,盡情地瘋鬧,將炕踩得“咚咚”響,褥子被單踩得擰在一起,炕上一片狼藉。
  父親見狀,趕忙制止,說再踩下去炕就會塌了。我們被嚇住了,不敢再瘋鬧了,趕緊將炕上收拾整齊。
  有時趕上父親正在燒炕,他會將我的鞋子放在炕門處烤干,穿在腳上暖乎乎的,一直暖到心里。
  寒冬臘月,尤其是星期天,孩子們都喜歡賴被窩。蜷縮在暖暖的被窩里,很是舒服,實在不愿起床。那時,屋子里也沒有生火爐,剛伸出胳膊瞬間就感覺冰冷,一股冷氣直鉆被窩。
  每到這時,正在做飯的母親,總會將我們的棉衣棉褲拿到廚房,小心翼翼地用灶膛的火烤熱,然后抱在懷里,跑進屋子,迅速將棉衣棉褲塞進被窩里。當我們懶洋洋地從被窩爬起時,棉衣棉褲里面還熱乎乎的,穿在身上暖和又舒服。
  那時候,母親經常給我們烤棉衣棉褲,早上起床再也不怕冷了。現在回想起來,心里還升騰起一股濃濃的暖意。
  
  四
  但有些時候,心用過就會蒸黑饃。父親將心用過了,就釀了一次大禍。
  有一次,下大雪,天氣特別冷。父親怕冷著我們,就往炕洞里多塞了一竹籠麥糠,想讓一家人舒舒服服地睡個安穩覺。
  沒想到到了凌晨一兩點鐘,感覺身子底下奇燙無比,一股燒焦的味道鉆進鼻孔。母親立刻被熱醒,趕緊起床,掀開被褥一看。天哪!席子都已燒焦,褥子上已經燒了一個大洞,四周還有火星在蔓延。母親趕緊喚醒熟睡的父親和我們姊妹,我們一個個從睡夢中驚醒,驚恐地望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父親急得趿拉著一雙布鞋就往廚房跑去,他從廚房里端來一盆涼水,直接澆在著火處。母親還在抱怨:“讓你少燒點就是不聽,一個勁地往里塞柴禾,這下好了,燒著了。”
  父親一臉的后悔,喃喃道:“我看天很冷,就多塞了一點,就比平時多加了一小籠麥糠,咋就著火了?”父親百思不得其解。
  他沉思了一會才恍然大悟:“我想清楚了,可能是一個月都沒掏炕洞里面的灰了,炕洞里的灰早滿了,一塞麥糠,柴和火直接頂著炕坯,炕坯下面燒炕時間久了,就形成一層橡膠狀的炕煤,柴火一多,就容易將炕煤引燃。”聽了父親的一通解釋,母親的氣也消了一半,但她還帶著一點情緒,冷冷地說:“明天趕緊將炕洞里灰一掏,你看你干的這叫啥事?”“好!”父親應聲道,也不再作聲,只是忙著將炕洞里的火撥開,用水澆滅。母親找來一塊木板撐在席子上,隨后又換了一條舊褥子鋪在身下,我們這才安然入睡。
  瞌睡一旦被驚擾,就很難入睡。看著父母還在屋里不停地忙活,溫熱的淚花瞬間溢滿眼眶,心里如沐春風,溫暖而幸福。
  
  五
  臨近過年,父親將炕早早就燒熱了,母親將炕掃得干干凈凈,換上一張新床單,還給炕上鋪了一床薄被子。
  我們姊妹幾個嫌外面冷,就迫不及待地脫鞋上炕,將腳伸進被窩,圍坐在一起打撲克牌。父母依卻在地上不停地忙活,他們正在忙活著蒸過年的饅頭。
  晚上一會,我們就開始幫母親蒸饃。說是幫忙蒸饃,不如說是揪著面團玩。母親早已將面在蒸饃的前天晚上和好,半夜要起來要投兩三次酵面,那樣面才會發得快。“年饃蒸得好不好,要看酵面發得旺不旺。”所以母親很注重過年蒸饃發酵面。
  人多力量大,碩大的案板被我們幾個圍在中間,沒多時就將饃揉好,雖然揉得不太光滑,但揉得還算有點模樣。揉好的饃還得在炕上發,炕上發的饃勻稱、發虛。
  在炕上發饃時,要將被褥全部掀起,留下一張席子,先在席子上鋪上專門發饃用的床單,將饃擺放勻稱,再給饃上面蓋上一層床單,等饃發得圓鼓鼓的像個皮球時,就可以上鍋蒸了。
  蒸出來的饅頭白白胖胖的冒著熱氣,聞起來香味撲鼻。“香饃饃蒸出好年景!”母親笑著說。
  農村人都喜歡炕。他們覺得炕就是家的核心,就是家的靈魂,離開了炕,就感覺失去了家里最重要的東西,也許就是一種情懷吧!
  如今,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炕也不斷地更新換代,大多數家庭已經換成了樓板炕、木板床,取暖用上了電褥子。電褥子雖然暖和,但睡得時間久了就會上火,嘴角起泡,讓人心情煩躁。暖如火爐的土炕,卻始終溫暖著我的心里。
  溫暖的土炕,是我童年的搖籃。凝聚著濃濃的親情,讓人體驗著家的溫暖和父母濃濃的愛,回憶起來幸福滿滿,暖意融融!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