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場惱人的冬雨

立冬過后,老天突然憐憫起了大地,纏纏綿綿的下起了雨,給久旱的大地送來了甘霖。這是一場完全可以稱之為是喜雨的冬雨。她多愁善感,她如絲如線,細細的、柔柔的,一縷縷從天空飄下,落到窗外雨棚上,發出沙沙的,有節奏的聲音,像一首美妙的音樂,在初冬的早晨,撫慰人們一顆尚未完全清醒的心;路面上,車輪越過積水,濺起的那一片水花,像一群雀躍的精靈,赴向路旁花壇,落到渴望澆灌的草木上,引來一片的歡騰;我撐著傘,走在幽靜的小巷,雨水打在傘上輕輕滑落,體會水滴落到手心時的那股涼徹心扉的感受。這樣的境遇,便會令我想起戴望舒的那首《雨巷》:撐著油紙傘,獨自,彷徨在悠長、悠長、而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著一個丁香一樣地,結著愁怨的姑娘......我無意在寂靜的小巷中,遇見一個美麗中帶著愁怨的姑娘,但傘上滑落的雨滴,她能安撫我那顆浮躁的心。冬雨的街巷,四周沒有喧囂,偶爾可見三三兩兩的行人,撐著雨傘走過,那多半也是相互依偎,低聲交談的幾對情侶,讓人感覺世界是那么的靜謐,又是那么的安詳;凈潔的五馬街青石路面,薄薄的一層積水,像一面光潔的鏡子,映襯出一排排橘黃色的路燈倒影;細雨朦朧的九山湖畔,雨水如斷線的珠子,紛紛落到湖面,微波粼粼。久久不愿收竿的垂釣者,給人以“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的超強畫面感。
  柿子也一定喜歡這一場冬雨的,她露出了紅紅的小臉便是最好的回應,石榴不也裂開了嘴嘛?還有那小草,感動得頻頻落下淚水。
  可是,當這樣一場皆大歡喜的冬雨,在兒子學校運動會舉辦的這一天,依然不想離去時,我便將這場喜雨稱之為惱人雨了。
  雨天的運動會,學校公眾號的推文上一定會看到“雖然天公不作美,但運動員們依然冒雨在賽場上努力地奔跑著”這樣的解說詞。陽光明媚多好?揮汗如雨多帥?
  由于本校場地不足,運動會在另外一所學校開。兩地相距有半小時的車程。班主任說早上七點半要到達那所學校。兒子摸黑起床,用過早餐后就叫了車出發了,臨出門時還不忘帶傘。我頻繁地刷著天氣預報,希望雨能快點停止,卻刷到了班主任老師發出的消息,老師說因為天氣原因,運動會開幕式延后到下午開,具體時間再等通知。
  剛剛叫了車,接著就取消了訂單。兒子回來睡回籠覺了,我則站在窗前盼雨停。前幾天聽說有一個學校的一個孩子,因為下雨天在操場上訓練,由于塑膠跑道濕滑,不慎摔倒,說摔得蠻嚴重的。誰都希望雨早點停,好讓這場準備了好久的運動會完滿舉辦,擱著總不是個事。
  雨卻像是故意與人們作對似的,在大家紛紛返回家后,她不下了。只是沒過多久,便又淅淅瀝瀝起來了。
  中午時分,我們等來了老師的信息,要求全體同學于十二點鐘到達學校,可是雨還沒停,雖然不是磅礴,但也夠淋濕人的。
  這一場冬雨就像初戀少女,若即若離,而又纏纏綿綿。一會停,一會下,同學們聚在操場上,有的打著傘,有的穿著雨衣,也有的光著頭,五花八門,雖不統一,但也另有一番風景。
  運動會開幕式開始了,雄壯激昂的歌聲響起,同學們紛紛扔下雨具,神情嚴肅的望著冉冉上升的國旗,行出了動人的注目禮。天空的雨,依然纏綿。
  或許這就叫好事多磨吧!運動會在這一場惱人的冬雨里有條不紊地進行。好在只是開幕式,正式賽事安排在次日,天氣預報說,第二天是不下雨了的,希望天氣預報出一次意外,意外的準。
  次日天亮得更晚了,窗外滴滴答答,雨水似乎比昨日還要大了些,氣溫也降了下來。運動會卻如期舉辦,兒子穿上他心愛的運動跑鞋,按時來到了運動場上。
  百米短跑的賽場,高手如云,兒子拼盡了全力,也沒進入八強。他把這個結果的原因歸咎于雨天濕滑,自己沒能全力發揮,要知道,賽前他可是抱著“怎么樣也要拿個名次”的目標報名參加這個項目的。
  4*100米的接力跑,更是讓他恨透了這場冬雨,或許是越是在乎,越是壓力大,越是想拿名次,結果越是容易出意外。比賽開始時,當第一棒傳遞給他第二棒時,由于濕滑,接力棒落地了,這是賽前他最擔心的一點,真是怕鬼有鬼,他一直害怕掉棒子的事竟然在他身上發生。他快速的彎腰撿起棒子,繼續向前疾跑,可在這種以秒論英雄的賽場上,他與別的賽道上的選手已經拉開了十幾米的距離。盡管第三棒、第四棒全力以赴了,無奈別的運動員也在拼命奔跑中,結果同樣沒能進入八強,以一秒之差屈居第十。
  兩個運動項目,兒子均無得獎,這于以愛好運動自居的一個孩子來講,無疑是一個大的打擊。
  兒子從幼兒園開始就學習跆拳道,八年時間下來,拿到了黑帶。小學開始注冊了足球運動員,籃球、乒乓球、羽毛球、游泳同時進行,可以說是一個運動達人了。一個校級的運動會,都拿不到名次,說明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跟兒子說,重在參與,努力過就好。兒子說,這不是他的價值觀,他說賽場上就要拿名次,還說如果不是雨天,自己一定能拿到名次。
  其實他沒想到,比賽是公平的,雨天對大家都是,如果說有受天氣影響,則大家都會受影響。假設運動會是晴天,自己能正常發揮,那么其他運動員也會正常發揮,該是什么水平還是什么水平,我讓兒子不要糾結。
  只是有時候,嘴上說說是一回事,實際心里又是另一回事。這一場冬雨,起先是喜雨,下得久了,也就成了惱人的雨,過猶而不及了。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三嫂
下一篇:土炕,時光里氤氳的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