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往事縈懷

往事縈懷


  那年,我正讀應屆高三。原本在離家很近的一所學校就讀的,我受同學煽動,于春節前跑到了離家很遠的外地一所位于鄉下的省重點高中去了。那時,我并沒有想那么多,只是簡單地認為重點高中總會比我原來的學校強很多。
  我之所以能輕易被同學煽動,原因自然有很多。事后分析,大概主要是自己的幼稚加缺乏自信所致。現在想來,能否學得好,學校環境固然重要,但最關鍵的還是取決于自己。同學煽動我的原因,我后來才知道。一是他所在班的班主任為追求升學率要求同學們從各地拉優秀生源,而我當時是我校三年級成績最好的學生,因此,我成了他們“獵頭”的目標。二是這位同學成績差,他想在班主任面前表現,并幼稚地想當然地認為只要他能夠多拉來幾位優秀同學,班主任和學校就能對他另眼相待,大概可以保送他去上大學了。然而,他哪里懂得保送資格是需要嚴格審查的。
  初到那所重點高中時,班主任送給我一套試卷并要求我定時做完。第二天,班主任笑瞇瞇地對我說:“除了數學稍差外,其他幾科均在85分以上,在班里應該排前五名以內,按往年高考成績分析,考上重點大學應該不是難事。”(班里共有120多名學生)因此,班主任對我很好,我為此增加了幾分自信,學習也更加努力。同時,我對這所學校感覺很是新鮮:老師們認真負責,同學們開放、友好、勤奮,校園整潔干凈,花草樹木隨處可見,教室、食堂窗明幾凈,寢室條件也不錯,每間住八個學生,操場寬敞平坦,所有路面全部硬化,走路時鞋上再不會粘上泥土。校園西墻外是一彎河汊子,里面養了很多魚,周圍圍上了柵欄。學校實行全封閉管理。對此,我十分滿意。
  然而,堅持幾個月后,我忍受不住了,原因是生活上遇到了巨大困難。由于我家很是貧窮,家中小麥不多,離家又遠,轉糧食換飯票非常不便,家里也沒有現金與流動糧票。若不能及時換到飯票,就意味著我只能挨餓。以前所在的學校伙食便宜,饅頭大,二兩飯票一個,面條斤兩足夠,一百斤小麥換成八十五斤飯票夠我吃兩個月。但是,這所重點學校伙食貴了不少,饅頭小卻三兩飯票一個,面條也是稀稀拉拉的,一百斤小麥換成八十五斤的飯票,一個月幾乎沒有節余,原因是學校食堂被私人承包了。我把自己的窘境告訴了班主任,他無能為力,我家里也想不出辦法來。因此,我情緒十分低落,成績也迅速下滑。由于此前我沒與家人商量轉學的事,又是從學校偷跑離校的,所以我也沒臉回去了。
  那段時間,我特別揪心,一直在想逃避現實的辦法。很快,我對家人說準備投奔大西北的親戚,聽說那里高考容易。二哥為我湊來一百元錢,幾位同鄉的同學也為我湊了60多元。(以后這些同學天南海北失去了聯系,借他們的錢我始終沒有還上,心中一直感到羞愧)趁一個沒有月色的晚上,在幾位同學的幫助下,我帶上學習資料翻墻而逃,離開了這個既向往又尷尬的地方。
  天亮時,我到了火車站,買了西去的車票。車窗外大西北美麗的景色,我無心觀賞,趴在座位上忐忑地胡思亂想,我不知以后會遇到什么新的尷尬與糟心事。三天后,當我出現在親戚家門口時,她很是吃驚,因為我沒有提前打招呼,她也不知道我此行的目的。她瞪大眼睛、張大嘴巴的表情至今印在我的腦海里。休息片刻后,我對她講了此行的目的,但刻意隱瞞了此行的原因。她丈夫回家后,表情既冷漠又嚴肅,我裝作沒有看見。隨后在開春時節,我便與她家幾個孩子一起干起了各種農活。我知道不這樣我怎么有臉吃人家的飯呢?親戚的爭吵,我聽見了,也許人家是故意讓我聽到的:“我憑啥供他上學?自家的孩子我還供應不起呢!找關系難道不花錢,賣十只綿羊不一定夠……”其實,我心里非常清楚,這類似的境況幾年前我已經經歷過了。因此,我早有思想準備,我并不打算真心依賴他們,只是以投親這種方式暫時逃避遇到的窘境而已。
  就這樣,兩個月后的一天,我騎上親戚家那輛破舊自行車帶著隨身衣服,沿著塔爾巴哈臺山東邊的那條砂石公路向著北方的塔城市奔去。一路的景色還不錯,想到善良的大嫂、可愛的侄子侄女,我心情舒坦了好多。路邊的花草羞澀地向我身后躲藏,頭上的云朵得意地輕盈飄過,耳邊的鳥兒歡快地唱歌,遠處的山影仿佛在夸贊我的勇敢,路上的碎石沙沙作響,似乎在提醒我多多注意車下的安全,額敏河的積雪融水嘩嘩流淌,像在訴說千百年來邊境之事的變遷,綠洲上的麥苗煥發出勃勃生機,一座座蒙古包像巨大的饅頭點綴著綠色的牧場。
  服飾艷麗、豪爽好客的哈薩克牧民看到我后興奮地招手,我也十分欣喜。那情景至今令我感動。
  然而,當我穿過一條無名溪流時(其實這是積雪融水隨處流淌形成的暫時性水溝)車帶被扎破了。天色將晚、氣溫下降,我又冷又累又餓,正發愁時,忽然看到了路邊有不少沙棗樹,枯枝上還掛著不少風干的沙棗。于是,我摘下幾把沙棗塞進嘴里,一邊費勁地咀嚼,一邊艱難地推著車向北邊望去,湊巧發現不遠處炊煙裊裊。我猜想那里或許是村落也許是團場。果不其然,我走近后發現路西邊有幾排整齊的土墻平房,這里是農七師一六二團五連連場。平房間東西南北各有三條小街,街邊木桿上掛著幾十盞昏黃的路燈。幾十里不見人煙,猛然間發現此地的燈火,我心里很是興奮。我走到靠外的一戶亮燈人家門前尋問:“老鄉在家嗎?我是過路的河南省駐馬店地區老鄉,因自行車帶扎破了,不能及時到達塔城市,能否借宿一晚?”門應聲而開,里面走出來一位四十來歲面帶微笑穿著草綠色軍便服的阿姨,她打量了一下學生模樣的我,開口道:“老鄉,請進來吧!遇到啥難事了,給俺說說中不中。俺老家是駐馬店地區平輿縣的,1969年和孩子爸一起來支邊的,一晃二十年過去了。”在遙遠的西北邊陲突然聽到親切溫暖的鄉音,我萬分感慨,就爽快地對她講明了借宿的緣由。她先給我倒杯熱奶茶,又拿來剛出鍋的洋芋讓我先墊一下肚子。我看到她家幾個孩子坐在桌旁寫字,他們看到我后禮貌地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她丈夫剛出去串門了,隨后她出去把丈夫尋了回來。男人到家看到我笑了笑,然后熟練地拿出工具很快幫我補好車帶,又打飽了氣,然后才對我說:“試一試,看是否漏氣。”當晚幾個老鄉過來探望后,我便睡在他家。怕我冷,阿姨又在被子上蓋了一件皮襖。也許這段時間以來我很是糟心又特別疲勞的緣故吧,那晚我睡得十分踏實。
  第二天早飯后,我謝過老鄉準備出發時,幾位老鄉熱情地送我兩包核桃、幾個烤馕、一壺奶茶,歡迎我以后有機會再來。我推著自行車幾步一回頭地對老鄉們說:“再見了,老鄉們,我以后有機會一定再來看望大家!”
  中午,我到了塔城市二工鄉的大嫂家,見我突然出現門口,大嫂愣住了。幾年不見侄子侄女長高了不少,我以為以前的小不點認不出我來,可是他倆看到我萬分激動,拉著我的手又說又跳。血脈親情啊,遙遠的空間距離能夠隔斷嗎!?我為難地對大嫂講述了自己遇到的窘境。大嫂說:“小建,別怕,誰不遇到難事哩?這段你吃住就在家里,明天我幫你找個活,掙錢后回口里好好讀書,只有書讀好了才有出息啊!你從小那么聰明,不讀書太可惜了,咱不能讓別人看不起!”然后,她麻利地做好了午飯。不久她二婚的丈夫收工后和“公爹”一起回來,他們見到我很是熱情。交談中我覺得這位“大哥”是個能干善良的厚道人,只是他比大嫂大了許多,仔細觀察老爺子我覺得他也是實誠人。現在她家里五口人,大嫂再婚幾年還沒有生小孩,“大哥”視侄子侄女為眼珠子。
  其實大嫂家也是最普通的農家,并不富裕。四個人的口糧,猛然間又添了一張嘴,每月的口糧更為緊張。(當時新疆人口糧每月按實際人口數定量領取)我了解情況后,故意減少飯量,大嫂怕我吃不飽沒力氣干活就讓我多吃點,我對她說:“大嫂,我飯量本來就不大。”實際情況是我每天干十個小時的活又累又餓,睡一晚,第二天手指僵硬、手腕生疼根本拿不牢東西。大嫂把我的情況給老板詳細講一遍。老板老家是湖南的,他長得矮小精明,得知我學生身份后又看“大哥”面子,對我很是體諒,做工時對我十分照顧。老板對我如此,引起了三門峽、陜西武功縣兩位打工仔的不滿,他倆老在背后說我壞話。結果老板把這倆貨狠尅一頓:“人家是大學生坯子,暫時遇到困難出來打工掙錢供自己上學用的,這好比蛟龍蟄伏。你倆是什么貨色?大字不識一籮筐,如果你倆能把這個月的賬目算清楚,我保證每人每天給你們加兩元錢,咋樣?”
  打工的第三個月的一天晚上,我回到家里了,看到大嫂臉色不對,也未敢輕易尋問,她那實誠的“公爹”突然也對我冷淡起來。我感覺不對頭,以后中午就不再回家,避免自己尷尬難受。有段時間沒地方吃飯,我就求著四川的幾位哥們,我出錢搭他們的火,這幾位哥們了解我的情況后特別義氣,爽快地同意后也不愿多要我一分錢。塔城市廣播電臺家屬院的一位回族老婆婆看我可憐,常常給我拿來饃饃,這溫暖的一幕使我想起了小時候善良的鄰家奶奶。
  大約過了半個月,大嫂迫不得已對我講起事情變化的緣由。原來是她夫家表妹奏了一本,惹得老爺子不自在了。她對老爺子說:“舅舅,表哥結婚幾年了沒有自己的孩子,現在兵兵的三叔住在咱家里,若是把倆孩子哄回口里,咱豈不是雞飛蛋打人財兩空嗎?”老爺子聽罷就開始給大嫂嘔氣,對我冷淡了。得知原因后,我與大嫂就一起做老爺子思想工作。疙瘩解開后,老爺子心情恢復如初。
  暑假快結束的時候,我對大嫂說:“大嫂,這段沒少讓您操心受委屈,三弟我很是慚愧。我準備回口里復讀,看大哥有空時,請他幫我結一下賬吧?”隨后“大哥”很快結清了賬,四個月掙六百多塊,那年月這些錢不算少。臨走時,大嫂送我,偷偷塞給我一百元錢,我堅決不要,不料大嫂生氣了:“嫌我不親咋的?這點錢算我替你去世的大哥幫你行不?你記住,還是讀書好,考上大學為老李家爭口氣。”話說到這個份上,我止不住淚流滿面,對大嫂深深一躬:“我記住了您的話,等我大學畢業上班后一定抽空再來看望您!”此情此景,我不由地感概:血脈固然重要,但是善良更顯得高貴難得!
  轉回親戚家后,我收拾齊學習資料立馬買票返回口里,又經歷幾番曲折后,我終于考上了大學。
  二零零一的暑假,我再次去到塔城,沿著當年的足跡一一探訪曾經的恩人。遺憾的是老爺子和那位回族老婆婆已經過世。雖然如此,他們的善良始終銘記在我的心中,時時敲打著我的靈魂。大嫂又添一子,一家人幸福溫馨。湖南的老板發財后回到老家創業去了。一六二團五連的平輿縣老鄉回到了河南老家。連場景象有些破敗,不過我發現兵團人堅毅互助的精神未變,我也相信這種精神一定會幫助兵團人戰勝暫時的困難迎來光明的未來。
  往事點點,時時縈懷。三十多年來每每憶起,總覺得回味無窮,感慨萬千。當年的幼稚任性使自己慘遭嚴峻的挫折并使自己得到了深刻的教訓,差點誤了一生。不過正是這樣的人生曲折又使我得到了些許精神財富!福兮禍兮!但愿我的學生和孩子不要再經歷我當初的曲折。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