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永遠的歌聲

永遠的歌聲

我小時候聽過母親唱歌。最開始是:“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那是我最初的“兒歌”。目不識丁的母親會唱這首歌,無疑是這首歌歌詞的簡單易懂和流傳的廣泛性所致。我小時候就跟母親一起唱這首歌。這首歌是在陜北民歌曲調基礎上改編而成。
   別人的母親會不會唱歌,我沒什么印象,反正我的母親會唱歌,所以我跟哥哥耳濡目染也喜歡唱歌。
  母親最喜歡看的電影可能是《劉三姐》,因為她很會唱里面的山歌。在我的遙遠記憶里,有過一兩次她唱這首歌的畫面。什么“什么結子高又高嘞,哎,高又高……”,什么“多謝了,多謝四方眾鄉親……”我懷疑《劉三姐》這部電影是母親一生中唯一看得懂和喜歡看的電影。每每想起這部電影,我就會想起母親的聲音和母親唱歌時的樣子。
  母親這生中還唱過什么歌呢?她又是什么時候開始就再沒有了歌聲?“啦啦啦,我是賣報的小行家……”,“依稀往夢似曾見,心內波瀾現……”,“誰娶了多愁善感的你……”,是我們這些孩子都有自己的歌了,從而母親只是喜歡聽我們唱歌?抑或是母親的生活里,開心少了許多?那時不曾想過這些。
  當我長大,走著母親走過的路,我大抵知道,唱歌與不唱歌是怎么回事了。我也有過喜歡唱歌和不喜歡唱歌的日子和年齡。
  談戀愛時常在市老火車站到步行街那一帶遛達,步行街的入口有一家卡拉OK廳,響著音樂,有人大聲唱歌的聲音傳出來。我一直羨慕里面唱歌的人,也想有一天坐在那個高高的椅子上或者站著唱歌給全世界路過的人聽,那將是多么星光燦爛的場景。有一天我們走進去,奢侈地點了一首歌,那時唱一首歌好像是五塊錢還是十塊錢,七塊錢可以在鐘樓的大排檔吃一大海碗的魚糕肉片面。他唱的是黃家駒的《喜歡你》,唱到“喜歡你”時就用含情脈脈的眼睛望我,我害羞,低垂了眼簾。走進那個地方,我卻沒有了唱歌的勇氣,當然還心疼一首歌要花那么多錢。
   結婚以后,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日子,上班做飯帶娃的日子,每天忙忙碌碌。突然有一天,我發現居然很久很久沒有唱歌了,于是翻出碟片和話筒,很痛快地唱了一次。那時候家庭影院還很流行,白天經常會有歌聲從這高的窗戶矮的窗戶飄出來,把握好時間,也無擾民之嫌,大家習以為常。
  女兒從小也很喜歡唱歌,且唱得很好,有兩年“六.一”兒童節時是學校里的合唱領唱,還被學校推薦參加過黃石電視臺的試唱,一次性通過,后面可在經濟頻道還是什么頻道再次進行表演播出,由于需要一筆不很少的費用,只好遺憾地放棄。之前的練習階段,從孩子演唱時的每一個動作和每一句聲音的表達,我都進行了不厭其煩的修改。孩子的童聲清澈嘹亮,可惜那時沒有條件錄音,后來她的變聲期來臨,再也沒有那么好的嗓音。
  那段陪孩子練習唱歌的日子,現在想起來幸福無比。那時,孩子讀書成績也很好,她的班主任鄂老師對她鐘愛有加。小學時光,也是孩子學生生涯中最幸福的時光。那個曾經喜歡唱歌的小女孩,真讓我懷念,她上進、快樂、勇敢。她打針時會看著護士把針扎進她的手臂,而我那時都是把眼睛閉起來或者把頭偏過去的。
  想起孩子唱著兒歌時的樣子,我特別想再次好好地擁抱她。她唱《種太陽》的時候蹦蹦跳跳,馬尾辮左搖右甩,滿臉陽光燦爛,仿佛她就在種太陽,種太陽的小孩會莫名地快樂無比。昔日的小孩已經喜歡披肩長發了,她現在喜歡的歌我也不知道是哪首,只希望她能一直開心地唱下去。
  當孩子不再需要我特別照顧的時候,我有過好幾年用手機在全民K歌練歌的經歷。不上班的空余時間,我都用來練歌,我也不知道還有什么娛樂能讓我如此興致勃勃不知疲倦地堅持。唱歌時一切的無聊、郁悶一掃而空,身心的愉悅無可比擬。據說唱歌時人體可以分泌多巴胺,可以鍛煉心肺功能,可以燃燒腹部脂肪,可以延緩衰老,唱歌簡直是無任何毒副作用的神藥。
  自從這兩三年愛上寫作,我幾乎沒怎么練習唱歌了。我在童年、少年、青年、中年都以不同的方式和歌聲表白過對人生的熱愛,現在又加以寫作來呈現,就像父親以無休無止的勞動來呈現對生活的深愛一樣,我也一直以我的方式來熱愛生活,余生漫途,我似乎又得到了命運贈予的另一件貴重禮物。唱歌,我還是要想辦法堅持下去的,合理安排時間即可。
  我比較喜歡陜北民歌。陜北民歌粗獷灑脫、熱情大方,歌詞淺顯易懂,那些熱辣辣的情歌,使空曠荒涼沉郁灰暗的陜北高原有了明麗的光,雄渾、纏綿、遼遠……那是人類與大自然不屈而深情的對望。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這遠古的歌謠,是古人對人生樸素而深沉的愛戀,是我們歌聲的源頭和永恒的陪伴!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