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窗前的苦楝樹

窗前的苦楝樹


  【題記】:對于窗前的這些個樹種,我是分不清楚的。但是,有一棵苦楝樹,我還是知道一點點的也……
  
  苦楝樹,楝(學名:MeliaazedarachL.)是楝科,楝屬落葉喬木,高可達10米;樹皮灰褐色,分枝廣展,葉為2-3回奇數羽狀復葉,小葉對生,葉片卵形、橢圓形至披針形,頂生略大。圓錐花序約與葉等長,花芳香;裂片卵形或長圓狀卵形,先端急尖,花瓣淡紫色,倒卵狀匙形,兩面均被微柔毛,花藥著生于裂片內側,且互生,子房近球形,無毛,每室有胚珠,花柱細長,柱頭頭狀,核果球形至橢圓形,內果皮木質,種子橢圓形。4-5月開花,10-12月結果。
  分布于中國黃河以南各省區,生于低海拔曠野、路旁或疏林中,已廣泛引為栽培。
  該種是材用植物,亦是藥用植物,其花、葉、果實、根皮均可入藥,用根皮可驅蛔蟲和鉤蟲,但有毒,用時要嚴遵醫囑,根皮粉調醋可治疥癬,用苦楝子做成油膏可治頭癬。此外,果核仁油可供制潤滑油和肥皂等。
  在我租住的窗前。
  那還是三四月份的時候,她還是光禿禿的也。枝枝丫丫地刺破青天了?可是,沒過多久,她就開始發芽了。那綠綠的葉葉的,隨后不久就是一簇簇的了?那勢頭不比那春筍慢和少多少的了?再不久,她就開花了、白白,煞是好看呀?隨后,就結果了;那個果實也是圓圓的、青青的和綠綠的呀?閑暇時,我望上一眼,就覺得特別的舒服了……
  目下(11月份底了),她也就開是發黃了,黃黃的、金黃的和枯黃了。地上,也是一片金黃了。為何?開始落葉了,她也準備著要過冬了!是的。還有那串串的果實,也開始變黃了。人老珠黃的呀?是的。不知為何?那串串頗似葡萄的果實,竟然連鳥兒也都不吃呀?有毒,且還是很苦、很苦,很苦的呀!
  于是,不知不覺的我就想到了:這,分明不是我們自己一生的真實的寫照么?是的。旁人不知了。至少,在下我自己就是如此這般的也?是的。我知道、深深地知道:冬天,要來了。那么,春天,還會遠么?
  于是,我也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來了我兒時的不朽的記憶了:
  一般的情況下,等她的果實長好之后,我和小伙伴們就會爬上樹、采下來當子彈用了。是的。我們的彈弓,也都是我們自己做的。有的,是用樹枝、樹杈做的;有的,是用鐵絲、銅絲做的;有的,還會用板材來做了?那么,是用什么板材的呢?那么,這個,我就不得而知了。不過,這個都是很少、很少,很少的。那么,有沒有用竹子做的呢?沒有。似乎是沒有。那么,有沒有用藤、藤枝做成的呢?這個么,似乎也是沒有的。至少,我是沒有見到過了。那么,還有沒有用什么、其他的和等等的不同的材質做成的呢?也許,可能會有的吧?不過,至今,我還是沒有見過了。
  那么,我們都是怎么玩的呢?多數是用來打鳥的。是的。我們都會跑到山里去、樹林里去和稻田里去了。不過,去的最多的就是橘子林了……那鳥,我也是叫不上名字來的。為何?因為那時太小的呀!不過,有兩種鳥,我還是知道的:一種就是麻雀了,遍地都是的;另一種應該叫金鐘鳥了。為何?她叫起來特別的好聽、動聽和過耳不忘了。那么,我有沒有打到過的呢?打到過的,恐怕還不少呢!為何?我的槍法,還是蠻準的。
  記得,有一回,我們誤打誤撞地闖進了當地的農大。是的。當時,我是一點兒都是不知的也。我和小伙伴們就開始比賽了?結果,我是打到最多的……可是,也是被農大的老師給抓住了:
  好啦!叫你家大人來領回去!
  沒有辦法了……小伙伴們只能去通知我的老外婆了。于是,不久,我的老外婆就趕過來了。于是,又是好話、又是作揖;好說歹說、不住地求情,最終,老師才將我放了。
  一路上,老外婆不住地告訴我:
  好啦!以后不要再去了。也不要和他們在一起玩啦……他們都逃跑了,把你給丟下了!
  沒有啊。是我人小、跑不快,被他們抓住了?下次,就不會的啦……
  還下次呢?沒有下次了!
  是的。好像,我也就不去了?其實,不是的。是我被父母帶回京城去了……那么,您說:我還怎么去呢?
  還有一次。我誤食了那果實,于是,我就苦死了……連吐了好多白開水的呀?可是,怎么也吐不干凈了?還是滿嘴里都是苦味、苦水和苦味兒了的!是的。我一直以為:她,叫苦蓮樹了?
  是的。叫她苦楝樹,也是我今晨上網查之、才知道了。為何?以前,實在是不知也!
  還有一次,我爬上樹之后,因為要采那果實,結果,沒有踩實,也是那枝椏太細、太小了,根本撐不住我,結果,我從那樹上掉下來了?還好,不是最高、也是我反應比較快了……在地上打了一個滾兒,沒有骨折?只是右手小臂上、被樹枝刮破了一道口子,鮮血直流的呀?不過,我盯著她:沒有掉過一滴眼淚了。此時此刻,也不疼了。
  后來,還是小伙伴們跑回家、立馬通知我的老外婆了……老外婆見狀,立馬帶我到醫院去了:又是打破傷風針、又是吃藥,最后,還縫了十幾種呢!那傷口,至今還在呀?是的。今晨,我在書寫時,還專門、特意地去拜訪(張望)了一下下的啦?
  后來,此事,被我小姨知道了。她就狠狠地罵我了:
  你,這么皮,我們怎么向你父母交賬呀?
  哦……沒事的!這個跟你們沒關系的。
  怎么沒關系呢?你都是我們在帶的呀!他們(指我父母)要是知道了,不要怪我么?當然,老外婆……他們是不會講的。
  哦……于是,我就再也低頭不語了。其實,我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今天、今晨,我才醒悟過來的呀?
  你知道么?
  啥——
  你這個樣子……將來就不好當飛行員啦!
  哦……我又不當飛行員的嘍!
  你不當飛行員,不要緊的!可是,你的父母都是帶飛行員的呀?(是的。這一點是千真萬確的/我的父母在部隊/都是帶飛行員的/)
  哦……此時,我才知道了:我的父母在部隊是帶飛行員的?
  還有一次,最絕了!那是——
  因為何事,我早就忘記了。可是,和小姨大吵了起來,我是記得的:
  你給我走回去!
  走到哪里去呀?
  滾回北京去!(那時/我的母親在北京空軍大院/上班/)
  不去。
  為啥?
  這里,就是我的家么!
  這里,不是你的家!你的家……在北京呀!
  沒有。就在這里!
  不是。不是這里!
  是的。就是這里!
  可是,此時此刻,老外婆到哪里去了……我就不得而知了?老外婆,就是我的保護傘呀!我每次和小舅、小姨吵起來,倒霉的,總歸是他們了。老外婆,從來都不講我的;都要倒過來罵他們的啦……對老外婆的依賴、依戀和依偎,我到今晨都是念念勿忘的也!恐怕,至老至死,都不會忘卻的也?
  你還嘴硬,是吧?
  是的。又怎么樣?你能把我怎么樣?我才不怕你呢……
  好!你等著?
  于是,小姨就沖過來要抓住我、教訓我了。
  說時遲、那時快,于是,我就撒腿逃走了……逃到了家門口的苦楝樹上,我比那猴子爬的還要快呀?
  上來呀……你上來呀?看你能把我怎么樣呢?我是非常的得意了。
  好!你等著?你當我沒有辦法了是吧……還沒說完,小姨就走了。
  隨后,不久,她就扛來一根又粗又長的竹竿來打我了……于是,我立馬就討饒了:
  好啦!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下來、我下來,我下來就是了。
  于是,我迅速地從樹上溜下來了。乘著小姨去放竹竿的檔口,我就逃之夭夭的了……
  其實,我與那苦楝樹的故事,還有很多很多的。為何?我的老外婆家的門口,正好有一塊空地;那空地上一共種了有兩棵的,且正好是——一大一小、一老一少和一多一少的也?
  等我以后幾年再去時,那空地上,早就建起了四層樓的小樓房(表舅家),而那兩棵苦楝樹,早就不知去向的了……唉,多多少少,我還是有些些個失落的啦!
  是的。當今晨,我再望著那窗前的這棵苦楝樹時,那么,您說:我還能不——百感交集的么?
  
  這就是:
  苦楝有樹初長成,
  成長不易也要整?
  整枝總是必不少,
  多少隨意某之衡!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八旬翁柱拐乘車記
下一篇:永遠的歌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