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的九月我十月又十一月

前言:亦舒說,當我四十歲的時候,身體健康,略有積蓄,已婚,丈夫體貼,孩子聽話,有一份真正喜歡的工作,這就是成功,不必成名,也不必發財。

但我覺得,中國80%的80后與90后,在沒有父母衣食住行生活起居的照顧,都會餓死。00后也就更加。

正文:雨,在大點。雨聲,在大點。.. 聽雨的人,在大點。就像這人心的境一樣、聽見自己,也能,聽見雨聲本該泛起漣漪的波瀾。

一滴一滴,清晰你的呼吸。一圈一圈,冬藏在瀲滟,也似秋冬的交替在拍打著土壤,沁潤著人的心志。

是的!你肯定很久沒聽過下雨了,你也肯定是,很久沒見過下雨了。就像陣陣春雨,撒落在屋檐瓦槊,壑渠田間一樣,嘩啦啦地流,傾盆大雨地落。只是今年氣候,反常過了往日,只是往日冬雨,也不同于今日。

這就是下雨的聲音,也是久違的遇見。雖沒了以往的婆娑,也沒了校園的窗外,但,只要是下雨,只要是撐傘,我想,人,就都一定還是那個‘人’。就像十八的青春,就像小時候的懵懂,同樣打開心菲;但你還是一定得屏蔽這世間,所有的聲音,方能聽到這、大自然最最真實的氤氳。

回甘雨味,除此之外,世間再無。但,貌似這場雨,它還不夠大!除了以上種種,我好像也聽不到三維空間里的那個度。除了以上種種,我也好像聽不到那種,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又怎負卿。

急馳而過,那便讓車身呼嘯。夜半的人,雖不及清晨的粥。清晨的粥,雖不及往日、一程山水一年華般的清平樂,但也自在,因這鄉村。當聽見你說了,突然間的自我,可為何這雨,卻不一直下?像六月的雨,七月的風,八月的九月我十月又十一月。

是啊!昨夜下雨了,沒有又。久汗逢干露,像似天賜。好像還得看老天爺的心情,賞你一口飯吃的時候,我們農民,也勿須太過忙碌奔波于山野田間。不賞你一口飯吃的時候,隔三差五呢,他老人家偶爾也只是打了個噴嚏,卻也干涸了今年的湖海江河,百姓溝渠。

但雨的純粹,還得應該就是這樣。能走進人身心,又能回到人,記憶里的過去感同身受,尤如,近在咫尺。若走過三生,其實不是,滄海桑田,不也一直在繪聲繪色。

結尾:而90后的人,也得學著做一個,默不吭聲的大人了。穩下來,慢下來,閑或停下來,都是盡可能的讓自己融入進生活真實,融入進大自然唯一辦法。物質潰伐,時代橫飛,見過大城市的僻靜,如今,還得守得住,這小城市的喧鬧與萬籟不是。

無論村、巷、城市,或許自古,本就有著,莫大詞匯量的關系供應。倘若心無旁騖,便可,心中山水。倘若心有所寄,有所存,情,便也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是把,我想也就。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