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相親

相親


  林子,原是那種對身外之物懂得很少但內心卻很豐富的人。
  他雖然情感細膩,但因為年少時缺少戀愛的經歷,所以每每提到當初上班后的相親,至今仍然心有余悸。其實,那些相親也許根本算不上相親,只是林子迫于壓力亦或是為了安慰年邁母親的應酬而已。
  三十多歲了本應該是成熟的年齡段,然而林子依然是那樣幼稚,內心充滿幻想,做事沒有分寸。怪誰呢?怪他經歷的事太少、怪他內心單純、怪他缺乏和女孩子的親密交往?這些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
  要怪也許只能怪他那個特殊家庭背景,怪他那個成長年代的封閉。家庭的不幸、親情的殘缺、時代對人性的壓抑,造成了他敏感多疑、郁郁寡歡、謹小慎微、不善交際的個性。三十多年來,林子始終沒有和自己親人以外女性親密接觸的經歷,這讓他始終對異性既感到陌生又心存害怕。怕她們嘲笑自己長得丑陋、怕她們嫌棄自己家里貧窮、怕她們說自己修養不好、怕她們說自己沒有風度……
  正因為這些擔心,所以上班后的林子仍然不敢和女孩子正式接觸,這讓他年邁的母親很是擔憂又十分心痛。每當林子回到鄉下的家時,母親就會一遍一遍地問及此事,也總是哭哭啼啼地說:“你也不小了,成不了家,我死了也沒臉見你老爹啊!”
  母親的哭啼讓林子很是吃驚,也倍感壓歷山大,他沒有料到自己的婚事會對母親造成極大的傷害。看到母親悲傷的表情,他陷入深深的自責之中。于是,那一年他終于鼓起勇氣接受了同事和朋友的勸導,正式考慮婚姻的事情。
  林子接觸的第一個女孩是同學介紹的化肥廠女工,屬于托關系安排的那種,她名叫小潔,初中畢業,長相嬌好,性格也很溫柔,比林子小了七歲。由于白天上班沒有時間,雙方只能等到晚上約會,見面時,林子總是買一堆好吃的零食,雖然當時工資極低。女孩很老練的領著林子到拘留所的高墻外、到烈士陵園的墳頭邊、到城郊的菜地旁、到城墻上的小廟里游玩,這使林子很感新奇、也很受刺激,林子漸漸對她有了異樣的感覺。
  直到有一天,女孩主動邀請林子到她姐姐家里去,讓家長看一看,林子才明白原來婚姻并不是單純的兩個人的事情,家長看過后自然是贊同這門婚事。然而后來林子再約女孩時卻遭到女孩的堅決拒絕,林子問她:“為何?”女孩說:“你的嘴巴不夠甜,見到俺家里人也沒個稱呼,如此傲慢而無禮,簡直傻里吧唧。”可是女孩的姐姐一直在勸說女孩:“林子傻嗎?傻了能考上大學本科?”經過勸說,小潔勉強同意再接觸一段。小潔的說辭讓林子很是憤懣,也讓他高傲的心理很是受傷,他想不出紕漏到底出在何處?直到一年后林子才明白自己的失誤,原來小潔送林子一打稿紙,說是讓林子閑暇時好好練練鋼筆字,其實本子里邊有小潔寫給林子的文字,那是小潔對林子傾訴自己曾經初戀的痛苦經歷并希望能夠得到林子的理解和呵護,不巧的是由于林子的粗心,導致小潔對林子產生了深深的誤解,就這樣林子的相親以失敗告終。這次相親大抵算是林子的初戀,前后不過半年的時間。
  林子接觸的第二個女孩名叫喜妞,剛剛教育學院畢業,工作還沒有著落。女孩的姐姐看上了林子的潛力和學識,托人說合這門親事。見面后,雙方還算滿意,彼此沒有挑對方的長相和工作,也有沒談收入和房子,林子心里也算欣慰。就這樣,這樁婚事算是入了正題。不料,正當兩人商量結婚的關鍵時刻,事情出了岔子,女方的家長選錯了議婚的日子,那是農歷十月初一——家鄉的“鬼節氣”(下元節),這讓林子很是不爽。林子覺得家長的做法實在是晦氣,雖然對方家長也算文化人,但對于家鄉的風俗竟然不懂得避諱。林子的舊學功底相當扎實,對于民俗的東西情有獨鐘,對方的做法顯然觸及了林子敏感神經,于是對女方口吐“芬芳”。就這樣,林子再次用一個良好的開頭換來了一個玩砸的結尾。
  二次相親的失敗讓林子很是灰心,好長一段時間抬不起頭來,然而愛神還是悄悄地到來。不久同學給他介紹了一位鄉下初中教音樂的姑娘,姑娘名字叫慧慧。林子很是心動,也很是主動,說話做事比以前得體很多。接觸一段時間后,兩人意向也算投合。同學問林子:“這回為什么表現這么好啊?”林子說:“我喜歡音樂,教音樂的老師算是有共同語言了,她彈琴我唱歌,夫唱婦隨,挺好!”林子曾對慧慧的爺爺說:“我比慧慧大得多”,爺爺說:“年齡大了懂事會操心。”林子又說:“慧慧比自己小得多。”爺爺仍然說:“年齡小了聽話好使喚。”這樣,林子才放心和慧慧密切交往起來。然而,此事仍然好景不長,無奈女孩性格軟弱,雖然她和爸爸爺爺奶奶對這樁婚事都表示滿意,只是當初她媽媽在外地,這個事情沒有經過她的同意,所以她十分惱火,加上她強勢的性格,結果棒打了鴛鴦。就這樣,林子的第三次相親又以失敗而告吹。
  這樣的結局使林子漸漸明白了一個道理,婚姻實在是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他的內心比以前堅強了許多。他坦然承認緣分還沒有真正到來,要耐心等待愛神下次光臨。
  也許林子的坦然感動了愛神,她不忍林子長期一個人生活,要給林子一個溫馨、一個甜蜜、一個驚喜。于是,經過多次篩選、數次考量,一九九八的夏末,愛神終于再次敲開了林子的心扉。林子的師嫂,一位好朋好友熱誠十足的的女職工,她看上了同事的女兒,一位技校畢業剛剛上班的女孩,女孩名字叫于霞。女方家長是鄉干部,軍人出身,說話干脆利索、性格開朗豪爽,剛剛為女兒在縣城里買了一套房子。師嫂問林子:“女方條件怎樣?”林子說:“俗話講:酒肉的朋友、米面的夫妻。自己沒有什么挑剔的,希望盡快結婚過日子,人品好就成,其他無所謂。”
  經過一段接觸雙方都覺得滿意,于是女方家長提出,選個日子把婚事正式定下來。林子聽從女方安排,訂了飯菜,備了煙酒等著那喜慶的一天到來。不成想,定下的日子來到,林子到達女方家,卻發現對方家里鐵將軍把門。此刻林子生怕她家里出了什么意外,趕緊問鄰居,鄰居說不知道怎么回事。由于那時通信尚不便利,既見不到對方家人,也聯系不到他們。雖然沒有正式結婚,但林子已經把對方當成了親人,他很為對方家人擔心。隨后林子又多次上門拜訪,始終不見對方家人。大概過了半月,師嫂很氣憤地給林子捎來口信說:“對方悔親了,也不說明啥原因,最初托我保這大媒,現在竟然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躲出去了,我們又不是無賴,用得著這樣嗎?男婚女愛,人之常情,明說就行了,何苦這樣捉弄老實人呢!他家人聽他人說你患有乙肝會傳染,這不,這幾天一家人正忙著消毒哩。”聽到此言,林子既感到侮辱又倍覺無聊與無奈。后來林子終于搞明白了事情的緣由,女方的表哥看中了一位小伙,長相較帥、能言善辯、處事伶俐、不似林子這般木訥。他在女方家長面前一直游說,并說林子為人呆板、口碑不好、不會有什么出息,所以非讓表妹掉頭不可,結果正如上面所述。湊巧的是,女方新找的男友是林子的同村之人,八月節帶女方回老家“認門”之時恰與林子相遇。林子權當不認識對方,大方地和女方打招呼,女方則滿面羞愧大為吃驚!熟料女方全家看好的婚事,卻被男方的母親無情拒絕,理由是雙方屬相相克。再后來,林子聽說女方下崗了,嫁給了一個行伍出身給銀行當保安的臨時工。至于他們是否過得幸福,林子就無權談論了。
  以上算是林子的N次相親吧。
  既然婚姻這道難題還沒有解開,那林子就下決心把它堅決地演算下去。經過這幾場風波后,林子決定豁了出去——不把女人娶到家里誓不罷休。于是,他大膽地對老娘許諾:“爭取年底一定完成您老布置的艱巨任務,讓您老人家過一個幸福的新年。”
  正是林子自己主動出擊,所以他的婚姻之事很快就峰回路轉了。不久師嫂再次帶來了好消息,說同事的妹妹和他條件相當,同事希望能夠玉成此事。林子爽快地答應:“成不成見見再議。”于是初冬的一個晚上,師嫂帶林子與女方見了面,地點是師嫂的辦公室。
  那晚女方來了兩個人,陪同者年齡較大。見面后,師嫂和女方陪同人士回避了。林子悄悄地詢問:“那人是誰?”女方說是自己的大姐,這讓林子十分興奮又十分驚喜。他明白了女方境況和自己一樣:“老家長少兒女,老父母對幺兒的婚事已經急不可耐了。”也許是緣分真的到來了,也許是林子對異性有了太多的渴望,所以雙方一拍即合。林子相中了對方長相與溫柔,女方相中了林子的學識和口才。那個晚上,天公作美,沒有一絲涼風,天氣竟然暖和了許多。于是,兩人攜手漫步街頭,纏綿低語像久旱遇到甘霖、像小貓聞到魚腥、像太陽沖破了朝霧、像航船遇上了順風……
  就這樣,林子學會了閃婚,不久雙方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林子終于相信,這是一個不識貨的女人。結婚那天林子動情地說:“媳婦大人,你真的是來扶貧的吧!如果沒有你的到來也許不久的將來我會提著褲子在大街上奔跑,也許會很快從人間蒸發!這輩子,真的感激你,華美!”“不許胡說!”華美幸福地阻止。
  如今,若干年已經過去了。近日,林子偶遇大學同學,同學問:“日子一向可好?”林子說:“還行,算是湊合吧!”
  
  2015、1、26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往事縈懷
下一篇:山居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