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滾燙的石板

此刻,我想表達的情愫大概有千萬種,如何表達并不容易,就好像一個人的時候,也在面對某個我認識或者不認識的人,話總是說不清,也說不出來。

小孩總是敢于表達的,就像一條沒有長大的河流,嘩啦啦地流個不停。此刻,就為你們描述一條河吧。流過我們村的河叫淮寧河,我小的時候,它很大,嘩啦啦地流著。

夏天我總是要去河里玩,水很清澈。一玩就是一天,手和腳總是被水泡得起了皺,也不愿意回去。而且那時候缺口糧,游一會就餓了。可是餓了,也還愿意在河里呆著。

太陽把岸上的石頭曬得滾燙,我們把水曬在上面降溫,然后趴上去。多年之后,我在足浴店火石療養的時候,就想起了夏天趴在石板上的情景。開始會燙一下肚子,肚子燙好了,再翻個身,面對太陽,把眼睛遮住,燙一下背部。

現在大家去泳池,當然是要穿內褲的。可我們小時候,哪有穿內褲呢。甚至連大人都不穿,更何況我們小孩子了。

或許也是這個原因,村里的女人們幾乎不來游泳。她們最多在淺處,我們的上游處洗洗衣服,穿著很多的衣服,坐在一個水坑里狗刨。

趴著的時候,我特別愛看河水,水深處水流得很慢,你甚至感覺不到它在流動。可是有東西飄著,你就看到它確實在流。太陽照在水面上,水明晃晃的,像刀光劍影一閃一閃。可是看得多了,也眼睛疼。這樣的情景,總能激發我的“大俠”情懷,覺得曬得可以了。我就會在岸邊,縱身一躍,跳下兩三米高的石崖,撲通一聲砸在水里,就像一個“大俠”一樣。

我會的水可多了,蛙泳,蝶泳,仰泳,背泳,還有踩水。無師自通,玩得多了,就會了。村里沒有孩子不會水。

河的一側就是馬路,當時游泳的時候,每天看到車輛經過,我卻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離開村莊。直到開始修鐵路了,來了好多四川人,我聽不懂他們說什么。那時候我問他們:“火車要去哪?”叔叔說了什么答案,我已經忘記了。

冬天河流也是好玩的,可以溜冰車。有一次我還差點掉進冰窟窿里,可是我還愿意天天去。就這樣也能玩一天,晚上回去狼吞虎咽,滿滿吃一大碗面。可是怎么吃也不胖,瘦得很。令居阿姨常對我說:“你媽是不是舍不得給你吃飯,看把你瘦的。”被母親罵,甚至打,也阻擋不了我第二天再去。

如今我回去,看到河流幾乎枯竭了,頓時就感覺歡樂少了一半,也沒有心情下河去走走了。我長大了,河卻變小了。它和我一樣,變得不愛言語,對路過的人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

那時候趴在石板上的時候,能感覺到時間靜止。當我們在石板上曬太陽的時候,河面上能看到“送水婆婆”,現在我知道它學名叫水黽。它總是很活躍,一下子就能滑出很遠。很難抓住它,但我應該抓到過。

現在的孩子,注定得去游泳池學游泳。對此我也是說不出什么好壞的觀點評價,只是覺得死水里游泳,不能真正地認識河,認識水。這讓我想起了現在的愛情,就好像沒什么“營養”似的,像快餐一樣。一個20歲的小姑娘,已經談過了18個男朋友了,你敢信?

疫情持續時間太久了,我大概是有點耐不住煩惱了。你們就當這些文字是抱怨,而非懷念,也非復雜情愫的表達。但你也看到了,即使是抱怨,我也是寧靜的。我希望我永遠臉上充滿陽光,和善意,就像陽光照在河面上的光景一樣,亮閃閃的,又仿佛能讓人忘記時間似的。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感恩節隨想
下一篇:沁雪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