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前,走過寒冬就是春


  我在去往縣城的路上風馳電掣。馬路兩邊紅楓綠樹,雖是冬天,卻勝春色。
  這是解封之后我第一天出車。
  
  一
  解封第三天,跟雪聊天,她也一直沒出車。但到市里辦事了,說外面人也不少。
  我已經一個多月沒出門了,最多在家附近走走。至于解封后的情況,都是從公司群里看到的。高鐵站要等七八個小時才能出來。外面跑著的,一天四五十塊錢,四五個小時不開壺是常有的事。出了防疫新政后,雖說不封路了,各個小區也都解封了,但是市場物流商超,這些大的環境依然沒有多大起色,外面的人比平時依然少很多。
  剛解封幾天,外面還不安寧,老公也說,一天跑那三十二十的,別出去了,有它五八沒它四十。
  那些男同胞哪能像我一樣天天在家睡大覺?一家老小吃喝拉撒,哪一天不花錢?一家之主,不管什么時候,養家的重擔都不能卸啊,盡管艱難,也要迎難而上,苦中作樂。他們經常在群里開玩笑,讓人覺得,生活似乎也沒那么苦。
  安心睡了幾天,后來就繃不住了。疫情一直沒有消退的跡象,每天新增數量比封控之前還要多。這種情形,不可能很快扭轉,會有一個很長的過渡期,可能要持續整個冬天,而我也不能總在家待著,什么不做吧。還沒有退休,即便退了也沒有退休金,也沒有工資可以領,美好的生活,要靠自己去爭取。這些天我睡得特別不踏實,整晚整晚地做夢,不到天亮就醒,早上起來兩個黑眼圈。與其這么干等,著急,焦慮,不如像他們一樣,走出去,勇敢接受現實,在不理想的現實里覓得一點安全感用來支撐生活。
  
  二
  早上做完核酸已經八點多了。決定出去看看。老公說別去市里,在家門口等等,等著就干,沒活來家。
  平時走路的時候,經常看見西邊醫院門口停著幾輛出租車,偶爾有個坐車的,我比他們都高興,不管大小,總算沒有白等。路上見個出租車,要是里面載著客,我會盯著看老會兒,看他們跑得歡實,真心替他們高興。要是空車,不免失落,為他們嘆息一陣。
  今天,我也要親自體驗一下這份煎灼。
  打開手機。以我手機上滴滴的分,接個單比登天還難,但死馬得當活馬醫,什么時候都不能失去對生活的信心,萬一有個呢,萬一,有個大的呢?出門了總比在家機會多,手機一開,希望就來。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今天我必須跟那些早些天出來的男司機學經驗,減少空駛,降低空耗,節省能源,少動,多等。
  來到我家東面的小區。這兒有幾個工地,兩個小區。以前我在這兒時不時的接個大單。耐著性子等了一個小時,只見它轉圈,不聽它響一聲。一個單沒有,一個人也沒有。快十點了,總不能兩手空空就折回家吧。好不容易拉出來,怎么也得去里面轉一圈,看看到底什么情況,好為明天的出行做個計劃。于是掉頭,上高架,一氣跑了七公里,到解放路下去。
  一下高架,就傻眼了。
  這雪說的人多,多在哪兒呀?東西向的站牌總共一個人,不但人不多,車也不多呀。平常的時候這個路口四個車道塞得滿滿的,現在兩個車道,每個車道只有四五輛車。
  太冷清了。心里涼了半截。
  到前面中醫院看看吧。以前的時候,偶爾也在那里等個人。一腳油門,過去路口就到,又傻眼了。中醫院門口只能停三輛車,現在滿滿的四輛,最頭的那輛歪出了線,就連醫院對過都停著一輛。
  不能停了,再停,連西北風也輪不到我了。只能繼續向東。
  解放路是市里最繁華的一條街。醫院、車站、批發市場、高檔酒店、大型商超,一家挨著一家。各種專賣店,精品店,小吃店,酒店,一應俱全。人流與車流,鮮花與繁雜,精致與匆忙,相偎相依,構成生動絢爛的人間煙火。住店的,逛街的,購物的,人聲鼎沸,熱鬧非凡。這條路從不知道什么叫寂寞。藍海大酒店門外有一個藍球場,年輕的小伙子們把球打得熱火朝天。服裝批發市場里的俊男靚女,一群一群,走過來,涌過去。那些商戶,推著一車一車的衣服往外發貨。泰盛廣場的音樂噴泉,人潮洶涌,音樂蓋過天空的云朵,水柱比姑娘的舞姿都要勁爆。
  而今,它,不但寂寞,它還冷清。驕傲的藍海大酒店成了隔離酒店。它對過的泰盛廣場,只有三三兩兩的幾個人。門前的噴泉,少了圍觀歡呼的孩子們,顯得寂寥落寞又單調。服裝批發市場零零星星幾個人,那些從四面八方涌來的人氣,像退潮的海水,安靜得一絲不茍。曾經最擁堵的路口,寬闊得像跑馬廠。
  人呢?不但我想找人,這些地方,哪里不需要人啊!
  以一斑窺全豹,這里就是一個全市的縮影。我基本上不報希望了。
  這一條解放路,從西跑到東,中間竟然沒有卡頓,稀稀拉拉的行人,走在寂寞的馬路牙子上,沒有一個人停下來招手,哪怕回頭看我一眼,這么大一輛車,在他們眼里仿佛不存在似的,我一口氣就跑到了市醫院。
  到了那里,心里拔涼拔涼的――老遠就看到那亮眼的天藍色,已經排了長長的一大串!
  再去哪兒呢?
  外地人老說我們這個城市很大很大。我沒出過門,不知道他們說的“大”和“小”怎么對比。我們這個城市,人口居全省第一,面積居全省第一,好像也不小。
  可是現在,我覺得它太小了!小到我無處落腳,四處碰壁!
  一個月沒出門,我都忘了路邊有人招手打車,是什么樣子了!當有人高抬胳膊,看向我的車,與我的目光相對的那一刻,一定是心跳加速,呼吸困難!
  現在,我迫切需要這樣的刺激,來振奮一下我的沮喪頹廢。
  此刻,感覺自己有兩顆心。一邊是現實中的涼,一邊是理想中的熱。我想我算是個樂觀主義者,總能用熱壓倒涼。因為這些年,雖有過失望甚至絕望,但不管多難,我總能在絕望之后,再次重生。兒子小的時候,給他買過一個不倒翁,不管怎樣推它,它始終不倒,總是笑瞇瞇的站在那里。
  我想,那個不倒翁已經永遠站到了我心里。懷揣那顆熱心,我又向前去了。
  
  三
  有句話說,心誠則靈。果然,一顆虔誠火熱的心,感動了老天,老天顯靈了!
  心不在焉迷迷糊糊,從醫院轉到到八一路。在路邊停得滿滿的車的空隙里,忽然看到路沿石上一個小伙子靠著一個行李箱,低頭看著手機。以我多年的經驗這百分之百是個打車的。我使勁摁了兩聲喇叭,果然,他抬頭看見了我,遲疑了一下,然后,拖著箱子往我這邊來了。
  我往邊靠了靠停下車,打開后備箱。小伙到了車前,把箱子放進了進去。
  果然是個打車的!直到他坐進車里,我都還以為是做夢!驚喜來得太突然!八一路直通火車站和換乘中心。他帶著箱子,站在路西,朝向南方,十有八九是去這兩個車站的。雖然只是起步價,但我總算干了個活呀!也算對這半天的煎熬有個交待了!
  他說了個小區名,一問,竟然是臨沭縣城的!
  心里抑制不住的狂喜!仿佛天上掉下個林妹妹!臨沭縣城不遠,只有四十公里,但在這樣慘淡的境況下,這無疑是比林妹妹更實在的大蛋糕啊!
  我喜滋滋地往縣城方向去了!這可真是老天的眷顧啊!群里那些大老爺們,一天才跑幾十塊錢,我這一個,最少也得七八十,而我才出來不到兩小時,簡直太幸運了!
  剛走了幾個路口,心里一激凌,猛然想到,這是疫情時期,不是平常!這個時候,到處都有高風險地區,到處都有可能封著路。可能走著走著就會走不通。經常在群里看到他們問路,這條路能不能走,封沒封,那邊有沒有風險,能不能去。光顧著高興卻全然忘記了這些重要因素,四十多公里,萬一路上有什么地方不通呢,被封呢?此時恨不能生出個千里眼,看清迷茫的前路。忽又靈光一閃,遂又記起,現在不封路了呀!應該能走了!啊呀!這個時候神經怎么這么緊張呢?!路是能走了,此刻腦子里又生許多的不安:這一路那么多小區,萬一,萬一經過一個高風險的呢?我的行程碼變黃了怎么辦?成密接了怎么辦?被拉去隔離了怎么辦?就算隔離出來了,我的身上是不是會有病毒的氣味?
  記得賈平凹寫過一篇文章,說他曾經得過一次重病,結果,曾經的門庭若市,變得冷冷清清,人人見了都躲著他,連最好的朋友都不再上門。
  想到這里,像被當頭澆了一盆涼水,剛才的興奮全然消失,變成了一個又一個的擔心、糾結和不安。我這不是掙錢,是在刀尖上跳舞!
  怎么辦?難道不去了?怪不得剛才小伙打電話,電話那頭他爸還問了一句,那出租車愿意去臨沭嗎?當時想都沒想,忙不迭地說,愿去愿去!這才想起來,臨沭疫情是不是嚴重啊?能不能走啊!
  可是,好不容易才遇到這么個大活,放棄嗎?實在是不甘心啊!大街上不到處都是出租車在跑嗎?即使我不去,終究還是有人要去送他的。既然別人能去我就能去!
  一顆心終歸懸在嗓子眼上。我倒是不擔心小伙的健康碼,一上車我就查看過,他的是綠碼。我們小區已經天天核酸連續快兩個月了,從沒間斷,現在誰沒有當天核酸哪里都去不了。我擔心的是目的地。畢竟離市區這么遠,那邊什么情況我也不知道。
  我問他,你們那里封了沒有?他說沒封。
  我的心從嗓子眼落到喉嚨里。我又問,不知道河東能不能走?記得前些日子,靠近濱河大道的一個小區有個陽性。
  小伙找出手機,看了好一會才說,沒事,那邊沒有高風險地區。
  啊,一顆心總算安全著陸。
  多好啊!可以放心前去了!盡管路路暢通,我也要盡量避開里面小區密集的地方,走河邊,走外環。
  
  四
  一路上車很少路又寬,只用了四十多分鐘,把他送到了家,有驚無險。他下車的地方像是個農村,沒有人接近我的車,街道上也沒有什么人走動,原路返回,有點心花怒放,出門時的不安一掃而光,眼前一片明媚,那是前方不遠處,冬日盡頭的春光!
  回到寬闊平坦的大馬路上,感覺每條道路都唱著歌,我似乎聞到了春天的氣息。
  我知道,明天,后天,以后的每一天,都不可能像今天這樣運氣好。或許,出去一天,也會空手而歸。但我不會再郁悶了,不會再頹喪了。記得哪里看過一篇文章,說有個人去釣魚,天天空手而歸,卻天天哼著小曲回家。問他,他說,釣的是快樂。
  雖然,現實讓我沒有那么快樂,我也沒有那種無憂無慮的日子,但是我有接受現實的勇氣。這段時間,大家都不好過,人人都難,這兩年聽到的最多一句話就是:太難了!各行各業,形形色色。但是,他們不都每天還是那么歡快的過嗎,不都在努力的去生活嗎?去加氣的時候,加氣站上,大家相互鼓勵,相互安慰:別著急,就當出來玩了!總有好的那一天!早上做核酸的時候,經過一個車庫。那里住著老兩口,七八十歲了,老太好像腿腳不好,天天坐在門口的椅子上。老頭干瘦,每天清早提著個袋子在垃圾桶里拾廢品。他們的門口,經常一大堆的塑料瓶子紙盒子,在這堆廢品邊上,墻根前,一大束的粉色塑料花日日含笑。一個鮮紅的大花盆里,埋下的一個地瓜,長出了綠色的秧蔓,生著鮮嫩的綠葉,長出了花盆,伸到盆外的過道上去。
  這是一種態度,也是一種能力。不管生活如何,他們那么大年紀的人了,都有能力把日子打扮得如此美麗,我還這么年輕,有什么理由放棄對美好的向往,對未來的向往?
  向前去!走過冬天就是春。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軍營生活歷練了我
下一篇:感恩節隨想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