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盼一院雞爪雪

盼一院雞爪雪

“小雪”的節氣過了,期盼老天爺下一場雞爪雪,可今年沒下。好像去年、前年,甚至大前年都沒有下過,我是記不大清楚了。雞爪雪是鄉里人對落雪厚度的度量單位,即降的雪剛剛沒過雞的爪子,雞在雪地上走過后就會露出地面,所以雪很淺。這種雪只落在鄉野山村,城里是無法度量的,即便是落了,一會兒功夫不是被行人踩沒,就是被汽車碾壓,或者是現代城市熱島效應下也難以存活。

我感覺這詩畫一樣的雞爪雪只能在山村農家小院里才能鋪展開來,一只紅羽毛大公雞,帶著幾只各色母雞在雪地上“咕咕、咕咕”地歡快的叫著,腳下便繪出了一篇多彩的梅花圖,這幅圖專等上天的佛祖們來欣賞,等賞完了,就會被太陽公公擦去。

童年時,這種“小雪”節氣后的雞爪雪詩文圖,是我的最愛,可惜我在這能醉過人的圖畫面前不會寫詩,我只有一遍遍地在腦海中翻閱著古人留下的詩詞,“雪花隨風不厭看,更多還肯失林戀。愁人正在書窗下,一篇飛來一片寒”。不懂此詩之含義,想起來就胡亂地吟誦起來。

被雞爪雪蓋過的童年記憶,有很多快樂,那是一種城里人永遠無法感受到的風情。遠處的山野小丘被小雪淡染,如同少女披了一片白紗絲巾,甚是好看,大門外的碾場也被白色鋪滿,潔凈地無一絲雜塵。我牽出自家的小毛驢,脫開韁繩,讓它在這雪地里盡情地去撒野,它便給這雞爪雪鋪過的白紙地面蓋上好多印章。早已收割完麥子的山地也是白茫茫一片,這時候總聽到老人們就說:“小雪雪滿天,來年必豐年”。當時我不大懂其中的原理,但我能感受到父輩們在這薄薄落雪里充滿了對來年的期盼。

越過童年,便是少年、青年的求學之路,等成年了,我也隨之進了城。城里的生活庸庸碌碌,千篇一律,總感覺在家和單位之間回轉,在這種回轉里也賤賤地淡忘了山村小院里曾有的雞爪雪圖。今日,翻看手機日歷,才知“小雪”節氣已過,也想起自己已很久沒看到過“小雪”營造的雞爪雪了,心中是一陣悵然,覺得雞爪雪只在歷史的農家小院里,如今只存在于我的美好回憶中。

眼望老家的方向,不覺癡想起來,能擁有一個土夯莊廓的農家小院,我便養幾只雞,春天讓它們產蛋孵小雞,夏天讓它們在草叢里捉蟲,等秋天我將用自己種的麥子喂養它們,等“小雪”來臨,早晨起床,推開窗戶,臨窗賞覽,看我親自養的大公雞昂首挺胸地帶著一群母雞在雞爪雪地上繪制精美的踏雪圖,即便我還是不會作詩,我也會熱一壺青稞美酒,吟誦一首唐詩:“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盼一院雞爪雪,讓自己的心靈無塵無染,使遙遠的美好記憶持續,也把自己穿越到童年時代的那個土夯農家小院!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