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營生活歷練了我


  “十八歲十八歲,我參軍到部隊,新型的戰車滿載我開花的年歲……”。每當我聽到《當兵的歷史》這首歌都熱血沸騰,熱淚盈眶。
  
  回憶起自己的人生,從一個農民的兒子到走進軍營的那一天起,我已成為一個真正的軍人,這是我一生的驕傲。回顧征兵前的心路歷程,及短暫的部隊生活,使我感慨萬分,好象又回到了美好的年代。
  
  那年我18歲,高中畢業后政府安排我做了舜生鄉治保科戶籍員。工作穩定,很有發展前景。但當我聽到征兵的消息后,主動要求報名參軍。在家中我排行老三,老大老二因病離世、我是父母身邊唯一兒子,父母視我為“掌上明珠”。養兒防老對父母而言顯得尤為重要。我先瞞著父母積極報了名應征參軍,完善了各項兵役登記手續。經過初檢、初審“雙合格”。我被鄉征兵辦定為預征對象。
  
  到了進站體檢那一天,我內心不知有多么激動。經體檢各科目都合格。接下鄉征兵辦要進行家訪。鄉人武部的王部長陪著部隊接兵干部來到我村里進行家訪,在他們還沒有跨進我家門口前,我事先就跟我媽打了“預防針”:“媽媽,你在領導家訪時態度一定要明確,支持我當兵,千萬不能哭哭啼啼,要幫我說些好話,同意讓我去當兵”。媽媽當時默許,內心卻很矛盾。同意吧就唯一一個兒子,萬一當兵后有個什么閃失怎么辦?不同意吧又怕誤了我的前程。我耐心做通了媽媽的思想工作。王部長他們一行到我家征得我父母親同意后,看著對我說:“你為什么想當兵?”。“報國盡義務鍛煉自己呀!”短暫的家訪,領導很滿意。沒過多久,我被定為正式預征對象。
  
  聽到這個消息后,我的心情就如歡快的小鳥,高興得要放飛起來了。當兵,這是我從小的夢想。每當我看到軍人的視頻和畫面時,內心是多么地崇拜與敬仰!鄉里通過一定的流程后,我終于被鄉黨委和市征兵辦兩級定兵通過了最后一輪的“體檢”、“政審”關,正式定為“雙合格”應征公民。一顆久懸的心總算是落了地。此時此刻的我別提有多開心喲!“我定上兵啦!”情不自禁跳起來的我為自己喝彩,好像是買彩票中大獎一般。當年我親哥哥去參軍時,我就羨慕不已,現在輪到我將要去當兵怎能不欣喜若狂。“這是你兒子的新兵入伍通知書”,鄉人武部王部長笑容滿面地對我父親說,并遞交了“通知書”。
  
  那時刻我們全家人都很興奮。只有母親又是喜又是憂。喜的是兒子真的當兵了;憂的是身邊唯一的兒子馬上又要遠離家門心里不是滋味。我再三寬慰媽媽說盡了好話,媽媽才安定下來。《再見吧,媽媽》,隨著歡送新兵興化輪船碼頭上高音喇叭里傳出來的這首歌曲時,我和其他新戰友一道,背起行囊、滿載希望、胸裝理想,揮手告別了可愛的家鄉和慈祥的爹娘,奔向火熱的軍營。
  
  記得那年,我是坐輪船到鎮江乘的火車來到北京某部軍營的。從一個老百姓到軍人,這是一個“脫胎換骨”的過程。當年,我是一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毛頭小伙子,剛到部隊有些不適應環境,水土不服,說話方言濃。慢慢地隨著時間的推移,直線加方塊的軍營生活,我徹底投入到了其中。在武警中隊里,用一名軍人的標準來嚴格要求自己,不管是白天,還是晚上,只要輪到我值勤上崗,都按時守點,從站圍墻哨,到站大門崗,每次業務考試和軍事考核均硬合格。政治學習、隊列動作、業務知識,我門門通過上級的考評驗收。由于我的表現突出,連隊首長選我進入了輪訓隊,這是我最難忘的一段經歷。訓練量遠遠超過了新兵連。一次,在訓練低姿戰術動作時,我臥倒向前爬進看到一個水塘,毫不猶豫繼續前進,到達終點才發現自己的胳膊上磨破了皮,泥水和血凝固到一起,當時我內心在暗暗為自己鼓勁,“苦不苦,想想長征二萬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輩”,靠著這樣的堅韌和毅力,我咬咬牙終于也堅持下來了。
  
  在部隊當了三年義務兵,做了個副班長,又光榮加入了共產黨,教唱歌、出黑板報、寫通訊報道,我都干過,是部隊里的文藝宣傳骨干分子。1984年囯慶35周年大閱兵,作為中國第一代武警兵,我在天安門廣場出色地完成了執勤保衛任務。由于我兩個哥哥先后病故,在我列為提干人選之時,父母親到部隊哭著硬把我要回了家。
  
  同樣流著淚的我,脫下軍裝,出完中隊最后一期黑板報后,念念不舍與“鐵打的營盤”揮手告別,解甲歸田回到了地方。1986年我考進了鄉武裝部工作,從那年起,我就未離開過這個崗位,歷任過人武干事、副部長、部長、副鎮長兼部長,直至退二線。回望從前到現在,永葆軍人本色不變,是軍營生活歷練了我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